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二乘二的N次方32

—陨落光年—:

32_Do you have a plan B?


 


六面兽真的打算在披萨店里坐到晚了。


如果不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钢锁子的话。


他正吃得欢呢突然对面哐当一声塞进个人,六面兽嚼披萨的动作都顿了几秒循环,然后他抬头,瞅见了曾经的同僚。


“艾玛卧槽,六六儿我可是想死你啦!”大块头,明显肌肉;大嗓门,旁若无人;胡茬,“阳光笑容”……没错,这就是,该死的,咸豆花党——仅仅因为咸豆花打开了他的新世界大门就跳槽去了博派的——钢锁!!!


六面兽琢磨着自己就跟龙耗上了,不管是地上跑的还是天上飞的。


他环视四周,确认恐龙队的成员都不在后,特高冷地看着钢锁:“有事?”


“瞧你这话说的,”钢锁顺手拉住服务员叫了杯草莓奶油冰激凌,顺便指指六面兽,“记在这位先生账单上。”然后继续特开芯地对着六面兽说:“真是好久不见吧!从我跳槽之后咱们就没动过手了现在想起还有点爪子痒……好不容易熬到放假吧结果就我一个报了这项目……”


六面兽看钢锁跟吃他自个儿买的东西似的吃着他的披萨,默默地把剩下的几块往自己怀里圈了圈。


“我也是今天才到,听补天士说你们都玩了好几天了,前不久还搞了个什么沙滩艺术比赛?结果我一张照片都没看到!”钢锁站起身又从六面兽怀里拿走一块披萨,嚼啊嚼,“不过相册里表情包倒是挺多的,这下聊天不愁没表情了哈哈哈哈哈哈!”


“……钢锁。”


“啊呜啊呜啊呜……干啥?”


“你他渣的再把手伸过来试试?!”


“哎别这么小气,不就几块披萨,还是咸的……噢噢噢我的冰激凌!果然甜点最高!!”


“你吃老子的用老子的你还敢嫌老子的披萨是咸的?!还有你他炉渣的简直就是个甜党中的叛徒!!!别以为老子忘了豆花儿那茬!!!”


“六六儿你也忒冥顽不灵了,我告诉你,那个豆花真得是咸的好吃!真的!在我吃咸豆花之前我也是个甜豆花党,直到某天——啊!那个咸豆花!他流水线的,真好吃啊!那种感觉!就跟摸着little Prime的脸一样简直棒棒哒——”


六面兽嗤笑一声:“还little Prime,说得跟你摸过擎天柱脸似的。”


钢锁一边挖着冰激凌吃一边纠正:“我说的是通天晓。”


六面兽点点头:“原来如此。”


几秒循环后他拍案而起,一脚踹翻桌椅揪着钢锁的大花沙滩衬衣把他提起来:“你他渣的刚刚说啥?!”


钢锁坚持吃着他的冰激凌:“你激动个啥玩意儿?那会儿通天晓还不是你对象呢嘛!”


“不是我对象你就能瞎摸了?!”


“干嘛,摸一下又不会怀上小火种,我还摸过威震天呢!不过手感不好。”


“少跟老子来这套!你要是想重复那回调戏完救护车被一大帮轮子追杀的戏码我这会儿就把你送出去!”


“靠你们怎么还记着这码事儿我都说了那只是个意外我本来只想把老救抱起来转两圈谁知道脚底打滑——”


“呵呵连扳手大魔王都不放过你说说全特警队你认识的人里还有谁没被你调戏过?!”


钢锁果断地回答:“擎天柱。”


六面兽终于扶住额头:“Great ambition. 我也是服气。”


钢锁吃完冰激凌,想起曾经自己也尝试过调戏擎天柱,结果被对方四两拨千斤地给反调戏了一遍,也是极好的体验。


从此之后他在擎天柱面前乖得跟个幼生体似的,偶尔嘴上不服输地挣扎几句,也都被博派长官极具威严的眼神给镇了下去。


这个问题,也曾列入特警队内部未解之谜中:


——为什么天不怕地不怕的钢锁会怕擎天柱?


 


“对了六六儿,我还能再点一份冰激凌吗?”钢锁问得无比真诚,发自内芯。


六面兽转身就去了柜台结账,完了之后直接冲出了披萨店。


他决定去找通二聊一聊。


 


通天晓其实挺好找的,他没兴趣买纪念品,也没兴趣到处溜达,你只需要在某个环境好无噪音的书吧/咖啡馆扫上几眼就能在店内某个角落发现他——当然,他不是在看数据板,就是在看数据板。


六面兽在步行街左侧的露天咖啡馆找到了通天晓,他径直向他走去,往通天晓肩上拍了拍,然后坐到他的对面:“看什么那么起劲?”


通天晓眼睛都没朝他看一下,只说:“怎么,发完脾气了?”


“没有,我就有点起床气。”六面兽把数据板从通天晓手里抽走,“你知道我没法控制起床气这玩意儿……”


“那你干脆别起床。”通天晓伸手,“给我。”


六面兽本来没想闹腾他,结果通天晓这么一说,他又开始毛病了:“你求我啊?”


通天晓挑挑眉:“三秒循环。”


“哎嘿,我还就等着三秒循环之后呢。”六面兽芯不在焉地把数据板拿着往眼前一晃,然后他愣住了。


上面的信息分明写着:“火种融合注意事项”。


他还没得及细看,数据板就被通天晓拿了回去。


通天晓坐下来,快速删除数据:“很无聊的信息,没什么用。”


什么没什么用,简直有用大了。他六面兽虽然不爱好读这种东西,但像这种经过通天晓之手,并且还有被标红信息的玩意儿,一定是重点中的重点。比他读大学那会儿期末考试划的重点还重点。


六面兽觉得,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不适合在这里说。


显然,通天晓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起身:“喝点什么吧。苏打水?”


“……橙汁。”


“外面的橙汁有色素。”


“说得好像苏打水就没色素一样。”


“六面兽。”


“好好好,苏打水苏打水!”六面兽举起双手,表示他放弃争执。


通天晓满意地点点头,走向吧台。


六面兽望着他的背影,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那些红框框。


他费了好大劲,才把他刚才即将脱口而出的问题咽下去。


——通天晓,你是“神铸”,还是冷制造?或者两者都不是,属于特殊体外培育?


如果是最后一种,那么……六面兽大约能猜想到,在全息伪装之下,通天晓为什么会与擎天柱有着同样的面容。


结合通天晓出现的时间,答案呼之欲出——他是作为擎天柱的备用机体“出生”的。


所以不同于“神铸”的自然孕育,也不同于冷制造的纯无机质内体再裹上一层有机的外衣,通天晓的培养人,或者说,“创造”出通天晓的人,一开始并没有想让他成为“通天晓”。这种带有特殊目的性的培育养成,某种意义上来说,跟六面兽的出生是一样的。


六面兽的火种源深处铭刻着他出生的意义:杀戮兵器。


而他的制造者……


我的制造者是谁?


六面兽忽然惊觉,自己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准确来说,是他的程序禁止他思考这个问题。


禁止追溯制造者,禁止与制造者建立联系,这就直接说明,他的制造者从未想过要将六面兽“保留”下来。说得通俗易懂些,就是一个技术宅闲得火种源疼,找了堆材料东拼西凑地做了个特别牛X的玩具,玩了两下觉得没意思了又想搞别的了,于是随便就把这个玩具扔了出去。


妈个鸡,这么说起来我还真是越来越惨了?六面兽感到可笑,他芯烦意乱地抓了抓脑袋,这会儿通天晓已经端着两杯苏打水回来,推了一杯到他手边:“你又在想什么?”


“唷,还是你懂我。”六面兽笑着喝了口苏打水,咬着吸管含混不清地说,“我在思考生命的意义。”


通天晓差点一口苏打水喷出来:“六面兽,你下回说点塞语成吗?”


“好啊好啊,你想我用什么方式说?是温和点的呢,还是激烈点的?”六面兽抬头望着他,笑眯眯啊笑眯眯。


“……我数据板呢?”


“咳那啥,我刚刚开玩笑呢。”


通天晓刚准备重新坐下,突然腰上环来一双手臂,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整个人就被抱着360°天旋地转了一圈。


“你好啊little Prime!好久不见你怎么瘦了?腰比以前细了……”


“——钢锁!!!”六面兽大脑芯片都要炸了,腾地一下冲上去把通二从钢锁手里抱回来,“找死呢你!当着我面调戏我对象?!”


钢锁特无辜:“我哪儿调戏他了?我就跟little Prime打个招呼而已……对了littlePrime,你这全息伪装不错啊!”


通天晓一个劲给他递眼色示意他闭嘴,不过【看上去】【好像】钢锁并没有意识到这回事。


“通二你跟他挤眉弄眼地干啥呢你?!”六面兽低头一看都气笑了,敢情好,自己这边正卯着呢,对象还给人眉目传情???


通天晓难得地移开视线:“是吗,你看错了。大概。”


“呵呵你骗谁呢?搁我眼皮子底下我还能看错?”


“六面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人把话说完行不行?”


“不行,我有个问题,他怎么知道你的全息伪装的?你脱了给他看的?你俩还有什么有的没的事统统给老子说清楚!”


“什么鬼你瞎BB什么呢?”


“呃那啥,little Prime,六六儿,你们俩吵啥呢?”——By状况外的钢锁子。


“你闭嘴!”——By 吵得正high的六面兽&通天晓。


顿了顿,通天晓皱起眉:“你刚刚叫六面兽什么?”


钢锁很耿直地回答他:“六六儿啊,我一直都这么叫他,特别可爱对不对?我们在一起那会儿天天都待一块儿,从早到晚——”


六面兽一听这事就得坏,使劲咳嗽几声:“通二我们要不去外面逛逛?”


通天晓冷冷地瞥他一眼:“呵。”


这边话还没说完,钢锁似乎是听见了熟人的声音,扭头一看就乐呵了,撇下六通俩直接冲他的熟人扑了过去:“哎呀小蜜蜂!真是老久老久没见着你了!”


大黄蜂才跟路障一块儿走到吧台前,直接就被这声音炸出了一身冷汗:“我擦?!钢锁子你啥时候回来的?!”


钢锁非常直接地略过大黄蜂身边的路障,非常直接地扛起大黄蜂转悠转悠,完了把他放下来还给了个熊抱加揉脑袋:“哟呵你又长个儿了,哟肌肉不错啊最近练的?改天再出来跳个舞啥的,哎你还别说,我们一块儿跳舞的时候……咦你咋地不说话啊,你瞪我干啥,哦你不喜欢我叫你小蜜蜂啊,可是这个称呼挺可爱的嘛……”


“普神啊钢锁你消停会儿!!!”大黄蜂一脸无语凝噎,默默捂住脸,“那啥,路障,你别介意啊,这货是我朋友,他就这样,说了很多次也不改。”


路障面无表情:“哦。”


“……”大黄蜂瞅着他,更加无语凝噎。


“哎这位小哥看上去挺面生啊!不是轮子的吧?”钢锁一拍拍上路障肩头,“相见就是缘认识一下怎么样!顺便,皮肤保养得挺好有啥秘诀吗?”


路障好像眼角有些略微的抽搐。


远远地,钢锁又瞅见了千斤顶的身影,往大黄蜂和路障肩上各拍一下后兴冲冲地奔向千斤顶,大老远地就扯开嗓子:“老千咧——!”


喊完发现千斤顶旁边还有个救护车,更加开芯了:“老救咧——!”


几秒循环后铁皮从旁边的小摊里冒出来,钢锁简直是见着亲爹似的扑过去:“铁叔咧——!”


救护车眼见不好,果断扭头就跑,铁皮无比庆幸自己还没走过去,跟着老搭档一起撒丫子狂奔。至于他们的科研专家爆炸千,根本来不及跑路,直接被钢锁抱起来抛上了天。


“哈哈哈哈哈哈老千好久不见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钢锁你放我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远处的救护车&铁皮:老千,一路走好。[蜡烛]


路障:……你的朋友真是个性啊。


大黄蜂:[拜拜]不提这个我们还能一起玩耍。


六面兽:[拜拜]通二,我们需要谈一谈。


通天晓:[拜拜]不约,六面兽,我们不约。


 


【擎天柱的私人频道】


[威震天]:柱砸!!!你那个拆迁办队长回来你怎么不说一声!!!


[擎天柱]:咦,钢锁回来了吗?


[威震天]:……(o#゜曲゜)o 他都在惹事儿了你还不知道!!!


[擎天柱]:(~O_O)ノ还好啊,钢锁只是比较爱玩。


[威震天]:ヾ(≥へ≤)〃那你解释一下为啥他也知道通天晓的事!


[擎天柱]:→_→六面兽又给你说啥了?


[威震天]:比起这个,我更在意你弟跟你说啥了没。


[擎天柱]:彼此彼此。


[威震天]:不用客气^_^。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11)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