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拆)[TFP]冲云霄XBBB 《我的君主》

汽修仓库:

写出来和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后期严重OOC,就这样吧(跪)。


=============================================


前文见


[TFP]冲云霄和BBB


[TFP]冲云霄和BBB -2-








钢铁巨龙的尾铲像铐锁一样,将黑黄色涂装的汽车人的双手铐在了粗糙的崖面上。


被拽离地面的机体,正向下滴着蓝色的能量液。


钢铁巨龙将脑袋缓缓探向这个大口喘息着的年轻TF。他的脑袋耷拉在一侧的手臂上,另一侧肩膀的轮胎已经破损,仅靠几根电路连接着手臂。换句话说,他的胳膊断了。


愤怒的巨龙撞裂了汽车人的胸甲,前窗的玻璃散了一地。他的胸甲的破洞深入内侧,散热器也被打坏,他不得不靠使劲吸入空气来给发出噪音的发动机降温。从无数伤口渗出的冷凝液和能量液,并不能让凶手感到满足。


巨龙六颗巨齿颤抖着,发出咆哮声。


“撒谎者!”


圆形的蓝色光学镜头发出了转动的声响。和往常朝气的颜色不同,镜片的光彩显得暗淡,鉴于能量储备大大低于战斗需求,大黄蜂不得不降低能耗。


他没有反驳冲云霄的指责。


他的确是撒谎者。他背叛了与冲云霄的约定。


他亲手毁了巨狰狞家族复兴的机会,当冲云霄闯入实验室时,他用精准的射击破坏了培养舱。


“又一次!你们汽车人屠杀了我的人民!”


如果大黄蜂有一丝犹豫的话,当他看到冲云霄时立刻烟消云散。他不信任巨狰狞这个种族,他畏惧他们强大的力量,他害怕大规模繁殖的巨狰狞会和普通变形金刚之间爆发一场新的战争。


与巨狰狞王者之间的友谊也没有让大黄蜂感到安全。


不消说,正是因为他了解那种野性的力量,他才痛下杀手。


在这种暴行中,大黄蜂只能看到自己的软弱无力,极度自卑。


所以,当巨狰狞的王者一口叼住他,扑向自己的巢穴,将自己大卸八块,大黄蜂甚至没做多少抵抗。


领袖的责任完成了,作为朋友,他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如果,自己还配得上朋友这个词。




大黄蜂的嘴动了一下,冲云霄以为他想为自己辩解,结果大黄蜂还是一语不发。


“你对自己的罪行,都没有一丝忏悔吗?”


巨龙张开双翼,羽翼上的爪子扣住了大黄蜂的双肩,只要他稍一用力,大黄蜂另一个胳膊也会离开他的机体。


“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有怨言。”大黄蜂勉强吐出一句。冷凝液从他的嘴里流出来,沿着颈部的电缆,滴在尖形胸甲残片上。


“你当然不能有怨言,这是你应得的。你应该被熔化成液体,给我的人民铸成一座墓碑。”巨龙眯起双眼。


“如果这能让你消气的话。”大黄蜂无力地应着。


“你以为我这么容易打发?我要一次又一次地杀死你,我要保留你的头颅,你的中央处理器,我会一次又一次地重铸你可怜的蝼蚁的身躯,一次又一次!”


“而你那些卑微的汽车人朋友,将会看到将你的头颅作为装饰品的我,踩踏在他们的尸体上。”


“你做不到。”大黄蜂打亮了光学镜头。


“什么?”


“你这是气话,你知道你做不到。屠杀汽车人。”


巨龙对着大黄蜂发出一声咆哮,暴风吹动大黄蜂的面颊颤抖着。


“但是我可以屠杀你。”巨龙默认了大黄蜂的话。


大黄蜂松了一口气。


“不,如果我带给他们一具尸体,他们只会将你看作英雄,我要凌辱你,我要让你的遗体不堪入目,他们连给你做一个像样的葬礼都不做不到。”


巨龙的眼睛里射出阴险的黄色光芒。


“我要把你的输出管,插入你的口腔,打碎你的接入装置,然后把你绑在铁堡的墙上,让他们看看忤逆巨狰狞王者的下场。放心,我会留一口气给你,让你可以目睹你的支持者们瞻仰你的场面。”


如果说大黄蜂不感到害怕,那是假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接收到的音频。虽然他历经数百万年的战争,也听闻过一些虐俘的事例,但是他从未曾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算当年被威震天几乎折断了每一根金属管,他都没有感到这样的恐惧。


“如果你憎恨我,你可以杀了我!是我做的,是我毁了你们一族复兴的希望!”


“是的,所以我要毁掉你。我要你感受比死亡更恐怖的耻辱。”


巨龙的爪子在大黄蜂的脸上划下一道伤痕,他满意地看到那张稚嫩的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


“把我大卸八块,把我扔进宇宙里变成尘埃,随便你!杀了我!”


“闭嘴!”爪子掐住了大黄蜂颈部的电缆。


冲云霄开始打量眼前这具小小的机体。他发现虽然胸甲,手臂和脚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重创,从腰腹部到大腿,由精巧的黑色反光合金包裹的机甲并没有受到多少损伤。


“你的防震装置比我想象中要好。”


用爪尖划过有暗纹的腹部,冲云霄留意到大黄蜂腰部的锁死装置。


“原来在这里。”


如果冲云霄想要强拆掉大黄蜂的对接面板,他很难控制自己的手势不会整个把对方的腰扯断。大黄蜂的腰腹装置显得那么精巧,让冲云霄产生了好奇心。


“你从没打开过这里吗?”


意识到冲云霄在观察自己的对接面板,大黄蜂缩起了双腿。


双腿被粗暴地拉开。


原本只是用来行进的结构,现在被无情地投以贪婪的目光。


“我在问你问题,汽车人领袖。”冲云霄的金光色瞳孔瞪了大黄蜂一眼。


大黄蜂用不屈的眼神回瞪他。


“好吧,我想你不知道对接是怎么回事。”


仿佛想证明自己并不是那么无知,大黄蜂挣扎了一下。


他的腰部扭动起来,环形护腰和V型面板颤抖着。


巨龙舔了下舌头。


“你是想让我直接扯掉你的对接面板,还是自己打开。”


散热器发出了噪音。


“如果你乖乖听话的话,也许我会考虑不用龙形态和你对接。”冲云霄提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


巨龙似乎想展示自己的砝码,扇动他那将近两个足球场大小的翅膀。


大黄蜂发出了一声Bee鸣。


如果以龙形态对接的话,恐怕大黄蜂直接就被对穿,不要说被挂在铁堡,恐怕只剩下一些残渣了。


大黄蜂并不怕死,他只是不希望死得没有尊严。


而他的内心,也许还存在一丝侥幸吧。


如果他能够说服冲云霄,也许自己这次不仅能够全身而退,即便是未来,再遭遇巨狰狞种族问题,也许他可以和冲云霄用更冷静的态度解决问题。


如果打开对接面板,就能找到这种可能性,大黄蜂愿意试一试。


锁死装置滴的一声陷了下去。环形腰带向后褪去,V型面板开始展开。


冲云霄仿佛在看一个精巧的玩具。


他端详着这一切,直到他看到对接面板下,泛着金白色金属光芒的输入和输出装置。


崭新的,没有一丝划痕。


一直被保护在锁死的对接面板下,大黄蜂的秘密。




巨龙的头部蹭到大黄蜂的腹部。


大黄蜂的散热器发出不安的轰鸣。


“你答应过的!”


“什么?”


“你会变成机器人形态。”


“我说了,我会考虑。”巨龙抬头白了大黄蜂一眼。“对付你这个工于心计的汽车人骗子,我不屑用真话。”


将大黄蜂充满弹性而优雅的双腿紧紧抓住,巨龙伸出了他的金属舌尖。


带有吸盘的舌尖吸附在输入管上,大黄蜂不禁弓起了脊背。


他从没觉得自己如此无助过,那种微妙的触感比殴打他捏碎他更让他难堪。他感到自己被成分了极小的一部分,全身的能量液都集中到了那个位置,围绕着冲云霄的舌尖所窜出的电流,毫不吝惜地渗出润滑机油。


“住手!”娇小有力的腰部扭动着,冲云霄小心地用爪子扣住大黄蜂的腿部。他欣赏对方那弹性的机甲,和他所遇到的那些粗犷的金属不同,它们天生具备的防震性能,让它们更适合延展。


好像品尝美味一般,巨龙抬起了头,他用翼指钩住嘴部残余的润滑液。望着那些润滑液沿着冲云霄刚毅的脸庞淌下,大黄蜂直接关闭了光学镜片。


“我好像没有告诉你,我们种族更喜欢用舌头来感知事物。如果你不在乎和我的舌头对接的话,我也可以让你享受顶级礼遇。”


见大黄蜂拒绝打开光学镜,巨龙伸出舌头,慢慢地舔着大黄蜂颈部的光缆,濡湿的黑色光缆轻轻颤抖着。冲云霄听到大量气体从进气门进入大黄蜂的气缸,虽然不发一言,但是冲云霄知道火花塞最终会点燃气体,大黄蜂年轻的机体并不排斥之后发生的一切。


冲云霄尝试着用舌尖舔舐大黄蜂的对接口,吸盘满足地吸附在充满神经元的金属管壁上。同时,管壁也积极配合传输着润滑液。令冲云霄惊讶的是,对方并不害怕这个巨大的入侵者。良好的延展性让他的金属舌头可以顺利深入大黄蜂的内部,甚至在通过某个控制阀后,他发现大黄蜂的输入结构如此幽深,他居然找不到次级燃料箱的位置。


“Bee……”


冲云霄突然用意外的礼遇口吻轻声说。


“我不会杀死你。”


大黄蜂打开了光学镜头。


“让我试试吧,我觉得你可以做到。”


大黄蜂感受到接入口附近的灼热气息,他变得十分的惊恐。


“你答应过的,你不会那么做!”


“你不明白,你不知道自己有多了不起。”


“做不到的,冲云霄,直接杀了我,住手!”


冲云霄突然松开了尾铲,大黄蜂的双手得到了解放,他乘势想要推开冲云霄抓着自己的双臂,却被拽到了地上。


车门敲在地面上摩擦着,散热器再次发出悲鸣,大量冷却液涌出,但是大黄蜂管不着这些。他扭动着身体,尽可能不让巨龙压倒自己。他仿佛能看到巨龙惊人的巨物正在接入口外摩擦着。


惊恐最终变成一声惨叫。


大黄蜂的腰部直接被顶起,巨物贯穿了他柔软的金属管壁,直抵次级燃料箱。冲云霄的前爪按住了大黄蜂的双臂,后爪压住了他的双腿。他具有吸附性的柔软的金属舌尖则尽情地舔大黄蜂的颈部。直到一口咬了下去。


“我不会让你下线的,我会给你能量,要多少给你多少。”




异物贯穿的痛楚,中央处理器的警告,为了保护机体不断涌出的润滑液和冷凝液,机体不受控制地开始冲向高温。巨龙原始又野性的征服,让大黄蜂仅有的逻辑电路立刻当机。他隐约记得自己被拉扯到冲云霄胸前,脸颊紧贴着巨龙胸口滚烫的巨狰狞的标记。他仿佛曾经不住地哀求,清洗液一次又一次沾湿了光学镜头;他似乎还看到一个不是自己的自己,因为巨大的热量和电子脉冲的快感而扭动自己的身体。


他不记得了。


他忘了。


他想要删除那一切。


他想要删除巨狰狞君主对他的威胁。


“臣服于我,臣服于我,Bee!”


“是,陛下……”


“是,我的君主。”











评论
热度(102)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