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La poesía del mundo15(世界之诗十五章)

—陨落光年—:

La poesía del mundo15


 


“一名龙族正式继承看守者之位后,他的替补者也会随之定下。无论替补者自身意愿如何,烙印落下时,他便负上了责任;或者说,枷锁。


“幸运的话,他可以活得像个普通龙族——前提是那名正式看守者始终存在;有些遗憾的是,历史上的看守者们几乎都死于非命,死亡的阴影仿佛诅咒,一直笼罩着他们。”


——《钛师傅的龙族手札》(龙语)


 


威震天精确地捕捉到擎天柱脸上转瞬即逝的错愕,他开始只是猜想擎天柱被自己这个突兀的举动吓了一跳,于是他在心里毫不留情地嘲笑了对方神经过敏。


接着,就如他预料中的那样,擎天柱恢复镇定,彬彬有礼地拒绝了他。


威震天觉得可笑,估计擎天柱还保留着上流社会那些怪癖,比如绝不肯当着外人的面脱衣。


“好吧,如果你自己能做到。”威震天把匕首往擎天柱手里一塞,无所谓地说,“我还懒得沾上满手血。”


擎天柱看上去相当犹豫,他好像确信威震天不会管他了。威震天当然不会不管他,他是故意这么说的。擎天柱握着匕首的手在不断颤抖,动作明显到威震天不需要细看都能察觉。他面色如纸,那些凝聚到下巴上又落下的水珠混杂着方才外面的雨水和他此刻浸出的冷汗,早已交融在一块儿。


威震天冷笑了声,劈手夺过擎天柱手里的锐器,再度开口:“你还是等会儿再发抖吧。”


说着他就要去划开擎天柱肩上的衣料,对方一个激灵后瑟缩躲开:“我自己来。”


“可你现在连刀都握不稳,我说的有错吗?”威震天抬手按住擎天柱另一边肩膀,试图让他别再躲避刀锋,“去你的,你是伯爵家的小姐吗?!这么扭扭捏捏也是你们的贵族作风之一?”


“我说过我自己来——”


“别动!”威震天实在没法用一只手按住他,只好把匕首叼在嘴里,干净利落地上手撕开擎天柱的上衣。


布料撕裂的声音使得他们两人都为之一怔,威震天愣愣地看着擎天柱右肩伤口下几寸的皮肤,那上边烙着一个模样奇怪的疤痕——不,或许那是某种族群的印记,威震天曾经见过它——就从好多年前那条被自己杀死的龙身上。


威震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反应过来的瞬间,竟然想放声大笑。


诸神在上,这真是他生命中最戏剧性的一幕,让他有种狠掐自己一把以便从梦中醒来的冲动。


然后他真的笑出了声,虽然只是一连串低沉的闷笑。威震天知道擎天柱此时正看着自己,并且他知道擎天柱下一句话会说——


“威震天,你还好吗?”


他跟着擎天柱的声音一道说出这句话,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抬起头:“我当然好,比起你来,我的情况可是好得多。”


威震天将刀刃贴上擎天柱的脸,眸色阴冷:“我现在就可以宰了你。名正言顺。你也是一条……非常大胆的龙。”


他威胁般地在擎天柱脸上划出一道极浅的口子来,注视着从伤口处渗出的鲜血,而它们却在下一刻消失,同那道伤口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龙族的自愈能力。


威震天捏紧擎天柱肩上的伤口,听见对方竭力忍耐痛楚的闷哼。他逼近几分,迫使擎天柱正对上自己的目光:“我上次看见这个印记是在一条龙身上。大概是十年前?二十年前?我已经记不大清了,不过,那条龙死在我手里。”


蓝眼睛里蓦地出现震惊与愤怒,擎天柱咬紧牙关:“……是你杀了御天敌。”


对,就该是这个眼神,你是龙,你应该恨人类。同样的,我是人类,我该恨你。


“在距离这里非常遥远的北国,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威震天松开钳制擎天柱右肩的手,把玩起匕首的寒锋,“小镇并不富裕,但却平和安宁。直到有一天夜里,一个穿着金袍子的家伙闯入小镇的教堂——那里面都是为躲避风雪聚集在一起的普通百姓,他说,他要找一个屠龙猎人。小镇居民再三说明他要找的人并不在此处,可他认定是众人有意欺瞒包庇,于是,他一手挥剑,一手释放魔法,对无辜的居民展开屠杀。后来,他化为一条金色巨龙,冲破教堂屋顶,飞向高空,将整个小镇淹没在火海之中……”


威震天看见擎天柱的神色变换,他装作并未察觉的模样继续说道:“整个小镇几乎烧成灰烬,无论男女,无论老幼,连才出生不久的婴儿都丧生在大火之中。然后,你的同族,那条金色的龙——你叫他御天敌,是吗?他发泄完他的愤怒,回到了地面上。这时候他要找的屠龙猎人才站出来,从我身边站出来,告诉我们这些躲过一劫苟延残喘的人如何杀死一条龙。之后的事,便是你熟悉的那样,残忍的人类杀死了善良的龙族,只是残忍的人类到最后只剩下了我。他追着那名屠龙猎人想要除掉他,却毁了一个本应与此事毫无关联的小镇,杀死了那么多无辜之人,龙族果然异常强大,强大到可以视其他生命如同蝼蚁?”


擎天柱眼中蒙上一层阴翳般的颜色,他合上双眼,长长地叹息。


“……我很抱歉,威震天。”沉默经过他们。良久后,擎天柱才开口说话,他的嗓音里有着疲惫的沙哑,还有苦涩的歉意:“我为他的行为向你道歉。”


“别天真了擎天柱。”威震天脸上浮现出讽刺的神色,“这是血债,必须血偿。难道你认为,你的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便能让历史改写,让仇恨消弭?我原以为你应该更聪明些。”


他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睥睨着擎天柱:“我不管你加入霸天虎的目的是什么,但它们都到此为止了。”


威震天告诉自己,他应该把刀尖刺下去,擎天柱本就不该到这里来,龙族本就不该——


“别去独角兽山。”擎天柱的这句话让威震天的动作停滞在半空。


“你说什么?”威震天皱起眉。


擎天柱指指自己右胸上的印记,抬头望向威震天,脸色依旧苍白:“这是龙族圣地看守者的烙印。我是龙族新一任的看守者。我以诸神的名义起誓,若我所说的话中有半句为假,我将万劫不复。”


“你到底想说什么?别跟我耍花招,擎天柱!”威震天莫名地不安,他冲擎天柱低吼,“我才不信什么狗屁诸神!”


擎天柱就这么看向他,缓缓说道:“威震天,龙族圣地之下埋藏的不是宝藏,是这片大陆的死神。”


 


艾德利亚省,中央大森林西边缘,白桦镇。


骑士们在关闭大门前进入镇中,漫长雨季带来的雨水使得他们从进入艾德利亚的第一天起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爵士领着他的下属们从主街道上快速穿过,然后在镇上专为官员贵族提供住宿的旅店前停下脚步。


来这儿的达官贵人不多,不过别家替主人办事的骑士、仆从也不算少,旅店的房间勉强塞下了爵士的队伍,还能给他留出一间单人房。


老板殷勤地问他需不需要先洗个热水澡,爵士点点头:“那真是美妙至极!”而当老板再问他需不需要美酒和姑娘相伴时,爵士不禁笑起来:“我倒是乐意享受,不过,公务在身。不如您问问那边那桌的红衣骑士,我想他们会比我更需要美女相陪。”


他和那桌红衣骑士距离不远,可他并未打出帕拉克萨斯公爵家的旗帜,也没有穿着标志性铠甲,一身简便轻甲倒是无法暴露身份。所以,那桌人只是冷冷地瞥向他,随后收回目光继续他们的交谈。


爵士再跟老板聊了聊便转身上了楼。


他需要给他的公爵大人传送一封紧急信件。


不管红衣骑士是不是冲着他们来的,既然中央教廷那边有了动作,他就要向公爵报告。再者……爵士算算时间,蓝霹雳要前往教廷的日子更加近了,届时如果他无法赶回帕拉克萨斯,公爵的贴身骑士便要由他人担当。公爵可信不过旁人,自己也同样。


平日里公爵前往帝都述职时中央教廷尚且不敢下手,可一旦遇上圣殿骑士就职仪式,那么进入首都观看典礼的人便会相当复杂,难保教廷不会趁机动手,而后贼喊捉贼。


爵士在信件末尾向公爵请求放弃追捕任务,折返帕拉克萨斯。不过,他太了解公爵了。爵士在放出乌鸦时便知道,远在帕拉克萨斯的领主大人会烦躁地回复道:不准。


于是他告诉队伍中的骑士们,假如十天后他们不能完成目标,那么他们将就此返回,一切责任由他这个骑士长担下。


“长官,追捕任务也是公爵的命令啊?”一名骑士向他提问。


爵士看了看他年轻的面庞,眯起眼笑道:“好吧小伙子,你是个合格的骑士——在执行任务命令上,你算是合格了。不过,容我问问你,贴身骑士的第一任务是什么?”


“保护所效忠之人的安全。”他答得倒是快。


“那不就对了?”爵士拍拍他的肩,“誓言、忠诚、荣誉、利剑。”


年轻的骑士们似懂非懂地跟着他复述:“誓言、忠诚、荣誉、利剑。”


“当我向公爵宣誓效忠时,他的生命便是我一生竭力以护的荣誉。”爵士的目光投进窗外的雨幕中,“我手中的利剑,永远为他而战,直至生命最后一刻。”


那便是贴身骑士最大的荣誉。


它远比加官进爵重要。


 


红蜘蛛拼命掩饰着自己咳嗽的动静,无奈还是被天火听了个一清二楚。


“不行,你烧得太厉害了。”天火的声音在山洞里轻微地回响,红蜘蛛推开他的手,态度生硬地拒绝道:“少惺惺作态,我可没什么东西好回报你。”


“……”天火看上去有些无言以对,高个子绅士揉了揉眉心,拾起手边的草药,“红蜘蛛,我并没有希望你能回报什么,只是我们现在是同伴,互相帮助难道不对?这里离最近的城镇还有两天路程,你先坚持一会儿,到了镇上再说。”


红蜘蛛突然想破口大骂,他真是讨厌死了天火这样子,看上去像是自己在胡闹任性,而对方则是展现着他的宽容大量。


“随你喜欢吧。”他决定他要逃走,从这儿逃走,然后他就再也不用看见天火充满同情之色的脸了。


他恨透了天火这个表情。


 


箭矢拔出的最后几秒,擎天柱痛得一口咬上威震天的手臂,后者被他突如其来这么啃上一口差点条件反射地揍过去。


威震天来不及为自己喊痛,他骂骂咧咧地给擎天柱的伤口撒上药粉继而包扎,等他忙碌完毕之后注意到擎天柱饱含歉意的眼神,于是他低头,看见了自己那可怜的,被擎天柱咬出血来的小臂。


“擎天柱,你真是个混账!”霸天虎首领一边骂他一边给自己止血,“我就不该听你瞎扯还放你一条生路——你给我记住,你欠我一条命!你还咬我一口……诸神在上,你为什么不咬自己的手?!”


“你的比较近。”擎天柱如实回答。


如果可以,威震天真想捡起手边的木柴一闷棍打死他。


“要是你说的是真的——”威震天走到火堆旁坐下,正要继续话题。


“我说的就是真的。没有‘要是’。”擎天柱打断他的发言,“宇宙大帝一旦苏醒,这片大陆便会化作焦土,所有的生命都将在烈焰下灰飞烟灭。威震天,这不是开玩笑。你要告诉你的队伍,别让所有人去送死。”


威震天想说的话语卡在喉咙里,他烦恼地添了添柴火,心道,又来了,擎天柱式命令。


可我才是霸天虎的首领。


他有些挫败地想。


 


“脾气好的人一旦发起火来,那才是最可怕的。”


——民间俗语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78)
  1. jolly sheepKornblume 转载了此文字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