jolly sheep

(拆)[镜像][天红]重逢

汽修仓库:

(一)


“看吧,如果你现在关掉视觉系统,你永远都看不到你的故乡了。”


被推倒在地的红蜘蛛用手臂支撑起身躯,视觉扫描很快捕捉到了很多信息。


多到他来不及分析那些东西是什么,眼前水晶城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明白了吗,这就是拒绝我的代价。”一把抓起红蜘蛛的头,几乎将他拉离地面。


“你再也看不到这个城市了,给它照个遗像吧。”


擎天柱傲慢地命令。




他已经忘了该怎么走路,被擎天柱从水晶城的废墟里拖回来之后,他就一路被不认识的TF推着,他惊恐地望着那些得意的笑脸,和伸出来的大大小小的手。


似乎每个TF都以能推到他为乐,虽然他试图躲避,但是他雪白色的涂装上还是被恶意地抹上了很多颜色。


“收回你们的狗爪子!”擎天柱咆哮着,这些幸灾乐祸的TF才稍微收敛一点。


“这位可是我们很重要的客人,他现在属于汽车人了。”


擎天柱将他推倒在屋子中央,走向王座,叉开双腿,躺了上去。


“既然他是汽车人的所有物了,当然应该加上所有物的烙印。”有TF提议道。


擎天柱手指在嘴唇上点了两下。


“胸部,机翼都是不错的选择。”


“我觉得手背也很好。”


“你们这些白痴给我住嘴!”擎天柱拍了下椅背,“我已经有了最好的人选来做这件事。他回来了吗?”


“原计划是三天后回来。”


“好吧,把我们的战利品放置在混蛋的脏手碰不到的地方,我希望我们的执行者看到红蜘蛛的时候,他还能保全他的机体。”




看到禁闭室里的充电床,红蜘蛛哭笑不得。他恨不得马上躺上去关闭系统,他恨不能将存储器里关于水晶城的一切都删除。他不明白余烬还要继续燃烧的意义,他知道自己变成了一个最没有出息的囚犯,以后无论汽车人要他做什么,他都会照做。


汽车人甚至没有夺走他的武器。可是就像擎天柱说的,如果他真的将所见的一切都删除了,也许他所知道的水晶城真的会消失。他不能删除水晶城灭亡时刻的回忆。


他也不能掐灭自己的余烬。


他伏在禁闭室的桌子上,双手捂着头。


“天火……”


“天火……”


“为什么你不在了呢?”




(二)


天火要比红蜘蛛大出一倍,当然比传说中的泰坦要小。天火曾让红蜘蛛站在自己的手掌上,这样他就可以托着红蜘蛛到处走。红蜘蛛笑着说自己可不是迷你金刚。


红蜘蛛喜欢跟在天火身边,听天火讲自己在各个星球的冒险故事。在水晶科学院他们就是最好的搭档,和那些对红蜘蛛的天赋感到艳羡或是妒忌的人不一样,天火根本不在乎红蜘蛛是不是科学院有史以来最棒的天才。


红蜘蛛喜欢天火漆黑的涂装,和那温柔的红色光学镜片里发出的光芒,喜欢天火慢悠悠讲话的样子。当他开始意识到自己非常想贴近天火的机体,想要牵住对方的手时,红蜘蛛立刻将学习能力转向新的领域。


红蜘蛛一夜之间成为了TF对接专家。对于翻看那些资料,红蜘蛛并不感到羞愧,那些数据就和他之前参阅的所有资料一样,是科学研究的一部分,甚至是讳莫如深的余烬对接,他也饶有兴趣地看了好几天。可以说,他已经是塞伯坦对接方面的专家了。


可是,他该怎么向天火提出要求呢?图书馆和各种资料库并没有《向一个TF提出对接要求的一百种方法》那样的启蒙书籍,作为一个科学家,也许红蜘蛛应该坦然地向天火说:“我对对接方面很有兴趣,你可不可以参与我的研究。”逻辑电路告诉他此路不通。


红蜘蛛不能理解的是,既然对接是普遍存在的,每个TF一生至少参与过一次这样的活动,这证明了这样活动的合理性。可是为什么就没办法把这样的请求向天火提出呢?


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束缚住。


发现红蜘蛛情绪低落的天火,摸了摸他的头,问:“被人欺负了吗?”


“不,只是有点失落,我也有能力不达的事。”


天火笑了。


“真是个傲慢的小家伙。”他随手摸了下红蜘蛛的脸。对于天火来说,那只是很普通的行为,红蜘蛛却吓了一跳。他一把抓住了天火的手。


“请……”


“嗯?”


“请继续……”


天火疑惑地望着红蜘蛛。


“请继续摸我的脸。”


“……哦。”


于是两TF非常古怪地在庭院里,如同学术研究那样,进行了以下的活动。


“这样?”


“不对,刚才更轻一点。”


“这样?”


“角度有点……”


“我用两只手会不会好点?”


“两只手的话,你摸得就不是我的脸,是我的整个头了。”


“对哦,因为红蜘蛛你太小了。”




好想钻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红蜘蛛蹲在宿舍的角落里,身躯几乎变成了正方形,额头顶在墙上。




为了加深对TF本身的了解,红蜘蛛借了实验室。他不能找其他TF做实验,所以他平生第一次,打开了自己的机体,当他看到那些透明的晶体管电路板,他吓了一跳。这和他所知的概念不一样,他知道有金属色,原生色或是其他颜色的,第一次看到全透明的内部构造。


他盯着自己的内部看了一个下午,才支支吾吾地说:“这,应该不是难看吧。”




“全透明的内部构造?那真是没听到过呢,不会容易损坏吗?是金属构造的?”乘着吃饭的时间,红蜘蛛小心地探听着天火的想法。


“可能吧。”


“也许是某种水晶?真有意思,没想到会有这种内部构造,哪一天要是能亲眼看就好了。”


“可以。”


“嗯?”


正当红蜘蛛鼓起勇气,想要邀请天火的时候,他们却被人粗暴地打断了。


天火成功加入了一个远征队,他想要那个名额很久了。有个TF赶来告诉天火这个好消息。


红蜘蛛看着天火激动的样子,只能无奈地笑了笑。




天火把红蜘蛛兴奋地抱起来,红蜘蛛笑了笑。


“你一定要早点回来,然后我会让你看我的内部构造。”


第一次,红蜘蛛从天火的脸上看到那种奇妙的表情。


他打量着红蜘蛛,红蜘蛛几乎感到他将自己扫描了一遍。


然后天火放下他,高个子黑色TF摸了摸红蜘蛛的脸。


“那我们约好了。”




天火,你想看的透明机体已经没有了。


而你,也早就消失在宇宙的尽头。


所以,哪怕它变成紫色,或是其他的颜色,都没关系了。


可是红蜘蛛必须要活下去,必须保存关于水晶城的一切。


红蜘蛛就是水晶城仅存的存储器。




(三)


也许。


当那个念头一出现,红蜘蛛立刻沉下脸。谁都不知道他有了那个想法,他将想要的程序全部变成密码夹杂在一堆程序间,当汽车人来巡视他们想要的成果时,他们不会发现红蜘蛛的秘密。


他试图改造自己的性能。他需要火力强大的武器,他想要更快的速度。虽然他怕擎天柱怕得要命,看到他几乎都不能好好讲话。他还是没有放弃逃跑。


乘汽车人放松警惕做实验对自己进行的仅有几次的改造,就有了卓越的成果,让红蜘蛛欣喜不已。因此,他错误地估计了自身对改造的适应性。


直到那天,他突然强制重启后,他才意识到问题大了。


他在地板上醒来,意外发现自己失去意识,居然长达十五分钟。


系统记录在这十五分钟里,他并没有下线,而是处于一种待机状态。


他在做梦。




他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水晶城的末日。看到那些图像记录,红蜘蛛苦笑了一声。哪怕被关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他依然没有忘记伤口。


还有,一个黑色的机体。


巨大的紫色机翼可以将红蜘蛛整个挡住。


红蜘蛛意外发现擎天柱和这个机体的相似之处。


都是黑色和紫色的涂装。可是他们差别迥异,擎天柱对红蜘蛛来说就是一个噩梦,而天火,是红蜘蛛内心最安全的美梦。




直到那个美梦消失在宇宙的尽头。




红蜘蛛又强制重启了,视觉系统打开后,他首先扫描了下时间。二十分钟,时间延长可不是好事。


庆幸没有被汽车人发现,红蜘蛛试图从地上站起来,他突然被什么扯住了。


他摔回到地上。


什么东西?


双肩居然被锁住了。用手摸去,他摸到几根电缆。


“你做了什么样的美梦呢?”


从背后传来的声音,仿佛从他的记忆库直接提取那么熟悉。


红蜘蛛惊讶地转回头。


在巨大的紫色机翼下,黑色的变形金刚,正站在他身后。


和他记忆库里的形象不同,那张一直温柔笑着的脸,正露出恶鬼一样的可怖气息。


“好久不见,红蜘蛛。”




“……天火?”


红蜘蛛迟疑地问。


蓝色的光学镜片闪了下。


“想我了吗?”


红蜘蛛朝天火伸出手,可是电缆的束缚,他的手臂只能在空中打转,他依然不认命一般地想要靠近那个如同鬼魅一样的脸。


“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天火!


“原来你的余烬没有熄灭!


“你到哪里去了?”




没有得到回应,红蜘蛛停止了挣扎。他不确定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只是一次强制重启的过程。也许自己还是在做梦。


天火向前走了几步,他蹲下身,红蜘蛛可以碰到他了。仿佛害怕惊醒梦境一样,红蜘蛛反而缩回了手。


天火握住了他的手。金属的手指是没有温度的,即便握在一起,也只能感知到对方的握力。


“抱歉我来晚了。”


红蜘蛛扑进天火的怀里,那个巨大的机器人抚摸着红蜘蛛的头。


“你知道你消失了多久吗?在你不在的时候,汽车人毁了水晶城,他们把一切都毁了。什么都没了,只剩下我……”


红蜘蛛紧紧抓着天火的手臂,他抬头想要看清天火的脸,却意外发现天火胸前的标志。




“汽车人……?”


“你喜欢吗?和我的机翼是一个颜色。”


紫色的汽车人标志。


“为什么是汽车人?”


“理念比较相合吧。”


“可是汽车人毁了水晶城,汽车人是一群无法理喻的疯子,他们只知道破坏一切。”


“是呀,所以我才说,我和他们理念相合。”天火托起红蜘蛛的下颌。


“可别再说什么你知道的天火不是这个样子。最近真是听烦了这句话。


“好吧,我老实交代吧。我都是骗你的。我很早就和擎天柱混在一起,在学院那会就加入汽车人,而且我也不是去参加什么远征军,当然,如果说剿灭某个星球算得上的话。”


见红蜘蛛缩回身体,天火一把抓过他的手臂。


“那么你呢,是不是也骗过我?”


“我骗你?”


“我特地回来实践我们的诺言。现在你该对我坦诚相待了吧。”


天火打量了一下红蜘蛛的全身。不经他人同意就扫描全身是相当粗鲁的行为,可是红蜘蛛更害怕的是,天火可能已经发现了那个事实。


“让我看塞伯坦独一无二的透明内部结构。”


红蜘蛛伸出手臂挡着天火,低下头,回避天火审视的视线。


“是的,我骗了你,没有什么透明的内部结构。那只是一种假想。”


天火只是轻轻一推,红蜘蛛就被压在了墙上。


“你明白为什么我要费力地把这些小家伙绑在你身上?”电缆果然扭动了起来。它爬上天火的手指,天火亲昵地望着它。


“它是我的测谎专家。”




双手被压在了墙上,电缆沿着天火的手臂慢慢地蠕动到红蜘蛛的机甲上。红蜘蛛想起之前的经历,马上开始求饶。


“我什么都告诉你,别让它那么做!”


“太迟了,宝贝。”


“求你了~”


天火的红色光学镜片闪了下。


“你是不是也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谁?”


红蜘蛛知道天火问的是谁,所以他立刻抿住嘴。


“你也向他求饶了对不对?那他呢,他住手了吗?”


红蜘蛛用祈求的眼神望向天火,那是他不会对擎天柱露出的表情,可是这让天火大光其火。红蜘蛛的头被压到墙上,机体几乎被挤进墙壁里,天火的右手粗暴地推开了他的双腿。


双手得到释放的红蜘蛛几乎是哀求地抓住天火的手臂。


“别这样,求你,别这样!我们不是这种关系,不要这样对我。”


“不是这种关系,那么你和擎天柱就是这种关系?”


红蜘蛛绞尽脑汁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他只是可怜兮兮地望着天火。


“不要用暴力和我对接。”




从墙角射出来的灯光打在天火的脸上,他那双红色的光学镜显得更有杀气。而他的所作所为比杀人也好不了多少。


在他身下,红蜘蛛的胸甲已经被拆下,所有抵挡他和红蜘蛛的电路亲密接触的所有面板都被随手扔到身后。红蜘蛛简直就像刚诞生的原生体那样,赤裸地暴露在天火眼前。


抚摸着依然能够看清材质的电路和电线,那些美丽的透明元件里,扎眼的紫色液体缓缓地流动着。


“你甚至没有想过要洗干净吗?”天火压迫着红蜘蛛的身体,嘲笑着。


红蜘蛛只是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脸,连一句反驳都没有。


只是偶尔会因为痛苦发出几句呻吟。


如果他以为忍耐就可以抵挡一切,可就打错算盘了。天火和擎天柱不一样,他的个头比擎天柱大多了。


同样的,他的输入管要插入红蜘蛛的接入口,简直是一场灾难。


“也许我该把你切开,事后再给你重新做一个接入口?”靠近红蜘蛛的听觉接收器,天火用温柔的声音问。


红蜘蛛没有回答,他依然一副拒绝反应的样子。


天火恼火地拉开了红蜘蛛遮住表情的手,意外看到了一张因散热失败而涨红的脸。


红蜘蛛不愿意讲话,并不是因为屈辱,而是因为……


“过载了?”


天火用更温柔甜蜜的声音问,这次红蜘蛛转回了头。


“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这是什么意思?”


“和我对接吧,天火。”




天火松开了手,他的光学镜片迅速地闪着光。


“没兴趣了。”


他站了起来,冷笑了声。“你还真会破坏气氛。”


看着不知自己做错什么的红蜘蛛,天火坐到他的对面,朝他伸出手。


“过来。”


可是,红蜘蛛的双肩还被锁着。


精准的两次射击,红蜘蛛被从墙上解放出来。


“过来我这里。”天火继续说。


红蜘蛛慢慢地爬向天火。他感到因为强拆而破损的部分的阵痛,感受到破坏的电线更爆出一个个小火花,可是他着魔一般地爬向了天火,用双手握住了天火的大手。




“你知道该怎么让自己舒服对吧,你查过那么多资料。”


红蜘蛛的蓝色光学镜片里折射出天火的表情。


是的,天火无所不知,红蜘蛛也不会隐瞒自己。


“那就来取悦我吧。”


黑紫涂装的TF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完)




(根据DA韩国画手lovelyMiku的镜像红同人写的文章)


原图地址:http://www.deviantart.com/art/Shattered-Glass-starscream-140260665










评论
热度(131)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