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寻光号上二三事(七)

Wi先生不姓Fi:

 


  发条曾向荣格讨教过心理学的知识——鉴于他的伴侣是个比他大了好几圈的记忆外科专家——以及,‘那方面’的事。


 


  “熟能生巧,以及对机体结构的认知。”心理医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推了推眼镜,“从生物工程学科毕业的通常会比一般金刚更娴熟……比如环锯,急救员,还有救护车。”


 


  面对张口结舌的发条,荣格陷入了回忆。“哦……救护车。”他缅怀道,“他年轻的时候可真是个中好手。”


 


-


 


  漂移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即使到了现在,救护车也依旧是个中好手。


 


  他们的故事很寻常。漂移负责传教,救护车负责科普,偶尔吵嘴,最后相恋。省略扭曲的年长者攻略心得一万字。漂移以为他们会就这样平淡地过下去,直到他第一次爬上救护车的充电床,五秒后过载。


 


  “事情不该如此发展!”他找了好友补天士,趴在对方漂亮的肩甲上哭泣,“五秒……!我以前最差劲的一次也坚持了三分钟!告诉我,我的朋友,我哪里做错了?”


 


  补天士对这个话题展现了高度的兴趣:“三分钟?是谁……哦好吧,咳咳,也许是你太激动了呢?你有没有多试几次?”


 


  漂移掏出了他的小本本。“第一次,救护车的充电床,五秒。第二次,救护车办公室的墙角,六点零三秒。第三次,救护车的手术台,六秒……”


 


  “哦,哦,等等!”补天士打断了漂移的朗诵,“手术台?真的?”


 


  “我推倒了他……但这不是重点!”漂移叫道,“我没有一次能超过八秒钟!这种事在我的人生中从未发生过!普神啊,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还没有……”


 


  “还没有上过你?”补天士替他把话说完。


 


  漂移默默点了点头。


 


  “好吧,这可有点意思。”补天士挠着下巴沉思,“你把我的挑战欲给勾起来了。”


 


  他在漂移惊恐的眼神中站起来,一如既往的满身英雄气概。


 


  “让我来会会救护车。”他说。


 


-


 


  漂移坐立不安地盯着诊室的门。补天士进去了有一会儿了,现在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所以他有些担心。


 


  当然是担心做了指检预约的补天士。


 


  又过了一分钟,诊室的门打开了。补天士一脸茫然地走出来,风扇开得呼呼作响,腿像面条一样扭在一起。


 


  “普神啊。”年轻的船长一屁股软在等候室的长椅上,漫无目的地瞪着墙壁。“这大概……唉呀……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最爽的一次接口指检了。”


 


  漂移翻了翻光学镜。“几秒?”他不高兴地问道。


 


  补天士沉默了一会儿。“三分钟……”他瞟了一眼漂移完全不相信的眼神,挥了挥手,“好吧,是,嗯,三秒。”他顿了顿,气呼呼地说,“我得说,这太伤自尊了。不过我想你大概有麻烦了,伙计。”


 


  漂移困惑地歪了歪头。


 


  “救护车很不高兴。”补天士终于缓了过来。他坐直了身体,下巴朝关得紧紧的诊室门指了指。“在他的手指翻来覆去在我的接口里搅了三分钟后——顺便一提,我大概过载了十多次,很伤人,但是爽翻了,伙计,爽翻了——他指出我根本没得接口疮裂症,并让我和你一起滚去废料回收站否则他就亲手过来把我焊在天花板上把你拆得七零八落——嘿漂移你怎么了?”


 


  “哦他真的那么说了?”漂移晕晕地问,内置风扇嗡地一下转到了全速,“说要把我——”


 


  “拆·得·七·零·八·落。”救护车说。他站在等候室的另一端,手里威胁性地拿了个扳手。“现在,补天士,要是不想我把你当着通天晓的面焊在天花板上,请快点离开。漂移,坐着别动。”他往前迈了一步,“我有些威胁要付诸行动。”


 


  补天士迈着飘飘欲仙的脚步迅速逃离了候诊室。漂移刷地正坐起来,暗自咽了一口电解液。


 


  “我有理由认为,这一出是你和补天士计划好的。”救护车朝补天士溜走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谎报病情,占用我宝贵的预约时间,延误他人病情……”他缓缓摇头,扳手在掌心轻轻敲打着,“漂移,说实话,我对你如此淘气有些失望。”


 


  白武士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渴起来。他盯着救护车越来越近的对接面板,觉得自己逐渐火热的系统需要一杯高纯,或是……别的什么。“那么你打算怎么做?”他困难地吞咽了一下,任凭对方精巧的手指将自己的下颚托起,“救护车……”


 


  救护车在音频接收器边的低语让他的机体一阵酥麻。


 


  “我要拆你,漂移。”医官亲吻了一下他尖锐的头雕,“狠狠地拆你拆到你只能诅咒出我的名字,拆到你根本无法下地行走,拆到你七零八落,除了我谁也不能把你拼回原位。”


 


  而漂移只能回以拥抱和喘息。


 


-


 


  “满意了?”补天士问。


 


  “……”


 


  “不管怎么说,他遵守了他说过的每一个字。”补天士扭头打磨着他的指尖,以免自己一看到漂移就喷笑出来,“你应该满意了。”


 


  “闭嘴吧补天士。”漂移诅咒道。如果可以他发誓他会冲着补天士的脑袋来上那么一下,但他暂时没有手,所以只好算了。


 


  “就问问,痛不痛?”补天士问道,怜悯地扫视了一眼被按零件大小整理归类放在地上的朋友,“希望他事先替你打了麻药。”


 


  漂移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事实上,很爽。”他承认道,“起码我撑过五秒了……他大概拆了我有一个钟头,还顺带做了个体检。”


 


  补天士皱了皱脸。“不得不说你们表达爱意的方式是我几百万年来见过的最诡异的。”他顺手捡起漂移的手甲打磨起来,“那他最后上你了没?”


 


  漂移朝自己的零件堆努努嘴。“他用了我的接口……变成零件的那个,所以我觉得算。哇啊,补天士,你磨到我的原生体了!”


 


  “你不能怪我,我被你们吓到了。”补天士耸了耸肩,“谁会把伴侣的接口拆下来用?”


 


  “救护车。”漂移说,“他还亲吻了我每一个零件。”


 


  “恶!”补天士跳起来,远远扔开了好友的手,“老天……漂移,我受够了,别再傻笑了!”


 


  “好吧。”漂移悲哀地看了眼自己扭来扭去的金属脊椎,“救护车说要是下次再干扰他的工作,他就把这一手教给通天晓……我建议你赶紧回你的工作岗位,船长。”


 


  补天士转了转他的光学镜。


 


  “你猜怎么着,”他笑嘻嘻地说,重新坐了下来,“我觉得我应该在这里呆到救护车回来。”


 

评论
热度(64)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