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二乘二的N次方06

—陨落光年—:

06_如何秒装正剧(呸


 


用度假回来得知消息的狂派二把手红蜘蛛的话来说,六面兽这段时间过得那才叫一个滋润,都能挤出一大滩能量液来了,超长【哔——】超强吸附力都吸不干。


这时候六面兽正端着通天晓给炖的“爱芯”(反正通天晓自己没这么说)排骨汤,拿勺子一勺一勺舀着喝,要多文青就多文青,要多矫情就多矫情,愣是把前来探(kan)病(xi)的红蜘蛛活生生惊出一身冷汗和鸡皮疙瘩。


“六子,你是被打出毛病还是被打得魂穿了?”红蜘蛛瞅着他那嘚瑟样,特想用氖射线烧上一烧,“惊天雷都不会这么喝汤,你作不作啊?”


六面兽以品茶的态度喝完最后一勺汤,搁了碗:“我这是珍惜爱人的手艺。哦,估计你不懂。”


红蜘蛛寻思着这会儿把六面兽抽死以后就没人跟他一起吐槽威震天了,于是冷笑两声不置可否。


“听说你跟天火厮混了一个假期——”


“哪儿能啊,远在塞星外都能知道你拐跑人通二的消息,还是霸王硬上弓……”


“霸王哭了好吗,他从来不上弓的,你别拉人躺枪啊。”


“我从来不拉人躺枪,我只开黑枪。”


“哟,了不起。”


“承蒙夸奖。”


“开黑枪那么多次怎么头儿还跟那儿杵着呢,这不前几天还跑去跟对面擎天柱交流感情了……你这枪准头够不够,不够我来给你修修,兄弟嘛,讲的就是义气,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帮的。”


“六面兽,通天晓那汤看来挺够味儿啊?”


“是啊,我爱人的手艺嘛。”


“小心别把自个儿呛死在里面,到时候我还是挺乐意帮你收个尸啥的。兄弟嘛,讲义气。”


沉默。


几秒循环后红蜘蛛用六面兽和大多数塞伯坦人都熟悉的嘲讽腔说道:“别怪我没跟你打过招呼,通天晓可不好玩,有机会你问问他之前是为什么负伤的,增进点了解对双方都有好处。”


六面兽耸肩摊手:“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他现在是我的人,以后也是我的人。”


已经走到门口的红蜘蛛闻言,回头看着一脸真诚表示着“无所谓”的六面兽,亮红的眼眸满是戏谑之色。


“给你个线索,伙计。”他压低了声音,对六面兽说,“任务号‘CMS03’,不用谢。”


——该死。


六面兽目送芯情愉悦的红蜘蛛离开,想着自己应该把这条信息删除,免得好奇害死狼。


但是他没有。


 


通天晓的准则是不到下班时间坚决不打接私人电话,六面兽才打第四次电话过去,他就已经屏蔽信号拒绝接通了。


渣的。六面兽感觉自己被传染了通天晓式强迫症,他已经搜过一切他能搜到的CMS03任务的信息,不是被删得一干二净就是信息量少得可怜,只有简单说明。


按一般的剧情来说,这背后肯定大有文章,任何一个知情人谈到都会各种回避讳莫如深——然而,他问到威震天时,军事长官的回答却是:“六子你傻了吗?你问我这是啥?”


“……记忆芯片有点问题,不过你先告诉我。”


“第三届塞伯坦微型系统大赛啊,我们这边是震荡波拿的冠军。哦你那时好像出差去了……”


唬谁呢?!六面兽盯着浮动窗口的显示,只有几条搜索显示的全称与威震天所说和其他搜索结果不同:“迷雾安全行动是什么?”


“什么玩意儿?”威震天语气不像是故意的,“什么安全行动?”


“清除塞伯坦周边隐藏威胁的秘密行动,确保塞伯坦的安全……”


“没听说过。”威震天想了会儿又说,“哦,好像擎天柱说是打黑的,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六面兽张张嘴,正想说他们打的哪门子黑时,通天晓的电话跳了进来。


妈个鸡,可算下班了。六面兽跟威震天草草打过招呼结束通话,赶紧接了通天晓的。


“什么事?”通天晓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倦,大约是又当队长又当特派员还要伺候六面兽这个大爷所以芯塞累不爱。


“没什么,就想和你聊聊。”六面兽抢在他挂断前说道,“通天晓,CMS03任务是什么?”


通天晓很长时间没有应答。


六面兽等得想要再开口时,他极其冷淡地回复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听上去它给你留下的回忆不大好,是吗?”六面兽试图缓解气氛,无奈失败了。


通天晓这次非常快速地响应他的话,以一种不寻常的语气:“是。它不是什么愉快的事。通天晓,完毕。”


六面兽还来不及拖延他一两秒循环,对方已经切断了信号。


好吧,这下是真的害死狼了。


 


通天晓发现六面兽不仅神烦,还欠。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能去neng死他。


这段时间他上班时在联合第二特警队当爹又当妈还当班主任,下班后要在医院给六面兽陪吃陪聊陪睡觉(六面兽睡了他才能回家休息)当“三陪”,简直是秒秒钟想跪的节奏。可是一旦想到是自己造成这一切的,通天晓的社会人格强迫症又熊熊燃烧起来:通天晓!你要负责!你必须负责!


“惨。比擎天柱还惨。”首席医官一边摇头一边评论道,“我觉得你该学学警车。”在那个谁意图作死的时候直接给他死就好了。


路过的爵士忽然觉得膝盖很痛。


话说他挂了六面兽电话后想起来,自己还得去医院给他送饭,顿时更加烦躁。


六面兽就是典型得了便宜还可劲卖乖的那种,自从通天晓说在自己恢复之前一切由他负责后,六面兽几乎每天都在变着花样点菜。


“六面兽你吃大锅饭长大的吗?”通天晓第二天收菜单时忍不住吐槽道,“你当我新东方厨师啊?”


病床上那位立刻流露出浓烈的可怜气息:“那就每天白菜豆腐粥好了,反正受伤的不是你。”


……这个渣渣!!!


通天晓估摸着六面兽已经精确无误地掌握了自己的芯理,回回都戳中自己软肋,让通天晓想揍偏又没法揍。


不过好歹通天晓可是被称为“完美”的塞伯坦人,厨艺这点事根本不在话下,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正儿八经下过厨了……要说为啥,还是去问问经常被博派的娃们集体蹭饭的长官擎天柱吧。


Niania,那阵势,可真像一伙子逃荒的灾民。——by 买个床。


与威震天不同,六面兽是一边吃还一边挑:不吃芹菜,不吃胡萝卜,不吃玉米粒,不吃生菜……这要是搁擎天柱那儿就算了,你不吃就不吃吧下回我不做了,可惜他对象是通天晓。那天六面兽当着通二的面把碗里的芹菜堆成小山后,直接被通天晓掐着下巴全部灌了下去。


灌完之后通天晓问他:“还挑食不?”


六面兽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过很快,他就使出浑身解数让通天晓给他做了个蛋糕块吃,美其名曰补偿精神损失。


这事不仅为博派大多数人不齿,连他在狂派的同事们都纷纷表示:呸,贱人就是矫情。


六面兽四面嘲讽拉仇恨拉惯了,才懒得去关心别人怎么喷他,还是那副我行我素的模样,该炫的一点也不吝啬。通天晓连续好几天都瞅着他对饭菜咔嚓咔嚓拍一堆照然后挑挑挑挑半天选几张出来发微博、朋友圈、推、FB……


下面评论大部分都是:


——炫死快。


或者:


——吃个饭还拍,也不怕菜凉了噎死。


为了防止菜凉噎死的情况出现,通天晓严厉警告他不准饭前拍照否则立刻停止他的所有特权,这才有所收敛。


不过这货也有点好处,就是指使完通天晓后还知道意思意思,关芯关芯,比如叫通天晓把公务资料传到他的数据里,或者在通天晓来看他之前点个外送热饮准备着什么的,这才让通二觉得他还有点人性。


但今天六面兽这个问题却问得相当没有人性,直接问到了通天晓的芯里阴影处。


通天晓自己都不乐意回想的事他还特别无辜地提出来,这不是往人还未愈合完毕的伤口上划拉划拉外带倒辣椒水吗?


这个CMS03的秘密任务说是打黑,那倒真没错。不过通天晓运气比较好,他眼瞅着要完成任务的时候突然发现那点上全是一窝穷凶极恶的星际重罪逃犯,不仅黑,还特毒,不仅毒,还贩那个毒。这下可好,双方当场就发生了激烈的枪战,通天晓这边的人手几乎都折了,他自己打着打着也打疯了,眼前所有显示全是错误报告,全是警告、红框,然后就黑了……


中间发生的事通天晓没洗,全部都在他脑回路里,血淋淋到他稍微想想就能做噩梦的程度——他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


最后通天晓还是逃出了魔窟,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回博派基地里——一点也不夸张,据救护车描述,他当时几乎都没个人样了,整个右手都是血肉模糊状,身上还拖着好些细细的管子……其余的医官没再说下去,因为他实在说不下去了。


而从通天晓带队出发到他逃命回来仅仅只过了一个太阳周期(约等于24h)。


擎天柱在他苏醒后告诉他,他身上大部分器官都由机械代替了,右手臂全完切除,用机械臂融合模拟替换——简而言之,通天晓现在更像个极度精细的A.I.。于是通天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给自己来了个全面机械化大升级,有人说这样挺酷的,而且非常方便……但通天晓只是不想再让往事重演。


但他着实落下了后遗症。


当他独自处于黑暗环境中时,他会异常地恐惧,并有极端情绪。


荣格说,如何通天晓配合一下治疗还是很有可能痊愈的,可通天晓拒绝了。他说他要留着这个伤口,来时刻警醒自己。


六面兽显然不知情。


不过这事确实不能怨他,连威震天都不知道这事,他顶多就是知道通天晓去出个秘密任务受了重伤回来养着,其他的都被擎天柱藏着掖着呢。至于红蜘蛛是怎么知道的……他有他的法子。


感觉自己捅了篓子的六面兽怀着忐忑不安的芯等待着通天晓的到来。


出乎意料的是,特派员先生还是跟平常一样提着饭盒走进来,平时怎么做的今天还是怎么做,连多余的小动作都没有。


六面兽扒拉两口饭,然后抬头,望着通天晓。


通天晓这会儿正看显示屏上的新闻呢,虽然他只是做做样子,双眼失焦看什么新闻?


“通天晓。”六面兽搁了筷子。


“怎么?”通天晓还没回神。


“通天晓。”六面兽加重了语气。


“说,我听着。”通天晓有些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


六面兽沉默一两秒循环后,说道:“CMS03到底是什么任务?”


通天晓面无表情:“不是叫你别问。”


“可我想知道。”六面兽看向他的眼睛,那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蓝色眼睛,即使六面兽认为,它们应该有另一种颜色。


通天晓将头埋入手掌里,两个塞星分(一个塞星分约等于8.3min)后他才重新坐直身体,正对着六面兽,说:“别问了。”


他重复道:“别问了,六面兽。”


他的表情犹如涸泽之鱼,头一回,他用近乎乞求的语气对六面兽说道:“别问这件事,算我求你。”


无缘故的,六面兽突然想狠狠揍上自己一顿,并骂上一句:“你这炉渣!”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92)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