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拆)[真人电影][路蜂] 不要挑战成年TF的底线,你这个愚蠢的未成年

汽修仓库:

 @sakuradrop圆脸兔兔   点的路蜂


  


剧情接着(拆)[真人电影][BBBX路障]脱离霸天虎还来得及吗?路叔叔


  http://kiyone.lofter.com/post/448dff_19afc1f


 


“你还是那么蠢,只要抓了那个地球人,就会像条狗那样跟过来。”喷着粗气,黑色的变形金刚没有想要掩饰哪怕一丝的得意。


大黄蜂的光束炮正对着路障,随时都会发出愤怒的一击。他弓着背,膝盖微微弯曲,机关炮指着另一侧的山姆……压着山姆的迷乱。


山姆早已昏迷,该死的霸天虎在大黄蜂赶到之前对他进行了可怕的活体实验。


“那些小寄生虫会慢慢进入他的系统,最后捣毁他的中央处理器……哦,蝼蚁的大脑。”路障的音调因为兴奋而颤抖着。


“别想着乘乱把他带走,大黄蜂,我知道你的手法。所以迷乱之前给了他一点特别的东西。”


大黄蜂的圆形仿真瞳孔收缩了下。


“你不会想要拿蝼蚁的生命开玩笑吧。你们这群生怕踩到地球人的变形金刚败类。”


“除了拿地球人威胁,你就想不出其他办法了?啊~我忘了,你好像还有些珍贵的影像资料在我这里,不介意我传输一点给你的小伙伴吗?”大黄蜂收起光束炮,叉了下腰。


迷乱笑了起来。“你那些小珍藏品还真不够看,我可以拿路障和XXXX大战八百回合的视频……”


“住嘴,你这个光屁股机械管!”路障随手朝迷乱扔了个电脑椅。“喂,你要把人质压扁了!”


“压扁了倒好,说不定能看到某只丧家犬把冷却液弄一地的场面。”路障做了个防备的姿势,“我懂你的想法,汽车人间谍,你那破芯片永远想着怎么溜走。你才不想管这个地球人。老实说吧,你不在乎。只是因为你们老大……”


光束炮准备地打在了路障身后一侧的墙面上,墙面破了一个大洞。


“别浪费我的时间,路障。你想要什么?”大黄蜂举着光束炮的手没有放下。“下一炮就瞄准你的火种舱了。”


“武力碾压,呵呵。你好像忘记了,大黄蜂,我们都是间谍。有些事,只有间谍间能够懂。”路障指了指身后的大门,那是通往仓库另一侧的通道。


“我们都不想宝贵的时间被那个啰嗦的机械管浪费是不是?”


“路障,我的音频接收器好着呢,如果不是你求我……”迷乱的抱怨被飞过去的刀刃打断了。


“好吧好吧,去和那个汽车人滚充电床吧!你这个好色的轮胎!”


大黄蜂盯着路障的脸,对方似乎想做出一个绅士的姿态。微微欠着身,尖尖的指甲指着目的地。


“好吧,也许我们在那里可以打得痛快一点。”


大黄蜂收起武器,大步走了进去。


 


一进入仓库,大黄蜂就警觉地转身。路障的大手果不其然地将他推倒在地,顺手关闭了仓库的大门。


“解除你的武装,大黄蜂。”


“我不相信你,霸天虎。”


“你不用相信我,你没有选择权。还是说你准备让那个蝼蚁承担风险?在迷乱给他注射解毒剂之前,你只有一个地球时可以消耗。”


大黄蜂的视线没有离开路障,但是他开始卸下手臂上的机关炮和光束炮。


“就这些?”


“就算我不用武器,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路障。”大黄蜂用手臂支撑着身体,依旧躺在地上。


“每一次,你都用狡猾来打败我。现在我明白了,只有比你更无耻更狡猾才能战胜你,大黄蜂。”


“我很好奇你的面部装甲是靠什么固定的。我的下颌都要掉了好吗?”


路障眯起双眼,伸手一把抓住大黄蜂的肩部,指尖扎破大黄蜂的装甲,刺入他的金属管。他一把将大黄蜂扔上平台,平台上的机关立刻扣住了大黄蜂的四肢和脖子。


“这样才公平。”


“你真给侦察兵丢脸,路障。”


“对你,我可以不择手段。”路障的指尖划过大黄蜂的焊接线。汽车人的侦察兵试图保持冷静,但是枕着门翼躺在平台上可不好受。


“我截获了一些地球人的资料,我看到他们怎么对你。用锁链绊倒你,用冷冻气体让你不能动弹,你不敢还手,只好发出狗一样的悲鸣。他们将你拖进实验室,用……电刺激你的……机体,我看到你因为痛楚不断地扭动机体,你哀求他们,你说你没有敌意,可是没有用,疼痛进入你的系统,刺激你的车前灯闪闪发光。”路障抚摸着大黄蜂胸前的车前灯。


“多么美妙的场景。”


“那群地球人不懂这些信号,他们以为你会因为受苦而透露他们想知道的信息,但是他们不明白,那些刺激会被接收变成信息……烙刻进你的电路。大黄蜂,你喜欢那些。被我殴打,压倒,你挣扎的时候,中央处理器有没有不断作出警告提示?你以为那是危险,那些涌到能量泵,之后又冲向每一根金属管的液体,充斥着你每一个神经元的信息,那不是危险。”


“我再也不想听变态讲什么了。”大黄蜂闭上了眼睛。


“你不能关闭音频处理器,大黄蜂,我不会让你那么做。你会感受到我,我对你做的一切。你就会知道之前你所对我做的事,是多么孩子气。到处散发你的王牌吧,和你待会要展现给我看的场景,擎天柱的感想肯定比威震天有趣多了。”


路障的手指一把插入大黄蜂的胸甲,大黄蜂发出了一声惨叫。


蓝色的能量液沿着损伤处渗了出来。


“多么可口。”路障舔了舔能量液。


大黄蜂开始扭动机体,路障的嘴唇贴在机甲的触觉,让他不安。


“是的,你的主板,你的凹形插槽,还有电路。慢慢扯动电线很有快感吧,大黄蜂。以前我们都是迅速地把对方大卸八块。我们粗糙又无情……”


大黄蜂又发出了一声惨叫。


“和地球人的手法相比,我更专业。我知道怎么让你感到痛不欲生。”打开了一个个螺栓,路障将大黄蜂的装甲一个个扔到了地上。


“你以为只要用输出管进入我的接入口就算是侮辱我?你太小看我们种族了,那不过是一种补充能量的方式。就算是过载又如何,我可以让你一次次过载却生不如死。我会燃烧你每一个晶体管,让你痛恨普神恩赐的生命。


“痛苦也能使我们过载。如果一个TF只知道痛苦的方式,他就会追逐痛苦,不断用痛苦刺激自己的回路,直到除了痛苦什么都看不到……成为痛苦的奴隶。”


大黄蜂露出了害怕的神情。


“所以说,不要挑战成年TF的底线,你这个愚蠢的未成年。”路障缓缓移动自己的手指,沿着大黄蜂光泽度良好的输出管。


“我还记得它,它的感觉。傲慢无礼的小畜生。”路障一使劲,清洗液就从大黄蜂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你这个变态……”


“看上去强硬,其实很没出息,是不是?我扯断它你会难过吗?”


“我不会放过你的,路障!”


“那就动手啊,你的宝贝主人没多少时间了。”


大黄蜂沉默了。


“你这个口枷,可以拿下来吧?”路障按动了大黄蜂脸侧的开关。


“果然,很有趣。”


大黄蜂的手指紧紧地扎进手心,腹部缩紧着。路障的亲吻让他感到奇耻大辱。


“报复我,很开心吧?”大黄蜂冷笑着。


“爽疯了。我大概马上就要当机了。”


路障跪在了平台上,用大黄蜂的双腿夹住自己的腰。他用手指按摩着大黄蜂的接入口。未经人事的接口可比主人善意多了。说到底他们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机体的。路障冷笑着。


“真是听话的孩子。”


路障俯下身,用双手压住大黄蜂的双肩。


“接下去的一切,我会好好录下来,送给你们的领袖做礼物。”


“大哥才不会理睬你……!!”


欣赏着大黄蜂因为屈辱而想要大叫瞬间降下面具的模样,路障没有漏过哪怕一帧的图像。看到战斗时英勇的面具脸因为痛苦而颤动着睫毛,那双“耳朵”因为痛苦而耷拉着,每一次撞击都会让大黄蜂感到耻辱多于痛苦。


愚蠢的青春期,你以为对接只有一种方法就大错特错了。你会留在这里,到你忘记外面的地球人,管他去死还是什么,我不会让你再在乎哪怕一秒钟。


“我不会让你轻易过载,我的电路会阻止你,我会不断地给你冷却液。大黄蜂,你是我的了,你的感受,你的行动,都由我来控制!”


“我要杀……掉……你……”


“那就动手,在我杀掉你之前。咬我,Bee,咬断我的脖子!”


 


这次真的,要完蛋了。


救命。


救救我……


 


“你是我的了。”


路障的手指插入大黄蜂的数据接入口。


 


 



评论
热度(151)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