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二乘二的N次方35

—陨落光年—:

35_My all…


 


铁堡的天气循环系统又出了毛病,连续几天都在下雨,早上毛毛雨中午大雨下午雷雨晚上中雨,下下下下下个没完没了,下得六面兽感觉自己都要生锈了。


据说气候监控中心的投诉电话、电子邮箱、内部频道等,已被各种投诉和抱怨挤得崩溃数次,可回复大家的仍然是那句优美的女声电子音:


“您好,技术故障正在处理中。”


处理你炉渣个流水线!技术人员都特么度假去了吧?!


六面兽一直在想为什么不干脆停用这个劳什子系统,到底谁突发奇想搞出这玩意儿来的,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他。他一边在私人频道里弹幕吐槽一边搁下雨伞掏钥匙开门,等他把门拉开一看,哟呵,通天晓还没回来呢,家里黑咕隆咚的。


于是六面兽赶紧给通天晓发了条讯息。


【通天晓的私人频道】


[六六六六六子]:通二,你还没下班?


[通天晓]:临时加班,别管我了你先吃,冰箱里还有中午的饭菜,自己热一热,别打游戏太晚。


[六六六六六子]:我怎么没听说特二有什么要加班的文件?


[通天晓]:我突然想起还有几个报表没做。就这样,我下线了。


六面兽结束对话后静默几秒循环,接着穿鞋、拿伞、关门一气呵成——他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那个工作狂通天晓会忘记做报表,开什么星际玩喜,真当我是家养哈士奇?


前几天NOVA的话还一直在他脑海里回荡,偏偏就这几天,通天晓脸上的表情各种诡异,一看就知道有问题,简直就是在说“我遇上麻烦事了”。


六面兽径直去了特二联的通天晓办公室,果不其然,一片漆黑。


六面兽再联络通天晓,已经无法建立信号连接。


“WTF通二你到底在搞什么?!”六面兽忽然觉得有点毛躁,他在这儿为通天晓的安危担芯着急,可对方连个影儿都没有。


冷静六面兽,可能通天晓只是找了个地方想静静,虽然我并不知道谁他渣的是静静,但是最好还是等上一会儿?他这么安慰自己,几个周期后再回家去等。


通天晓是凌晨那个点摸着黑回来的,一开灯发现六面兽坐在沙发上惊得他瞬间激活了武器瞄准,然后又迅速放下了:“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杵这儿?!”


六面兽瞥他一眼,站起身:“问得好,我还想问问你呢。”


“问我什么?”通天晓走到厨房门口,看了看客厅的挂钟,“如果你要问我晚归的原因,那不如洗洗睡。时间不早了六面兽,明天还要上班。”


他说话这会儿六面兽已经把他全身上下扫描了个遍,虽然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通天晓,”六面兽想着自己要怎样表达才能让语气委婉些,但显然他失败了,“如果你有什么重要的事——重要到你需要编个理由搪塞我,不如共享一下坦诚相待?”


“你要继续做些没用的揣测并以此为乐的话,我不反对,”通天晓在厨房里给自己接了杯水喝,回应道,“但是不要把你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用在我身上。”


“噢,那我真是高兴你夸我想象力丰富来着,你要不要猜一下我想了些什么?”六面兽看着他从厨房内出来,回他自己的房间——他们俩似乎很久没有分房睡过了。


通天晓进进出出,但始终没有面对他:“懒得猜。你的大脑回路跟正常的塞伯坦人完全不同,我不想给自己找罪受。”


“听上去你的大脑回路就很正常似的,连做爱时都会犯强迫症的人有资格说我?”


“……我建议你最好在我揍你之前回房睡觉。”通天晓在进入浴室前警告他,然后重重关上了浴室门。


六面兽耸耸肩。


他走到浴室门口,一副懒散的模样倚着墙,继续他的对话:“火种源在上,我可没想让你生气。”


“谢谢,你别再烦我就行。”通天晓的声音显得有些闷。


“当然,只要我们共享一下你的秘密行动,一切好说。”


“六面兽,这不是什么劳什子秘密行动——”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做什么去了?”


“……我去找静静了可以吗?!什么时候我做每一件事都要向你报备了?!”


“小点声通天晓,别吵着邻居。你为什么这么激动?我也就想问问你一件小事。”


“滚。别烦我。”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地响,似乎没完没了。


六面兽低头,双眼盯着地板上透出浴室的光:“你不想跟我说,那就说明这事跟我有关系。”


通天晓没理他。


“跟我有关系你还遮遮掩掩,说明有人拿我威胁你。”


没完没了的水声终于停了。


但是几分循环后通天晓都没有从里面出来。


六面兽伸手敲了敲门:“说中了。”


然而,通天晓回应他的是:“好像你觉得自己挺重要,是不是?一直纠缠不休很有意思?那我说,是的,就是你说的那样,你满意了?”


对话已经无法再继续,他们俩的状态都很糟糕。


一般来说,他们的争吵再继续下去就会演变成日常武打动作片,但今天肯定不一般。


六面兽安静了一会儿,最后从容不迫地拉开浴室门,走了进去。


 


通天晓当天就回了擎天柱家,顺便调回行政部,继续做他以前的工作——副指挥官。


威震天比擎天柱还惊讶,赶紧急讯六面兽:“吵架了?”


这条讯息是上午他发给六面兽的,而下午才得到回复:“哦。我被他甩了。”


威震天最开始还能嘲笑六面兽:“稀奇,你居然会被人甩?”


几秒后他反应过来,就差把面前的办公桌来个“警车式花样掀桌”:“你他炉渣的再说一遍??!”


六面兽平铺直叙:“今天凌晨吵了一架,然后我把他压在浴室里拆了两周期,最后他赏我一巴掌把我甩了。就是这样。”


“挺能啊六子?!凌晨不睡觉你们俩吵什么吵这么起劲呢?!”


“我怀疑他搞外遇。”


“外——”


威震天想,要么是今天自己的开机方式不对,要么就是六面兽中病毒,烧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儿?跟每晚八点档播出的蓝星狗血爱情伦理剧似的,合着赶集呐?!


狂派头头赶在六面兽挂断之前说:“给你提个醒,别让擎天柱知道这事,不然普神都救不了你。”


六面兽蓦地冲他领导吼起来:“他渣的他把我甩了我还得给他赔不是还有没有道理了?!!”


威震天也吼起来:“你他渣的讲过‘道理’吗你还把人摁在浴室拆了两周期!!!”


“怪我咯?!!如果他肯跟我好好说话我会来这招吗?!!”


“那你跟我吼有个炉渣的用!!!我又不是通二!!!”


“那你急个BALL你又不是我!!!”


六面兽怒气冲冲地掐了通讯,顺便给之前的作战计划打了个大大的叉,删除之后开始重新布置,不过很快他又把数据给删了。特二联的队员就看着他们的队长改来删去最后统统删了个干净合上面罩操起武器就往训练场去了——估计是得找个地方发泄下。


“队长……”六面兽狂打靶心的时候有队员在他身后说,“之前你叫我们拦截长官——呃,通天晓副指挥官信号那事还搞不搞?”


六面兽继续打着靶子,左右各持一把枪,biubiubiu,biubiubiu。


“队长……”


“队长……”


“队长……”


“队——”


“拦个火种源!”六面兽回头瞪着他们,“你们拦到过吗?!”


“没有陌生信号啊,当然没拦到……”


“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儿瞎BB!”六面兽调转枪口,“都给老子滚蛋!”


等到特二的队员们撒丫子狂奔时,六面兽又查了查今天的天气。


“炉渣的,又下雨。”


他说得有些咬牙切齿。


 


通天晓回来时擎天柱也试着问过他,不过博派长官见他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也不再追问。


六面兽跟通天晓分手这种消息肯定是爆炸性新闻,炸得整个特警队根本停不下来。


六面兽就算了,因为据闻他是被甩的那个,芯情差到极点;通天晓这儿倒是有很多八卦听众,个个都想着怎么挖猛料。比如什么劈腿啊,神经性突发疾病啊,【某】功能障碍啊,家族(?)遗传病史啊,不孕(?)不育啊……而位于风暴中心的通天晓仍然淡定如常,像跟这事儿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似的,让一众伸长了脖子等着听八卦的人等分外失望。


八卦这种东西总是不缺的,很快就有人顶了通天晓的位置。


那天寻光号八卦挖掘小分队PO了一张图,像素非常清晰:大雨中,漂移和飞翼共撑一伞,前者手环在后者腰上,胸口贴胸口脑袋贴脑袋的——没错,他们俩在接吻。


根据寻光号官PO那不嫌事大的说明,这应该是个浪漫的、长长的,舌吻。


于是乎,这条PO被疯转上百万后,漂移从新水晶城逃回了铁堡博派特警队总部,关键是还拖着飞翼。


“这阵势咋那么像穷小子拐了富家闺女私奔呢?”补天士在对漂移的行为大肆赞扬后忽然低声嘀咕了一句,然后被弹簧跟RC各赏一掌。


首席医官芯塞·救在边上凉凉道:“少看蓝星剧,保命保智商。”


“哎老救你还别说,上回擎天柱PO上推荐的那部蓝星剧还挺好看的,就是穷小子带着富家女私奔的事,最后他们死一块儿了。”铁皮兴冲冲地插嘴道。


芯塞·救:“……”


芯塞·千:“……”


RC&逗儿&弹簧:“……”


铁皮:“咋了,干啥都瞅着我,老战士不能看蓝星剧吗?”


众:“你开芯就好。[拜拜]。”


就通天晓科学的估计,雷神应该会把漂移逮着,焖蒸烧煮炸,煲烤煎溜炒,十八般武艺样样上一遍,最后切成厚薄一致的丝状,一条一条地挂在新水晶城特警队门口做展览。


想来也是美极了。


虽然他并没有见着,应该说,他没机会见着那一幕。


自从接到那个讯息之后,通天晓眼前随时都可能会蹦出那张血红的射击点分布图,而对方的要求非常简单:他们只想让通天晓来跟他们见上一面,然后取一点通天晓的血液做样本。


那天他晚归便是处理这事去了,当他被蒙着头带到那些自称是他“创造者”的家伙跟前摘下头套后,通天晓只觉得一股寒意直窜火种源深处——五面怪。


他的噩梦又一次回来了。


而五面怪要他血液样本的理由再明显不过,他们需要通天晓的血样来研究,或者说,升级“神赐之水”。


他们中的一个将射击瞄准图放大至飞船内的主屏上,轻轻点了点控制台上的按钮:“亲爱的孩子,不要向你的主人耍花招。你知道,我只需要按下它,这些点都会消失的。”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是一个交易。”他们面上带着冰冷的笑,眼神令通天晓想起那段最恐怖的回忆,“我们只需要抽取一点点你的血样,然后放你回去,不再威胁你的朋友们……或者,你所重视的人。当然,研究是项漫长的事,我们随时都需要你,孩子。”


“别叫我‘孩子’,你们这帮怪物。”通天晓的外置武器在他进入前已被卸下,内置武器系统无论如何都打不开,大约也是五面怪动了手脚。


“放轻松,这不会很痛苦的。”五面怪指了指那个暴露在惨白灯光下的特殊平台,对通天晓说,“你所要做的,不过是躺上去,睡一觉罢了。”


通天晓再度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正站在六面兽家楼下,体内系统也好外置武器也罢都恢复了控制。


他的内置频道里只有五面怪留下的讯息:


“合作愉快,孩子。”


通天晓歪歪斜斜地向前走了几步,然后他再也忍不住,跪在地上干呕起来。


炉渣的,他们肯定不止抽了“一点”血。


五面怪自然不会就此满足,所以这回他们抽完血后干脆没有放通天晓回去。


当通天晓醒来发现自己仍然处在实验室中时,他险些以为自己又再回到了曾经的黑暗中。


“你们这是干什么。”通天晓平静地看着站在一边的五面怪。


“观察,”他们回答道,“我们想检测新药水对你的作用。”


“什么新药水?”


“一种温和的,不会令你太过难受的药水,它的用途显然跟神赐之水不大一样——我们发现神赐之水太不稳定了,而我们的仆人绝不能成为我们的威胁。”


“所以?”细微的疼痛,从火种源深处扩散开来,它像波纹一般逐渐传递着,并且渐渐增大。


五面怪说:“噢,不过,现在它还在测试期,疼痛在所难免。”


通天晓睁大了眼睛,他想努力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但他们却越来越模糊。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是流泪了,而它们并非他的自我意愿——疼痛将它们逼迫而出。


——万蚁蚀心。


他想,自己的惨叫应该传不到塞博坦了。


 


这是六面兽与通天晓分手后第三天。


他下班后盘算着要不要去麦克老爹老酒吧坐上一会儿,喝点什么。


但是他被擎天柱拦住了,就在特二联外面。


六面兽皱了皱眉,看看四周,并没找到威震天。


他决定,如果擎天柱是来找他麻烦的话,他一定会揍回去,哪怕威震天之后会揍他。


然而擎天柱开口后第一句话却是:“通天晓呢?”


六面兽莫名其妙:“你在搞笑吗,跑到我这里找通天晓?他没告诉你我们分手了?”


“六面兽,听着,我没跟你开玩笑。”擎天柱平日里的表情就不怎么像是开玩笑,现在更不像,“通天晓有见过你吗,就这几天。”


“你放芯,如果他敢来见我,我一定把他锁在家里好好调教调教。”六面兽冷笑道,“好了,麻烦让一下,行政总长官,我还想去酒吧喝两杯。”


擎天柱盯着他,用那双蓝色的眼睛:“通天晓不见了。”


六面兽的笑僵在脸上。


擎天柱继续说:“他的信号从塞博坦上消失了。”


 


【六面兽的私人频道】


[六面兽]:NOVA!!!


[NOVA]:哟呵,想通了?打算报坐标了?


[六面兽]:少他渣的废话,通天晓是不是被你拐了?!!


[NOVA]:我连塞博坦都找不到我上哪儿给你拐通天晓?动动脑子,这么显而易见的事你也问得出口?


[六面兽]:他在哪儿?你知道,对不对?


[NOVA]:对,不过——


[六面兽]:报坐标给我,同样我会把塞博坦的坐标给你。


[NOVA]:急什么,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想要塞博坦的坐标?


[六面兽]:我他渣的管你为什么,快把通天晓的位置坐标给我!


[NOVA]: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想要塞博坦的坐标?


[六面兽]:别告诉我你想毁灭塞星,真是梦幻。


[NOVA]:哦,塞博坦可是我的家乡。六面兽,你想知道密码么?就是你火种舱外的保护层的密码。


[六面兽]:……你提这个干什么?


[NOVA]:当然是想跟你做个交易。很多年前我创造了你,但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将你留在塞博坦……现在我想完善我的作品。六面兽,我是来回收你的。


[六面兽]:扯淡。


[NOVA]:我给你通天晓的坐标信息,并告诉你如何救他;作为交换,你要回到我身边,让我完成我的作品——一个完美的杀戮兵器。


[六面兽]:谢谢,我觉得我自己很完美了。


[NOVA]:无所谓,如果你不想同意,我可以现在就设置远程程序,让你的系统开始一点一点崩溃,最终变成一团废铁。哦,在你变成废铁的同时,我会接收到从你系统中发射的地点信息,同样,我可以来到塞博坦回收你……不过,通天晓就不一样了。或许,五面怪正在折磨那个可怜的孩子,而他将在无人可知的地方熄灭火种——


[六面兽]:闭嘴。


[NOVA]:不再考虑一下?我是个守信者,你会救到通天晓的。如果你同意这个交易的话。


[六面兽]:……成交。


[NOVA]:哦,还有一点。


[六面兽]:你又怎么了?!


[NOVA]:为了防止你耍花招,我要给你一个倒计时。


[六面兽]:WHAT THE HELL——


[NOVA]:我给你24.5小时,24.5小时后,如果我发现我并没有抵达塞博坦的话……我会开始删除你的记忆储存。就先从你对通天晓的记忆开始吧,我想你一定很乐意,因为你们分手了,不是吗?


[六面兽]:你敢?!!


[NOVA]:倒计时,开始。


[24:30:00]


[24:29:59]


[24:29:58]


[24:29:57]


……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03)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