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二乘二的N次方39

—陨落光年—:

39_A smile, Baby?


 


用六面兽的话来说,通天晓最近过得忒浪了。


三天两头往外跑,早出晚归玩得high。


六面兽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都得抑郁了,而且脑袋还是绿的。


他成天跟训练场那儿转悠,要不就是出任务跑跑枪林弹雨,但内心的抑郁没有得到纾解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如何解决这个事情,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六面兽觉得自己需要找个人谈谈,商量商量对策。首先,特二联那帮通二脑缠粉可以排除了,他们那个不叫胳膊肘往外拐,而是胳膊肘恨不得长通二身上;其次,冲云霄也可以排除了,巨狰狞的队长这几天又飞远程星际任务去了,“您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再次,威震天根本不想搭理他,更何况威震天那儿还搁了个通二他哥;最后,竟然他只能想到一个人。


好吧,就你了。


六面兽简单粗暴地决定了。


 


“咨询情感问题你找我?当我知心哥哥?”红蜘蛛一脸啼笑皆非的表情瞅着他,“你不如去找TC,保证他能给你写一大篇芯灵鸡汤出来。”


“星星儿,这个事我只能靠你了啊。”六面兽说着给他发了一串激活码,“塞博坦传奇新出的坐骑、外观我都给你收拢了,一点小意思。”


红蜘蛛收得干脆,清了清嗓子:“嗯,我不是听说那个谁失忆了吗?刚好是选择性失忆来着。怎么着,这会儿想起来了?玩脱了吧?”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六面兽突然觉得红蜘蛛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所不定比威震天的危险程度都高,“你的情报怎么比声波还速度?”


“呵。”红蜘蛛摆摆手,“这可不是情报。我凭借对你的了解揣测出来的。”


空指长官翘起二郎腿:“你要是能说点可信度高达99%的话,我就让天火吃一箱抹茶味儿pocky。”


“……你对你家鹅好点儿成不,而且这关他啥事儿你干啥拉他躺枪。”


“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拜拜]。”


红蜘蛛掌心抵着下巴:“不过说正经的,六子,你作大了。想补救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往常你怎么追通二的这会儿态度好点继续追呗,反正你俩不是掰了吗?”


六面兽捏着眉心说:“关键是人通二不搭理我了我追个U球?”


“他那哪儿是不搭理你,”红蜘蛛尖锐地指出,“他那是在试你。你当通天晓傻吗?”


六面兽咋舌。


“星星儿,我发现你真厉害啊,一语中的。”


“过奖。坐骑和外观我就荣幸地收下了,你该干啥干啥去,别再找我倾诉情感烦恼了,我家里还有个中二的娃,成天抱着泡面不撒手,治他都烦死我了。”


唉,可怜宇宙家长芯。


 


11:00P.M.


通天晓准时打开了家门。


然后他被铺天盖地的彩带糊了个实打实。


“……六面兽你干嘛呢!!!”


通天晓拽下脑袋上衣服上的那堆玩意儿朝着六子扔过去:“能量摄取太多撑得慌吗?!”


六面兽拿着喷彩带的瓶子一脸无辜:“我这不是欢迎你回来嘛。”


通天晓的表情看着像要抡起大刀向六面兽的脖子砍过去:“谢谢!不用了!”


“别客气,朋友之间,应该的。”六面兽说着左右开弓,双手拿着彩带喷瓶叮铃哐啷地可劲儿晃,那阵势就差喊句“来来来买大大小买定离手”了。


通天晓这会儿恨不得把他一巴掌拍墙上去,抠都抠不掉。


“朋友,”通天晓强制自己“和颜悦色”地对他说,“很晚了你该去睡了。我也要去睡了。就这样,晚安。”


“哎别啊,我这里还有点彩带没喷干净……”


“玩泥巴去!!!”


【作战计划1:欢迎仪式失败。】


次日。


7:00A.M.


通天晓坐在餐桌前,脸上表情有点生无可恋。


六面兽坐在他对面,殷勤地把那盘炒荷包蛋往他面前推:“样子是难看了点,但是味道还行。”


通天晓夹起来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然后他立即起身冲进了厨房。


六面兽赶紧跟过去,关切地拍拍干呕的通天晓的背:“不要急,没人跟你抢,烫着呢。”


通天晓吐完,直起身子,跟六面兽面对面。


“你放了多少糖?”通天晓问。


“不多,就一勺啊,用家里那个大汤勺。”六面兽说着还指了指搁流理台上的大汤勺,跟他自个儿的拳头差不多大。


通天晓沉着冷静地走过去,拾起汤勺。


六面兽又肿着脸去上班了。


【作战计划2:温馨早餐失败。】


04:15P.M.


特二联审查长官办公室。


通天晓已经白眼都不想翻了,他在六面兽进门的瞬间开口:“出去。带上你的点心。”


“下午茶时间,放下数据板休息一下如何啊亲?你看我这点心还包邮呢亲。”六面兽已经走到他面前来了,顺手将他手里的点心盒子搁在通天晓办公桌上,“椒盐味,你的最爱。”


副指挥官挫败地扔下了数据板,将脸埋进手掌里:“六面兽,我不喜欢吃曲奇,更何况还是椒盐味的。你让我静静行不行?”


“什么你不喜欢?你今早不是说你喜欢吗?”六面兽大惊。


“……我今天早上说的是!炒荷包蛋别放糖!我吃咸的!”通天晓低声怒吼着操起数据板砸了过去。


【作战计划3:美好的下午茶失败】


6:30P.M.


六面兽没看到通天晓,路过的33号队员非常贴心小棉袄地告诉他:“长官说晚上去啰嗦的酒吧聚会,让队长你自个儿吃饭去。”


六面兽盯着33号看了老半天。


“长官微博上不是转发了吗?队长你没看啊?”


看你流水线,今天一天都没刷缤纷塞博坦!


六面兽沉着脸打开它,通天晓的转发赫然出现在首页:


 


通天晓_某人你很烦你知不知道V


晚上算我一个。//@横炮_塞博坦花样作死大赛进行中:啰嗦你终于要办聚会了!!//@飞毛腿_围观花样作死大赛中:啰嗦给我留十杯你亲手调的白兰地!!!//@背离记记记记:男神!前排留我一个位置!//@补天士不是补天逗儿:右边赌五毛你喝不过RC。//@我是弹簧我不是弹簧:RC!今晚战个痛!//@RC_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我先点上一件威士忌。//@警车_谁再叫我爪爪我跟谁急:右边[拜拜]//@爵士_就是要叫你爪爪么么哒:达令今晚你打算喝几杯再倒下去啊[可爱][可爱]@警车_谁再叫我爪爪我跟谁急


原文:


啰嗦说我其实一点也不啰嗦:[图片][图片][图片]今晚欢迎大家来聚会!!不醉不归!![鼓掌] [鼓掌] [鼓掌]


来自  全民男神的客户端


赞5019 转发8901 评论9936


 


六面兽默默叉掉了缤纷塞伯坦。


萧瑟的寒风中,特二联队长的背影似乎分外凄惨。


他回家后拿出冰箱里的速冻饺子煮吧煮吧吃了吧,连打游戏的兴趣都没了,窝在客厅沙发里抱着抱枕看电视。


电视里面的人正好唱着歌:


“眼泪呀止不住地流。


“止不住地往下流!


“手里捧着窝窝头,


“菜里没有一滴油!


“二尺八的牌子我脖子上挂——


“大街小巷把我游!”[1]


六面兽差点潸然泪下。


他以前咋就没觉得这电视剧这么悲惨呢。


他举起抱枕,盖在了自己脸上,闷声闷气地自言自语:“I ZUO I DIE I’M FINE!”


“……通二啊你回来吧QAQ。”


【作战计划4:烛光晚餐失败】


 


他在沙发上横着滚竖着躺折腾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后,通讯频道突然传来识别为“啰嗦”的信号。


六面兽感到莫名其妙,但他仍然接了电话:“你干什么?”


“六面兽,你家通二喝醉了这会儿在我店里耍酒疯呢赶紧过来接人回去!!wocao通天晓你放开那个背离他不是保龄球啊啊啊啊啊——”


啪叽,挂断。


六面兽坐在沙发上,静默几秒循环。


之后他一跃而起——


YES!New plan!


 


啰嗦的酒吧里混乱一片。


除开喝酒的唱歌的非得跑到舞台上跳舞的,剩下的都是躲通天晓的。


你说他喝醉了就喝醉了吧,非得拿着个酒瓶到处晃着逼人喝,被他逮在手里的人简直哭也不是喊也不是,根据事后受害人之一的背离记老板背离爆料,通天晓灌了他整整三瓶威士忌,他次日整个CPU都是烧着的。


六面兽到啰嗦酒吧的时候通天晓正和博派的“逻辑数据板”警车拼酒,显然警车也被酒精搞得线路紊乱,身边的爵士简直拉不住他;其余人等(没烂醉如泥的)都在拿出手机拍照录像,毕竟这俩都能堪称禁欲系代表人物,更何况后者还被称为“永远不会破坏自制力的老条子”。


六面兽挤着人群艰难地走过去,酒吧内跳跃的各色灯光晃得他眼花,耳边不停地动次打次动次打次听得他鼓膜发痛。


“来来来,麻烦让让,”他终于挤到通天晓身边,把已经醉得不知道自己在瞎嚷嚷啥的通二从吧台边凳子上拽了下来,“通二,回家了。”


通天晓有气无力地推了他一把:“你谁啊?我认识你吗?哎,条子,条子你别走啊,你说了要喝完这箱的。”


警车已经被爵士拖着珍爱形象远离吧台了,通天晓挂在六面兽身上继续嘀咕,总而言之六面兽没听清楚他说了啥。他好容易把通天晓塞进后座,然后开车回家,路上后面那人直接吐在了车里,六面兽不得不停下来收拾收拾,然后把他移到副驾驶位上。折腾半小时后他终于把通天晓弄回了家,等他把通天晓洗干净扔床上后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六面兽松了口气,想到明天还得把车开去洗洗,不免有点芯塞。


通天晓今晚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估计把这些年他没喝的量统统在今晚喝了回来。


六面兽本来打算回房洗洗睡,但考虑到通天晓的情况,于是干脆在床边的椅子里眯上了。


他正迷糊着,忽然察觉面前有人。


六面兽睁开眼,看到通天晓直直地站在自己跟前,从表情上可以看出,他还醉着呢。


“……通二你怎么站在这儿?回床上睡去,乖。”六面兽一手搭在通天晓腰上一手把他转向床所在的位置,“快去睡。”


通天晓甩开他,俯下身子,双手分开撑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往前凑。


六面兽都缩到背部紧贴椅背了,通天晓还往他面前凑。


Niania,我都看得到他睡衣里面了。六面兽内心激烈挣扎着,他是趁此机会搞定通二呢还是趁此机会被通二搞定呢?


“……六面兽。”通天晓略微偏着头,几乎跟他嘴唇相触,“六面兽。”


妈个鸡。


六面兽发现自己居然就这么可耻地那啥了。


他当机立断,抬手勾住通二的脖子往下拉,于是他们显而易见地亲在了一块儿。


通天晓口中还留着淡淡的酒气,六面兽有点甘之若饴,在对方意图逃跑时轻轻咬住了他的舌尖,不容分说地继续这个吻。


这时候通天晓都坐在他腿上了,一手攀着六面兽的肩一手去解他的衬衫扣子,紧接着将手掌贴上六面兽的身体,充满暗示地抚摸。


六面兽的动作倒也迅速,相当熟练地把通二身上的衣服剥了个干净,非常惬意地吻着通天晓的胸口。


然后,他听见通天晓在他耳边低声说:


“你想我了吗?”


六面兽CPU要炸了。


他索性一把将通天晓抱起来扔到床上,跟着把自己压了上去。解除全息伪装的通天晓跟他有着相同颜色的眼睛,此时它们翻涌着诱人的情欲。


额头相抵,六面兽的声音沾染了恰到好处的磁性:“当然想。你占据了我的CPU啊,通天晓。”


“有多久?”通天晓伸出舌尖舔了舔六面兽的唇,对方自然从善如流地落下一个长吻:“从最开始,到现在。”


他正要继续工作,脑袋上忽然感到机械的冰凉。


“……通二,你这是干啥。”六面兽假装镇定地撑起身,看着身下的通天晓。


通天晓微微一笑:“好了六面兽,”他用枪顶了顶六面兽的头,“你的戏份杀青了。”


六面兽还在垂死挣扎:“起码先做完啊?!”


“起开。”通天晓把枪口移到六面兽眉心,方才情动的模样一扫而空,“你是想被我打爆头呢,还是想被我打爆CPU?”


这俩大体上不都一个意思吗通二!!!六面兽内芯弹幕千千万。


“我知道你不会开枪——”


他还没说完,通天晓已经一拳揍上面门,六面兽“嗷”了一声,捂着脸滚到地板上。


通天晓站起身,扔掉了枪:“是,你猜对了。但是,这不代表我不会揍你。”


“等等通二有话好说我可以解释你听我说啊给我余地给我机会——啊啊啊啊啊!!!!!”


六子,点蜡已经不行了呢。


【未完待续】


[1] 武林外传=L=,大家都懂的。老白,辛苦你了。



评论
热度(108)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