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含拆)[TFP][冲云霄XBBB]冲云霄的父亲之路

汽修仓库:

前文见


1.[TFP]冲云霄和BBB


2.[TFP]冲云霄和BBB -2-


3.(拆)[TFP]冲云霄XBBB 《我的君主》


4.[TFP]冲云霄XBBB 如何温柔狩猎你的骑手 -1-


5.[TFP]冲云霄XBBB 如何温柔狩猎你的骑手 -2-


6.[TFP]冲云霄XBBB 如何温柔狩猎你的骑手 -3-


7.[TFP]冲云霄XBBB 如何温柔狩猎你的骑手 -4- (完)


8.[TFP]冲云霄XBBB 《升级请先经家属签字允许》






震荡波没有拒绝冲云霄的建议。


就在刚才巨狰狞的王者摆出巨龙姿态,傲慢地俯视自己的造物主,如果对方拒绝他的要求,他就会付诸武力。震荡波的回复让他眨了下眼睛,瞬间变成人形。


“那么我们立刻开始吧。”冲云霄压低声音,他想让自己显得更加霸气,但是从本能上,他对自己的造物主依然怀着尊敬之情。何况现在震荡波是唯一能完成冲云霄愿望的TF。


“你要求利用你和另一位变形金刚的CNA,创造一个三变的幼生体。”


“是的。”


“那我就必须得到你们双方的CNA,需要你们机体的一部分。”


没有一秒迟疑,巨狰狞的王者伸出了手,震荡波用巨大的光学瞳孔望着对方,“你不需要这么做,我还存有你的CNA信息,我需要的是另一位变形金刚的局部。”


“这很容易。”


“出于研究的需要,能告诉我对方的名字和你这么做的动机吗?”


冲云霄拒绝回答。


“我很好奇,巨狰狞种族还有很多不解之谜。何况你如果带来对方的局部,我立刻就会知道对方是谁。”


“等你拿到局部在说这种话吧。”


冲云霄大步离开了实验室,他的脚踩踏在金属地面上,发出铿锵有力的响声。


“出于科学的考虑,我想你并不介意我继续利用你身上的监控设备,监控你的一举一动。”震荡波点了点头。


“这显然是符合逻辑的。”




冲云霄知道对方在哪里。就像变形金刚喜欢用的情话,他能感知到对方在空气中弥漫着的机油味。前往汽车人的领地让他不快,他们依然像看待怪物一样提防着他。何况那个叫救护车的医生,他居然擅自改装自己配偶的机体,挑战巨狰狞的力量。当他向对方发泄自己的不满时,来自对方光束炮造成的痛苦,他可一点没忘。


大黄蜂,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变成他的东西呢?


当他用那个小小的脑袋,思考塞伯坦的未来,衡量各方权益,试图让所有变形金刚满意时,他得到的又是什么呢?你很难获得并非来自自己阵营生命的信赖。他们对他的挑衅是如此直接,以至于当冲云霄从大黄蜂的数据流中捕获那些信息后怒不可遏,直接冲过去给了他们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后果居然是大黄蜂拒绝和他讲话。


整整三个月!


不可理喻!自己那么做都是为了他。自己愿意替他扛下一切的负担,一切的不幸,结果换来的竟然是他的拒绝。


冲云霄并没有去干涉大黄蜂的工作,他愿意扮演代理领袖的角色或是汽车人的身份,自己由着他;他想要巨狰狞幼稚园,自己就乖乖躺在院子里;冲云霄甚至愿意搁置复兴巨狰狞的计划,只因为他开始相信大黄蜂会帮助自己慢慢完成这个伟大愿景……不知不觉中,冲云霄开始学会和这些新的种族相处,尽管如此,这一切的选择都来自冲云霄自身的意志。他无权干涉!


他无权禁止冲云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是的,就是那个黄色的脑袋,那个小小的脑袋里充满着冲云霄不能理解的想法,也许自己可以把这个脑袋摘下来送给震荡波。


冲云霄停在足够远的距离,用他敏锐的视觉传感器侦察着大黄蜂的一举一动。他正在巡视领地,和一些变形金刚交谈。他圆圆的小脑袋轻轻摇晃着。冲云霄猜他刚才说了个笑话。


大黄蜂偶尔会和冲云霄开玩笑。自从他发声器恢复后,他可一点没有闲着。他压根就闲不住。说真的,他可坏了。不仅会撒谎骗人,还会嘲笑别人,可是尽管大部分时间两只TF都在争执,冲云霄并不讨厌大黄蜂的声音。


并不是特别明亮,有时候还会有点沙哑的少年音。当他狡黠地想着坏点子时,声音会变得高亮;而当他认输时,他的声音会变成温柔的轻声。冲云霄喜欢他认输的声音,特别是当他过载后满足地醒来时,那种湿润的嗓音简直棒极了。那时的大黄蜂可不会管什么汽车人和塞伯坦,他的眼里只有冲云霄,这让冲云霄特别满意。


当然,冲云霄也不讨厌大黄蜂进入过载前略显亢奋的声音,张开嘴用犬齿一口咬住巨狰狞宽阔肩膀的小汽车人十分美味。看着他光学镜中淌出的清洗液溅到冲云霄胸前的巨狰狞标志上,冲云霄就会忍不住冲动在对方的机体上留下自己的记号。


紧紧咬住大黄蜂的后颈上的电缆,让他的大脑因为供电不足而进入当机。从腹部感受到的能量液的气息告诉冲云霄,对方已经进入过载。他松开了牙齿,大黄蜂无力的机体下垂着,如果不是他一把握住对方的腰部,也许他就会栽倒在地。蓝色的光学镜片闪动了几下,大黄蜂似乎想上线,冲云霄舔了舔他额头上的能量液显示灯,亲吻着对方的脸颊和他的圆形音频接收器。


 “还有时间。”


巨狰狞的王者轻声安慰着自己的情人。


“你可以休息一会,我不会打扰你。”


大黄蜂笑了一声,安心地伏在冲云霄的胸口。就是用那个令人抓狂的脑袋,他静静地伏在自己的胸前的样子,并不算无法忍受。


那些围绕着脖子四周的电缆?冲云霄可不想动那些的脑筋。他还记得一开始大黄蜂特别反感他触碰自己的脖子,这也许和那次不堪的回忆有关。自从被威震天生生捏碎了发声器,大黄蜂对一切和脖子的亲密接触都很排斥。冲云霄还清晰地记得自己不肯死心时到底遭遇到多少次拳击、头槌、光束炮的袭击,可是越是禁忌越是让冲云霄兴致高昂。


第一次,当大黄蜂终于认输,允许冲云霄触碰自己的电缆时,冲云霄轻轻地舔了一下电缆。


大黄蜂缩了下脖子,光学镜片里的蓝色光芒收缩着。


“害怕?”


“不。”


“讨厌?”


“你就不能住嘴吗?”


“我可没住嘴。”


“这有什么好玩的?”


“很有意思啊~听你使劲吹散热风扇的声音。”


恐惧让大黄蜂拒绝别人靠近他的颈部电缆,但是冲云霄点燃的并不是恐惧,而是欲望之火。对象是自己的安心感,刺痛和回忆纠缠在一起的禁忌,从发声器里溢出的声音让大黄蜂一把推开了冲云霄。


冲云霄的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这是什么巫术吗?”大黄蜂质疑道。


“那个巫术大概叫疼痛引起的快感。”


好吧,让大黄蜂老老实实承认这一点可费了冲云霄不少时间。大黄蜂曾经报复地咬住巨狰狞的脖子,其实应该说是舔,巨狰狞王者的笑声让他郁闷了好久。


“你知道吗?让我意识到濒临死亡的痛苦,只有两件事。”


大黄蜂杨了下眉毛。


“当你们汽车人毁了我的人民的时候。”


大黄蜂的光学镜暗淡了。冲云霄并不像破坏气氛,但是他秉直的性格让他不会撒谎。时间也许会冲淡仇恨,却驱不散冲云霄种族灭绝的悲伤。


如果震荡波不唤醒这头巨兽,大黄蜂也许一生都无法与之相逢。而一旦打开了潘多拉之盒,除了勇敢面对一切后果,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大黄蜂不会让任何TF伤害冲云霄,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也许是竖在大黄蜂身后的那对门翼?怎么可能。


会随着心情变化而竖起和下垂的门翼太好玩了。当大黄蜂不愿意和冲云霄讲话时,巨龙有时候就轻轻用爪子蹭两下对方的门翼。看门翼高高竖起,就乖乖地在后面等着。等门翼开始垂下来时,他就慢慢走到大黄蜂的面前。这时,他会看到一张写着“真拿你没办法”的脸。而且将标记洒在车窗上简直是乐趣,奖赏是获得因为够不到无法清洗而追打自己的大黄蜂。


用利爪划过大黄蜂的保险杠,因为疼痛会闪动的车大灯,火焰纹饰的圆鼓鼓的手臂,小小的只有四根手指的手……


对,为什么不把那两只讨厌的手送出去呢?别看它们小小的,揍人的时候可不含糊。他还喜欢没事扯着冲云霄的长牙。这可不是和别人交流的正确方式!可是,那双小手有时候还挺可爱不是吗?无论是捧着巨龙的头轻轻地抚摸,还是给自己的输出管做按摩的时候。大黄蜂费力地抚摸着巨大的输出管,冲云霄有时也无法相信那个小小的身躯是用了什么魔法接纳了自己。当他坐在冲云霄的身上,试图将对方的输出管纳入自己的接入口,冲云霄无法控制自己不仔细观察这一奇迹发生的瞬间。那双小手似乎想让一切变得容易些,他用手指扩张着自己的接入口,握着巨狰狞雄壮的输出管抵着接入口。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机体开始向下挤压。感受到接入口因为吃紧而被迫扩张,大黄蜂的额头渗出了冷却液。对接的开始依然是那么令人不安和痛苦,冲云霄不禁开始同情自己的情人。


他抓起大黄蜂的手臂,拉扯整个身体靠近自己。这时,他会亲吻他。机体会安排一切。如果有什么魔法的话,液压会将能量泵里的能量骤然流向接入装置,高电流会冲向接入装置里的传感单元,因此产生的麻痹效果让大黄蜂可以更轻松些。冲云霄抚摸着大黄蜂的后背,层叠的金属装甲片以及那一对可爱的排气口。 


被转移了注意力的汽车人想要夺回机体的控制权,金属利爪的指尖插入排气口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更何况他还在摩擦周边的金属。


刺痛让大黄蜂分心。


他感到焦躁不安。


仿佛为了让他安心,巨狰狞的王者松开了利爪,不久他又开始摩擦大黄蜂曲线优美的臀部。


汽车人发出了不满的电子音。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习惯。当他开始情绪波动时,偶尔会用电子音代替自己的声音。当他用瞪圆的蓝色光学镜片以及撩人的电子音表达自己的不满时,冲云霄早已欲火难耐。他一把压倒了技术拙劣的汽车人,将自己的输出管插入对方的接入口深处。那双手此时紧紧地抓着冲云霄的双臂,它并不是拒绝他。仿佛将两者束缚在一起,大黄蜂牢牢地扣住了冲云霄。


冲云霄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温柔,当他们从过载中醒来,他们会享受安宁的甜美,有时大黄蜂还会逼冲云霄唱催眠的儿歌。那时大黄蜂的所有要求,冲云霄都不会拒绝。


但是现在,他才是这一切的主导。


他不在乎情人因为摩擦而不断发出刺耳声响的门翼;不在乎延展性良好的腹部装甲是如何被顶起,因为不堪而轻微地颤抖着;他不在乎那比情人的双眼还要闪亮的车大灯是如何闪瞎自己的龙眼;他不在乎自己的利爪如何粗暴地在对方的大腿上捏出痕迹;可能的话,他简直想立刻就在大黄蜂的全身打上属于自己的烙印。


从嘴唇到脖颈,从前胸到腹部,到他的每一处。


全身的能量液似乎都想从输出管中喷涌而出,他无法控制,充满对方的接入管,次级能量箱,依然无法满足。


他一把抓住了大黄蜂的头,接触到对方近乎哀求的目光。


“你想要更多?”


大黄蜂使劲摇头。


舔舐着大黄蜂光学镜里淌出的清洗液,巨狰狞的王者笑着。


“你不能拒绝,这就是代价。”


征服巨龙的代价。




大黄蜂咳嗽着,打开了光学镜。光学镜片转动的声音,唤醒了身边的巨龙。


“火种源在上……”大黄蜂发出了冲云霄最喜欢的湿润的声音。


“嗯?”巨龙歪了下脑袋。


“我们得好好谈谈。”


“如果你想拒绝和我对接,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地回复你。你想也不要想。”


“……原始种族还真是敏锐啊。”


“你是属于我的。”巨龙用长牙蹭了蹭大黄蜂的脑袋。


“你就没想过你需要一个更强壮的对象?”


“我选择了你,大黄蜂,不是你。”


“那还真是谢谢你啊。”大黄蜂望着天空,喃喃道。“也许我真该好好考虑救护车的建议,提升下我的机甲。”


巨龙的长牙戳了下大黄蜂的脑壳。“痛!”


“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准那个扳手魔王碰你。”


“他是我的医生,这事你管不了。”


“我当然可以,我想管就一定能做到。”


“你务必要明确一点,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冲云霄露出了笑意。


他感到有什么在敲打他的龙翼。大黄蜂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巨狰狞的王者想要扇动双翼离开,被大黄蜂抓住了龙尾,只好坐在地上。


“你在这里附近转悠什么?”小个子汽车人不满地问。


“我就不能在附近转悠了?我想到哪里转悠都是我的事。”


“是是,不过请你不要尾随我好么?你以为我没看到你,你从一小时前就跟着我们了。”


“你不可能看到,你的视觉传感器没有这么敏锐。”


“抱歉,我的最新升级版视觉传感器就是这么敏锐。”


冲云霄扭转龙头,低声咒骂着:“那个该死的扳手魔王。”


大黄蜂把龙头拉向自己。“说吧,你到底在想什么?据我所知,你并不喜欢到汽车人的领地来。”


“没什么,我已经决定了。”


“决定了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舍弃。”


大黄蜂一头雾水地望着巨狰狞的领袖。


“我不会让震荡波得到你哪怕一块金属片。”露出了威胁的表情,乘大黄蜂一怔,冲云霄转身飞走了。


“冲云霄,你想说什么,震荡波又有什么企图!!”


无视大黄蜂的怒吼,巨龙以极速飞向了自己的造物主。他几乎是以破坏者的姿态闯进了实验室。


“我决定了!”冲云霄大吼一声。


震荡波关闭了监控镜头。


“你不会得到哪怕一块金属片,他的一切是属于我的!”巨龙的怒吼引起的气流,抽打着震荡波无法被人察觉内心的巨型瞳孔。


“你不需要给我金属片,我只需要一小瓶对方的能量液。”震荡波的声音依然保持着平静。


巨龙愣了一下,之后才慢悠悠地递上一个剩着蓝色能量液的小瓶子。


“这是我的私藏品。”


“我想这些就足够了。”


“要三变的幼生体。可以变汽车和巨狰狞。”


“知道。”


“龙形态长得要像我,汽车形态……黄色的小车就行了。”


“人形态呢?”


“可以选长相?”


“不能选。”


“……记得弄漂亮点。”


“请具体说明漂亮的标准。”


“像我。”


“……”


“像他也行。”


“像大黄蜂,你不觉得矮了点?”


“身高像我。”


“长相呢?”


“你不是说不能选长相吗?”


“我可以尝试一下。”


“……我可以要两个幼生体吗?”





评论
热度(100)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