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La poesía delmundo14(世界之诗十四章)

—陨落光年—:

La poesía delmundo14


 


“信徒歌颂光明,救赎却未如愿降临。”


——《歌者》


 


黑魔法师平息了最后一轮攻击,冷色光芒在他指缝间淡去。


地面尽是蜥蜴人的残肢断臂,还有些不幸的家伙,捂着断肢处哀嚎。


声波踩过他们,如履平地。


他望向面前的震荡波,对方用那只血色眼瞳瞥向自己后又很快收回了视线。


声波环视四周,他们已经踩入妖精族领地了,并且,他和震荡波所使用的魔法都足够引来更多的妖精族人。他们没有再对彼此说些什么,声波明白,如果不合作,他们俩活着走出这片森林的可能不过七成。他抬手,压了压那顶黑魔法师身份标志般的黑色尖帽子,将帽檐压至视线水平位置:“我们需要前往龙啸谷地。”


震荡波在他身后释放魔法,声波顿住脚步,回头。


“销毁痕迹。”震荡波如此说道。


黑豹化回黑猫的模样,跳上主人肩头,尾巴尖勾着声波的颈项。


声波用手指轻轻蹭着黑猫的头顶,然后继续往前走。一个尚未断气的蜥蜴人拽住黑魔法师的长袍下摆,血沫随着他嘴唇开阖的动作喷出,他用通用语断断续续地说着:“你们不能进去……森林之神在上……救救我们……救救我……”


声波静静地看着他苟延残喘,眸中神色骤然狠戾。


“那就去见你的神吧。”黑魔法师手中法杖的尖锐一端未有迟疑地刺入蜥蜴人的胸膛,暗红色的血液染上衣袍,飞溅到他的面颊上。


他神态自若地收回法杖,却听震荡波开口:“你没必要杀他。他已经濒死了。”


声波不想再多看他一眼——准确来说,他不想再多看那张脸一眼。


“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声波敷衍地说,“首先,我们需要走出这片森林;然后,我会杀了你。”


“愿神宽恕你的灵魂。”震荡波仿佛是自言自语。


声波握紧拳头,复又松开,反复多次后,他才将重袭上心的愤怒压抑下去。


神?


黑魔法师几乎要冷笑出声。


这世上是没有神明存在的,如果神明真的那么有用,如果神明真的愿意倾听一切,真的愿意帮助他的信徒——


我恨神明。


我恨这一切。


我恨你。


 


他曾经嗅到过玫瑰初绽的芬芳,当他抱着一本厚重古旧的魔法书行走在光影交错的长廊,那人就在廊外花园中,精心培育着那些娇嫩的花朵。


然后,似乎是察觉到他的视线,那人直起腰来,冲着他微笑。


“下午好,小学徒。”


随后这些画面都被冷灰砂砾覆盖,于他梦境中朦胧晦暗,再也分不清了。


 


“可怜的家伙。”六面兽一面提起那只不幸被陷阱逮个正着的灰兔,摇摇头,“我本来想打只大点儿的,可惜再等下去我就得饿坏了。”


他提拉着兔子耳朵折回和通天晓暂时歇脚的地方,打算架起火来好好烤个兔肉——


“诸神在上,通天晓你在吃什么?!”


六面兽看清通天晓手里的玩意儿险些把兔子当武器砸他脸上:“扔掉它们!快!”


通天晓不解又无辜:“为什么?味道还不错,你要不要试试?”


六面兽快崩溃了:“那是毒蘑菇!那是毒虫!我可不想带着一条死龙到处跑!”


“你放心,我不会中毒。龙族不会因为这点小毒就……”


“那你也不能生吃啊!”


“我哥说,生吃更有营养。顺便,我还是第一回吃到这么好吃的虫子,肉质还不错。”


六面兽沉默地坐下来,开始宰兔子,剥皮。


通天晓仍然在他眼前吃着那些颜色诡异模样奇葩的虫子,嚼吧嚼吧,香喷喷。


六面兽尽量让自己别去看他,他真担心自己会吐出来。


说实话,他浪迹在外这些年,情况紧急下不是没吃过虫子,但好歹他吃的都是看起来不那么恶心的种类,像通天晓这么不挑类别只管入口的主,六面兽活这么大,终于见到了。


他们躲避追捕的同时也在往目的地抄近路进发,进入这片森林后六面兽便见识了一条龙的能耐:通天晓实在太能吃了。


这个能吃不是指食量,是指他根本来者不拒,入口即是粮食,当着六面兽的面表情毫无起伏地吃下一整条大蜈蚣,看得狼人阁下背脊阵阵发寒。


六面兽这会儿有点后悔,万一哪天通天晓发现狼人肉质鲜美吃掉自己一个胳膊一个腿儿怎么办?通天晓以后不就得跟一个缺胳膊少腿的狼人滚床了?


呸。


六面兽把手中的匕首往身侧的泥土里狠狠一插,拿树枝穿上兔肉,搭上火堆。


他怎么想起这码事来了?通天晓以后怎么样跟他没半点关系,哦,或许有点关系,毕竟他要杀了通天晓,还有他那个了不起的兄长。


狼人是擅长欺骗的种族,六面兽对于此类事情乃是无师自通,且得心应手。


他想自己应该是骗着通天晓的,这点毫无疑问。


“你怎么了?”通天晓忽然出声,“你的兔子,好像焦了。”


六面兽回过神来,一阵手忙脚乱。


“你没事吧?”通天晓的双眼遮在面具下,但六面兽知道,它们会是一种怎样的神色。


“没什么。”六面兽瞅了两眼手里有些黑糊糊的兔子,心里默默叹了声,凑合着吃了。


夜里通天晓没有再蹭过来,大概他的发情期快结束了。按理说,这也许是他们俩睡得最安稳的一晚,可六面兽却难以入睡。他后半夜再度升起火来,对着火堆坐到天明。


真奇怪,我到底在干什么?


六面兽有些啼笑皆非。


我是个狼人,我本该如此。


他看着尚在休憩中的通天晓,而后将目光移向黎明初至的天空。


通天晓非死不可。


 


“……早。”才从梦中醒来的龙族对他点点头。


片刻沉默后,六面兽脸上露出笑容,看上去与平时并无两样:“早。我们今天需要前往阿尔忒弥斯,准备好了吗,亲爱的?”


通天晓还是被他不怀好意的调侃震得十分别扭:“你说你要买些情报。”


“当然。”六面兽站起身,拉过兜帽盖住头,“首先,我得知道,前方道路上会有什么。”


 


自由贸易城邦,阿尔忒弥斯。


这座城市古老而迷人,传说它的名字与远古神话中的月亮女神相同,所以大多数人也会称它为‘月亮城’。


大陆上的冒险者最喜欢自由贸易城邦,因为它们有着极高的自由度,不会受某位贵族个人喜好的限制。统领自由贸易城邦的一般都是该城邦主要商界代表联合议会,或者由居民选举的“城主”。相对那些被中央教廷控制的地区,自由贸易城邦简直成了人间乐土。


六面兽在城里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情报点——城内最大的酒吧——“月桂树”。


他推门而入后没有再去与侍女调笑,而是直接走向吧台:“如果我要前往龙啸谷地,哪条路麻烦最少?”


吧台后的男子擦拭着水蓝色的酒杯,一看便知价值不菲。他面上带着生意人的和善笑意,语速却是极快:“如果你有足够的金币,哪条路都不会是麻烦。不过就我最近所知,有几队红衣骑士跟你去了同一个方向,不过他们已经走了好几天了。要是他们想抓你们,他们就会追到这座城里来,可是,他们的目标显然不是你们。”


六面兽皱了皱眉。


红衣骑士直属中央教廷,主要负责保护那五位大主教,除非情况特殊,绝不会轻易离开圣城中心。


六面兽可不记得自己招惹过那群“大人物”,更何况通天晓。


如果红衣骑士前往龙啸谷地不是因为他和通天晓,最坏的可能性便是通天晓的兄长惹到了他们。想想通天晓所说的来龙去脉,六面兽不禁挑了挑右眉:这片大陆上“第一屠龙猎人团”的名号,恐怕要易主了。


“告诉我路线。”六面兽将一袋金币扔上吧台,“说一条最不麻烦的。”


“如您所愿。”


酒吧老板在他耳边低语片刻后直起身子,保持着生意人的笑容:“祝您和您的同伴旅途愉快。”顿了顿,他的目光落在六面兽身后的通天晓身上,“您的眼睛非常好看,千万藏好了。”


“生意人。”六面兽冷冷地看了酒吧老板一眼,接过对方递上的,刚调好的酒,饮尽,“最好只管你的生意。”


“生意人,自然只管生意。”老板依然和气。


六面兽带着通天晓转身离开,龙族听上去有些惊诧:“他知道我的身份。”


“他是知道你的身份,”六面兽不耐地回应道,“他养过龙。”


“养?!”通天晓更加惊诧,“人类怎么可能……”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可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六面兽伸手拉了通天晓一把,让他走在自己之前,“或许你该找个时间飞过这片大海到另一片大陆去,那儿有个地方把龙当作神祇,还懂得如何养育你们——以凡人之身。”


 


艾德利亚省内。


威震天和擎天柱冲进林中,一路狂奔。


“该死的雨。”威震天低咒了声,回头看着擎天柱,“你最好祈祷今晚不会发烧,我可没心情照顾你。”


擎天柱侧耳听了听,确定他们已经甩掉了追兵,这才说道:“我很快就能恢复。但是我得把这支箭拔出来。”


威震天闻言冷笑着说:“那也先得找地方避雨。如果诸神有灵,最好让我们快点找到。”说完,他目光狐疑地扫了扫擎天柱的面色,“你是失血过多吗,惨白得像是死人皮肤。”


“我还好。”威震天注意到他一直避免用手去触碰伤口,而一般人受伤之后会捂紧伤处,即便那对止血的帮助并不算非常大。


“你真的没事?”威震天突然按上擎天柱的伤口,对方猝不及防,一声痛呼。


威震天不由得一怔:“难道是骨头碎裂?”


“我没事。”擎天柱试图转移话题,“我们先找避雨的地方比较好。雨又下大了。”


这回上天倒是眷顾他们些,威震天很快找到了一个伐木人为平常休憩时搭建的小屋,里面倒还有些干燥的木柴,以及煮东西用的器皿。


擎天柱在屋中一角坐下,威震天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升起火,抽出匕首来搁在火苗上。


他心里暗道,自己这是欠了擎天柱一个人情,所以替他拔箭也算是还了。


威震天起身走到擎天柱面前,单膝触地:“把衣服脱掉,我替你拔箭。”


 


“贴身骑士的存在就是为他所效忠的主人奉献一切。哪怕是生命。”


——《骑士守则》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72)
  1. jolly sheepKornblume 转载了此文字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