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天火X红蜘蛛]《迟到》END

SSSSSDS:

因为前天看了《星际穿越》嘛,里面的虫洞、引力,新行星的1小时等于地球七年梗,觉得好有趣呐,然后就想到了,套用到塞星人动辄百万年的生命来说,哈哈哈,大概不会有一时错过终生错过的遗憾,而是……约会迟到了!!


于是此文就产出了,嗯嗯,就是这样╭(′▽`)╯


(一个梗原计划一两千字却爆字数过了万,我也很捶地啊……啊哈哈哈)


重复:星际穿越梗get


另:含 多CP 哦~♪(^∇^*)


-----------------------------------------


“一次顺利的任务”爵士满意的摊开机体,在固定椅上伸了个懒腰,他点击了一下通讯器,等待着对方响应。


“希望我们没有耽误太多时间”天火笑着说,他点着数据版持续记录,然后抬头看了眼屏幕上观测黑洞的监视器,苦笑起来。“但说真的,我没想到我们会迎面撞进那个黑洞”


[对,就像我们没来得及警告你们黑洞在快速扩张]通讯器另一头的感知器面无表情的说,他身后没有其他家伙,而且周围很安静。[如果下次你们能再及时一点,将观测报告更及时的实时回馈,我想我们能避免这个问题。]


“很抱歉,教授”天火说,“我只是希望能记录到更多数据比较好,一个周期的波动值……”


爵士连忙快速插话进来,他刻意的用大笑打断了天火的话,“于是我们迎面撞进了那个黑洞,嘿,伙计们,我们穿越了它,到达了一个新的星系,说真的,哪里的引力真是大的够呛,然后我们又一次的完成了黑洞穿越回来了。这比较值得高兴,所以可别提前就开检讨会啊。”


[纠正一下]感知器拿出一个数据版,叹气。[你们穿越了一个新形成的,高引力的虫洞,几乎封锁了时间]


天火惊讶的看着感知器,爵士摸着下巴。


[根据你们刚才传回来的最近数据计算……]


“等等,讲塞星语,教授”爵士连忙恳求道。


“所以……”天火不太确定的问,“简单的说,我们离开了多久的时间?”


[简单的说……一百五十年,零一天。]


“……糟糕,我有个约会迟到了”天火捂住了自己的脸。


爵士大笑,他跳起来拍了拍航天机的腰,“那么,迟到了多久?”


“一百四十九年十一个月三十天”


“……回去以后重新找个伴侣吧,真的,他会杀了你”爵士笑起来,他走回操作台前,连着点了几个电脑按钮,抬头对通讯器另一头的教授说,“顺便报告一下,我们正在返航,以及,其他家伙们在哪?”


[二十年前,经过计算虫洞急剧变化和扩张速度及引力的增长进行判断,认为你们已经被黑洞吞噬及毁灭了,能活着回来的机会不足百分之0.2,]感知器也低头按了几个按钮,另一头传来一阵刺耳的声响后,才继续说完,[于是鉴于资源有限,暂时关闭了这里]


“那么,你为什么还守在通讯器前?”天火问,他看向爵士,后者摊了摊手,表示他对这个毫无意见。


[0.2又不是零]感知器抬起头时,表情带着一丝愤慨,[我将通讯信号连接到了我自己的工作室,而我的工作室……]他抬手指了指上面。[足够近,能让我接到通讯提示后第一时间到达这里。]


“符合逻辑”爵士又一次大笑了,“好吧,重点是我们会将飞船停泊在外层坐标,天火会带我着陆,让我们的老朋友们准备好迎接吧,既然一百五十年了,我想他们得补发我一百五十年份的工资,对吗教授?”


另一头的感知器终于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他扭头和旁边的谁说了句话。不一会,更多的声音和机体在感知器周围出现和移动,他们都在奔走,慌乱。


“……啊,谢谢你刚才的警告,爵士”天火看着逐渐靠近的塞星,深叹了口气。


“不客气伙计”爵士完全没在听,他操作飞船停到指定位置后,感知器再次说话了。


[他们已经做好了迎接你们的全部准备……]


“效率真不错啊……”爵士赞叹道。


[以及警车一分钟前发来的留言,‘想要一百五十年的工资,先准备好足够分量的报告!’]


“这是说我一回去就得立马被警车押在他那里边开会边写报告了”爵士无奈的看了眼天火。


航天机将手里的数据板递过去,“也许先拷贝一份数据是个好主意。”


“谢了。”


停好飞船,爵士将原始数据版还给天火,将自己拷贝后的收进子空间,接着俩人来到飞船外,天火变形,带着爵士直扎而下,地面上包括警车在内的数十个伙伴们等在那里。


但没有红蜘蛛。


爵士第二次拍了拍天火的腰,然后张开双臂等待警车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过等来的是堪堪躲过的扳手。


“别给我乱搞,先来做一百五十年份的例行检查!”救护车大吼着。


塞星时一百五十年前爵士奉命陪同看护科学家天火去近距离探查一处距月卫很近的新雏形黑洞,在他们出发时,黑洞趋于稳定常态,或者叫静态,所以看上去任务简单,除了预防依附宇宙黑洞周围进行飞船打劫行为的宇宙悍匪外,在当时几乎看不到任何危险。但当他们越靠近时,黑洞突然开始了加速波动,之后,迎面将他们吞噬。整整一百五十年,曾经感知器多次申请他需要前往找寻,他认为自己的理论有绝对把握能应付依然在持续波动急速变化的虫洞,并将被吞噬的两个伙伴们带回来,但他的申请也同样多次被拒绝。


整个塞星科学院经过了长时间的讨论后,不得不认为让感知器去冒这个风险实在太大了。因为在战后好不容易的和平中新组建的科学院,实在是无法承受再次失去另一位首席科学家。并且,在经过了长达一百三十年的通讯尝试无果,资源耗费过大彻底无力支持后,不得不将新虫洞检测所临时关闭。而感知器通过自己首席科学家的身份唯一能做的,只有强制要求将自己的研究所搬到了检测所的正上方。


天火和爵士自检查仓中同时接收完毕了现状概要,他们从检查完毕自动开启的仓中坐起来,同时听到救护车在嘟囔,还好你们平安回来了,感知器一直在自责,他认为都是他的失误害了你们。


爵士来不及对救护车说什么,略带愤怒的救护车已经粗暴的卸了爵士的腹部装甲,将清洁管直接扣在爵士的内循环清洁系统上,那刺痛的感觉让前间谍嘶叫了一声。


“你该看着天火,爵士”救护车调整了一下清洁管的流量数值,“任务是让你看着天火,比如他执意靠近时——别和我说没有,我很了解那个大个子,他钻研起科学来,和那个显微镜一样芯无旁贷”


“呃,说的没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救护车”天火在另一边小声说。


“去和那个尖叫的飞机说吧”首席医官将另一根清洁管接在爵士另一侧的腋下,开启循环。“还有你爵士,警车那里的桌子损耗一直居高不下,他向擎天柱大吼他的火种告诉他你还活着,然后掀翻了一张又一张的桌子,但也是他签署下令,为节省资源关闭检测所的,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咦?代表我要补回来一百五十年份的搂搂抱抱对对接?”


“卸了你的管如何?”


“哦,别,求你了救护车,我知道,我会补偿他的,我保证。”


“不,用你一百五十年份的工资补贴警车损耗的桌子吧”


天火没再听爵士和救护车继续耍嘴皮子了,他小声的自言自语,“我们也很高兴回来了。”


一会,清洁仪提示程序完成,救护车拔掉管子,又疼的爵士忍不住抱怨老朋友的粗暴,然后救护车回头,却发现航天飞机早就偷偷溜走不见踪影了。


“炉渣的白飞机!”首席医官大骂


这边,天火第几十次的去拨红蜘蛛的通讯讯号,依然是等待应答——通讯请求被屏蔽。航天飞机在高空一时间没了头绪,他想了想,朝着一个已知的坐标而去,他的机体醒目,引来了地面众多塞星人的光镜视线。


“看看,那是谁啊?”闹翻天捅了捅旁边的惊天雷。


蓝色涂装的飞机正在小心翼翼的将一个模型的最后一步贴上去,差点被捅的毁于一旦,没好气的瞪着变形走过来的天火。


“你迟到了。”惊天雷将模型放下,抓过闹翻天手里的能量液喝了起来,此时倆架追踪者在自己居室的天台上享受着美好的光线,但没见到那位红色的长机。


“我很抱歉,我以为——我当时认为我一天时间就能往返观测完那个黑洞,没想到我们因为撞进了虫洞,引力作用下时间线被放慢了那么多”天火说,“红蜘蛛在哪里?我想和他谈谈,向他道歉。”


“尖叫鬼在政院,今天他有个能源分配会要和‘双王’尖叫呢。”闹翻天回答,他因为被抢走了能量液而整个趴在惊天雷的背上,压的他的僚机火伴都快直不起脖子了。


“你应该闭嘴,闹闹”惊天雷不满的将能量液还了回去“总之,你知道,红蜘蛛前十年每天都抱怨你迟到了,后来十年是大喊你怎么敢迟到如此之久,再之后十年他镇定自若的和另一个伴在一起了,并且表示对方从不迟到……以及……”


“别欲言又止”天火催促着问“对方是谁?”


“你想不到的家伙,你绝对,想不到”闹翻天大笑,“不过比起和新伴,天火,我觉得说他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政治中,对了他还是塞伯坦之王,两百多年了还是呢,所以他忙的没时间想起你啦,这个说了你比较相信吧?”


“说的没错,闹翻天”航天飞机开始变形,“下次见,僚机们”他说完,呼啸而去。


“如果,你还有下次的话”他没听到惊天雷冷笑着说的话。


政院是达成了和平后形成的,不同于旧的议会或者功能主义着,现在那里三足鼎立,或者说双王制度。


红蜘蛛是法定塞星之王,拥有外交和平民拥护派,威震天领导下的霸天虎军事管理局,擎天柱麾下的汽车人执法及监管局,三方在互相督促、监视与合作,在两百多年中让塞星得以和平的整顿修养,恢复往日的繁华。除了能源不足,能源枯竭的问题依然无法彻底的解决之外。


但事实上,每个有点头脑的,或者说愿意有点头脑去思考的塞星人都很清楚,红蜘蛛只是平民中公开场合里,属于外交和银河议会所认同的塞星之王,真正掌控塞星的,却是曾经打得你死我活,现在相互制约又合作紧密的双王,威震天和擎天柱。


这显然不是红蜘蛛满意的现状,他无数次的找各种机会展示自己的重要性以及炫耀自己的权威。


比如现在,对着前首领和前敌首大声尖叫。


天火挥开了前台接待,轻车熟路的还没走到会议厅的警戒线范围,就听到了巨大的声响和红蜘蛛特有的尖叫声。接着,他被一个从没见过的,手持政院警卫徽的大型金刚拦了下来。


那名足高天火一头的大型金刚有着履带和机翼,看上去像个三变,然后又显得笨手笨脚的捏着对他来说有点小的数据板反复确认。


“你说你是科学院首席之一?”徽章上写着一级警卫的三变大金刚噗笑一声,略带不屑的表情,“但是很遗憾啊,首先,我认识科学院的科学家,我是说,感知器教授,唯一的首席,他几乎每周都要到这里和擎天柱长官汇报科学院工作,而你……天火?如果你真的是那个据说曾经是科学院的天火教授,那么我这里的通行许可名单里,没有你。”


“没有?”天火困惑的问:“你确定?”


“当然,没有。”


“那么查查历史数据库,好吗?我想知道,是谁将我从通行名单里剔除的?也许我可以去找他抗议一下?因为我的许可是永久有效的”


“那你需要先去警卫处”警卫抬手按住了天火的肩膀,几乎是强制的将天火打了个转,然后押着航天飞机走进了一间屋子里。


好吧,天火基本上很少遇到比他大又如此强硬的家伙,他多数在低头俯视别人,而不是此时这样抬头仰看,所以有点微微发愣是可以理解的。


又过了几十塞分时,就在天火要按捺不住时,那个大金刚警卫总送抽出了一个数据板,“一百年之前,授权删除的长官是……”大金刚停顿了一下,偷偷的摸着自己的强电流警棍。“红蜘蛛陛下。你瞧,肯定是有理由的,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做无谓的抗议?”


天火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然后轻声的,用自己绝对真诚的语调开口。“那么,请求和科学院首席科学家感知器教授联络可以吗?”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警卫明显松了口气,他站起来,随手将手里的数据板放在桌上,转身去拿专用通讯器过来递给天火。“既然你认识感知器教授,呃,你应该自己联络他对吗?或者我去找科学院的通讯讯号在转接给教授?”


“当然我有他的通讯讯号”天火接过通讯器,温和的笑起来。“不过,如果可以,能让我单独和他说么?也许你可以,先去忙你的?把我锁在这里?”


“没错”三变走到门前,“我会把你锁起来,所以你最好真的能联络到教授来接你,否则大概……我不想去询问长官该怎么处理你,但是我有权以无通行许可闯入政院,试图私自会见长官或者陛下的罪名,将你送去执法局关一段日子。”


天火点点头,小心的收了收刚才那块他趁三变转身瞬间偷藏在背后的数据板,看着警卫离开。


门关上后,航天飞机点开了数据板,清楚地看着授权删除科学院首席科学家天火的永久通行许可的后面,是红蜘蛛的签署。他看着记录时间,打开了通讯器。


——感知器,是我,天火。


——天火,这个通讯讯号是……你跑政院去了?


——是啊,感知器,我因为没有通行许可但又闯过前台,被警卫关起来了。


——你的通行许可怎么了?


——被授权删除了,一百年前,红蜘蛛签署。


——普神啊,他真是气疯了吗?


——我们回来的消息,感知器,政院还不知道?


——当然,没那么快,我们需要有正式的报告提交啊。不过如果你是问擎天柱长官那里,是的,因为你私自跑掉了,我还没来得及打断他们的会议进行汇报。


——帮个忙,告诉他们,爵士回来了,而我在那个重引力星球失踪了,或者说我见普神去了。


——天火?你……


——对你们来说,感知器,一百五十年,对我,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而红蜘蛛他有了新的伴,因为我迟到了。他甚至连我的通行许可都删掉了,那可是永久的,本来就算已回归火种源的情况下,都不会被删除的永久通行许可!


——冷静,天火!


——我很冷静,感知器,我以为我们已经,蓝星语怎么说?尽释前嫌……不对,和好如初?不太准确,情投意合?对,我以为我们已经能火种融合了,可……他已经有新的伴了,为此他想忘了我,所以将我从他的一切,他的塞星中删掉了,对吧?那我何必再……我一直容许他任意妄为,现在也不例外,只要他高兴,就当我一百年前去见普神了吧。我会离开。


——天火,你真的应该在救护车那里做完检查,你的思考回路因为时间的相对缓慢流逝而产生了质变吗?红蜘蛛你还不了解他?等等,他有新的伴了?


——是的,他的僚机说的。以及,相对缓慢流逝是时间相对线中的理论感触而已,具体到我本身的机体,因为所处在进行式中的时间,而无法确切的感受,所以质变的产生只可能是我们穿越时间相对线时发生,但相对线……


——在虫洞的扭曲时间轴中无法形成有效的作用。天火,你的理论是对的。另一件事,我已经到达政院门口,最后确认一下,你是要我带你去见红蜘蛛,还是真的要让我伪造报告?


——我……抱歉感知器,我不想让你担责任……


——无所谓,天火,你到底在哪?


——会议层,警卫处。


通讯中断,天火将通讯器放在桌上,然后将那快数据板收进子空间。不一会,门打开了,三变警卫先进来,后面跟着感知器。


天火不知道感知器和警卫如何说的,但警卫已经大大咧咧的改口称呼他为‘天惑’了,然后大金刚风趣的表示,天惑不应该假装自己有永久许可,只要说出他有感知器教授授权的临时许可也可以在警卫的带领下会见长官的,而他会看在感知器教授的面子上不追究他的责任,让他离开。


航天飞机感激的拥抱了一下三变警卫,然后低头和感知器快速离开。


“接下来呢?”感知器问。“真要离开……只过了一百五十年就放弃了你和红蜘蛛几百万年的纠缠不休?”


“是我缠他”天火苦笑“你知道吗?当他的僚机告诉我,他有新的伴了,我以为和战时那时候差不多,他只是耐不住寂寞而寻求一些温情而已,他……”


“停,我也了解红蜘蛛,他是爱玩的那类,或者说不太在乎对象的那类,只要电床上愉快”


“别这么说,感知器”天火和科学院首席坐上了交通运输的开放式飞艇,他的机体硕大而科学院首席又极少露面,引来了不少视线和窃窃私语,“我知道他只是,想要的很多。你知道,当初我一不小心在蓝星的冰层中受困,他因为找不到我就被威震天拐走了……”


感知器张了张口又闭上,没有再次打断天火的话。


“而后来我又因为和他的……霸天虎他们的理念不同而抛弃了他,是的,对他来说是抛弃了他。”天火说,攥了攥拳头。“和他对立,和他发生冲突,而在那之前,旧时的科学院里,红蜘蛛他……他只是没来得及和我火种融合,就像这次一样。”


航天飞机叹气,苦笑,又变得面无表情。“我曾经耽误了一次和他的火种融合,他经历了被我抛弃和内战,现在,我是说,一百五十年前我曾和他约定的是等我任务归来,请求他和我火种融合,他答应了。而我又一次,失约了,我迟到了一百五十年,难怪他不再等我了,第二次了,他大概不会再给我第三次机会了。”


“而你觉得如果你再参与进去和他纠缠,又要耽误他和新伴侣的感情了?”红色显微镜不清不淡的语调几近冷漠。


“难道不是这样吗?一百年前就删掉了我,他……他有个一百年感情的伴侣了”天火说,狐疑的看着感知器“你不太对劲,感知器教授。”


“分析问题”感知器漠然的答,“首先,你无法确定一百年感情的真实存在,如果他依然换伴侣很勤快,也许昨天才换了新的。第二,你既然是从他的僚机那里知道的,那他的僚机已经见过你了,你觉得再说你失踪没回来,被相信的可能性有多大?第三,如果你对红蜘蛛的感情是时间去衡量的,那我只能说你放弃是对的。”


快速飞艇已经到达一个指定坐标,感知器和天火走下来。


“我认识一个家伙”感知器继续他的话题“单相思,然后为了那人,扭转时间线,穿越时空,我不认同他的做法,但我佩服他。”


天火没有接话,他当然知道感知器说的是谁,那个因为时间机器而被控违犯银河协定星级法案,并造成了多重宇宙受到了范围性监禁的天才科学家。感知器从不主动去提,因为他无数次的告诉权力者们,造成多重宇宙是自己的错而非对方,可对方却一力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不过还好的一点是,感知器和通天晓争取到的范围监禁足够让对方继续进行一些科学研究。


感知器愤怒于对方替自己担责,也愤怒于对方的肆意妄为,却第一次承认佩服他。天火觉得,自己大概触到了老朋友的一些不太应该碰触的痛点。


漂移远远地冲过来,他停在几步的距离变形,然后快速的和天火打招呼,接着将感知器朝自己怀里一揽。


航天飞机确定他看到了感知器教授的冷漠面具在那个瞬间消失了。


“你们说的话题,不论是什么,我不管是什么”漂移说,“停止,或者换个话题吧。小感看上去很不舒服。”


“别多管闲事,漂移”感知器推了推剑士。


“你的事可从没对我来说的闲事。我可是远远地就看到你表情不对啊小感,你最近的科学研究进入了那个瓶颈期我知道,这么累,要是还有别的事烦你,我可不乐意”


漂移看着天火满脸都是挑衅。他在守护自己火伴的行为,让感知器不知不觉面露微笑。


“抱歉”天火对着感知器说。“给我时间想想看吧”


红色显微镜教授看着他,那么专注,过了大概半个塞星分后,在僵硬的漂移的怀里缓缓开口“如果,当初,这家伙也因为时间长短而放弃他的感情,那我肯定没机会再被他抱在怀里了。”


“那从来是不可能的!”漂移立刻收紧手臂反驳起来,“比起小诸葛那个单相思过去的家伙,我才更喜欢你呢。而且我肯定你现在比起他更喜欢我!相处时间根本不是问题!”


“我知道”感知器淡笑着拍了拍漂移的手臂,示意对方将自己勒的过紧了点。“不过要我说几百次,我和小诸葛只是打交道很久,谈不上感情,为什么所有人,包括杯子都会对你说他认为我喜欢的是小诸葛呢?”


“杯子的意思只是我配不上你……”漂移尴尬的回答。


“等他知道,你有张宇宙级通用的黑卡,他又来告诉我可以和你交往看看,他同意了。”


面对感知器和漂移啼笑皆非的对话内容,天火真的很想吐槽一句蓝星语:你是杯子家待嫁的孩子么?但他看到了一蓝一紫两架机体从头顶掠过,一下就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那是惊天雷和闹翻天,他们俩看上去慌慌张张的在天空到处乱飞,这引起了天火的好奇,也同时让感知器和漂移注意到了,航天飞机变形起飞的那个瞬间,漂移才刚来的及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


天火没有理睬他,径直飞走了。


“失礼的飞行单位,总是甩下一头雾水的旁人自顾自的飞走!”漂移大声抱怨道,换来感知器无所谓的摊摊手,拉着他走掉了。


很快,天火追上了……或者说是两架追踪者掉头迎面朝着天火飞奔而来,航天飞机打开自己的座舱,供两架小飞机进入,变形。


“天火,炉渣的轮子,你这该废弃的大的,笨的,蠢得,过时的,老套的航天机!”闹翻天大声咒骂的同时敲击着天火的舱体内部砰砰作响。


“呃,抱歉闹翻天,但是如果你继续打我的内部,那我只好把你甩下去了。”天火没好气的回答。


“好了,都别闹了”惊天雷打了个圆场,他快速的询问,“你不是去政院了吗?为什么没有去见小红,他收到我们的询问信息时惊呆了,然后冲着我们咆哮叫我们把你抓回去。”


“什……”天火的飞行颠簸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


“会议结束,他解除了外部通讯屏蔽,收到了我们的留言,半个塞星时之前吧。”


天火默默算了下时间,正好是他在警卫处和感知器联系的时间。


“对!”闹翻天喊道“叫叫说你居然敢屏蔽他的通讯!”


这下天火也哑口无言了,在警卫处因安全需要,只允许特定通讯器使用,其他包括自己内置通讯器都将被强制屏蔽。太巧了。


“你怎么想的?天火”惊天雷一把将紫色机体的嘴巴捂住,算得上是心平气和的问:“是因为我们告诉你小红有新的伴了,所以要和他散了?”


“这算是我的错吗?”天火稳稳地停在了一处供大型机体降落的平台上,惊闹两架追踪者也没有下来,他也就没有变形。“我只是不想让他为难,在旧爱和新欢之间……”


“比起你,我更了解蓝星碳基的那些感情理论”惊天雷不得不用更多的力气制止闹翻天挣扎的动作。“所以别说什么优柔寡断的话了,天火,你在生气长机没有等你是吗?”


天火沉默了一会。“……也许”他坦然。


“那就去揍他,然后被他揍”蓝色飞机说,“简单快速干脆利落的解决这个问题,要断关系,或所谓新欢旧爱什么的,揍完之后你们应该就能处理了。”


“我不太确定,你叫我去揍你的长机?”航天飞机内闹翻天总算挣脱了,紫色小飞机猛地将蓝色飞机扑倒在地,发出一声撞击强烈的声响。


“揍他”紫色追踪者喘了口气“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们大概会帮他揍你喽。”


蓝色追踪者第二次抓准机会,猛地翻身,俩架小飞机立刻交换了上下的位置,而惊天雷又一次捂住了闹翻天的嘴巴,冲着自己的火伴使眼色。


“听着,天火,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惊天雷说,“那会是三流剧本,现在流行不要顾虑那么多。何况小红你又不是不了解,他与其说是找伴,不如说是看对方有没有利用价值。”


天火的风扇呼的加速了一下。


“但那不是指你”惊天雷继续波澜不惊的说。“他和威震天在一起,我会冷哼他的黑枪;他和擎天柱传出绯闻,我会打趣他在逼疯轮子们;但只有你,当他说他答应了和你火种融合时,我是真的对他说了恭喜。”


“可现在是他没等我,已然选择了新的伴……”


[你他渣的根本没叫我等你,所以你丝毫没有立场指责我什么不等!]红蜘蛛的声音从惊天雷的手下传出来,惊的蓝色机体下意识的抬手一缩。闹翻天坐起来,他的内置通讯器正在外放,[你他渣的好啊,天火,居然不第一时间滚来见我?!你一百五十年前爽约的痛快吗?!!]


尖叫声震的天火抖了一下,同时闹翻天不舒服的揉了揉自己的音频接收器。


“我……”


[天火!!你还记不记得你当初是怎么说的?!!!]尖叫依然在继续。


“我记得我记得,那对我来说只是昨天的事情……”


[那对我是一百五十年前!!!炉渣的!!!你倒是复述一遍听听啊!!!]


“我说‘小红,我明天开始有个长假,我想我们可以去约会,还有……希望你能和我火种融合’”


[没错!你这个吃废气太多脑模块长锈的!]红蜘蛛的尖叫拔高了一节[你从来,都没有,对我,承诺!!!天火,你从没对我承诺过你会回来!!当初你说要去新的碳基星系科研!!然后坠到那个该死的寒冰里,然后你又说你要去看个黑洞!!痛痛快快的爽约了我一百五十年!但你从来没说过叫我等你回来!!!]


天火哑然,惊天雷在偷笑中帮闹翻天揉了揉音频接收器,小声在简直变成公放的通讯器的紫色机体的通讯器边插嘴:“新欢,尖叫鬼,他说你有新伴了”


[等着见普神吧!!!!!]


“火种源啊,我的音频……”闹翻天抱怨着靠在惊天雷的肩头,他的内置通讯被震得嗡嗡作响。“你干嘛啦TC,长机明显气疯了。”


“对,所以我们快走”蓝色机体扶着他的火伴站起来,快速的从航天飞机的机舱里下来,天火变形回来,“我刚告诉长机我们的坐标了,在你公放通讯的时候,所以大概咱们的塞伯坦之王……来了”


惊天雷刚说完,天火听到天空中的轰鸣声,他才抬头到一半,一击重拳就迎面将他打倒在地。


“嗨,长机”紫色僚机轻松的打招呼,“那么任务完成,我们可以继续回去休假了吗?”


“快滚!!!!”红蜘蛛高声尖叫,周围不远不近的所有塞星人纷纷为了自己的音频接收器考虑,远离了一些,闹翻天一副得令的愉快表情,结结实实的抱紧了惊天雷,再没二话的瞬移不见了。


“嗨,天火,好久不见”塞伯坦之王假笑着一脚踩在航天飞机巨大的机体上。“一百五十年不见了,蓝星有个用词是……别来无恙啊?”


“咳……小红,那个,对我只是不到30个塞星时之前,那个行星……引力……时间相对流逝但更缓慢,我在那里一小时相当于塞星七八个小时。”


“所以呢?你个蠢货完全没有察觉到问题?而悠闲自得的和那个爵士独处在新的星系里过得愉快?嗯?”


“这么说不公平,我们一直在抓紧时间,那里的资源,我确定在银河议会的监视范围外,而且没有自主生命体特征,那里蕴含着极丰厚的能量储备可供我们使用,何况我们还用了点时间研究如何准确的从虫洞里穿过来。”


天火尝试的想站起来,但红蜘蛛依然踩得很用力。


“别挣扎,天火,我很想揍你的去见见普神,当然看在有能量储备这个好消息的份上,我就只揍到你去见救护车好了”红蜘蛛傲慢的挪开脚。“但是你他渣的,一百五十年!对我来说,一百五十年!你们的生存几率只有百分之0.2!而你还在指责我什么不等你?!我当然不会傻等着你!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塞星之王!”


“那新的伴侣到底是谁?!”天火猛地跳起来,他高大的机体笼罩在红蜘蛛的光镜前,突然一个通讯插了进来。


内置通讯


——抱歉我们其实没有离开太远,所以,纠正一下,天火,我们一直在说的是新的伴,正式的叫法是有利的合作伙伴。却不是伴侣的那个伴。


通讯结束。


天火呆了。惊天雷,哦渣的!!航天飞机在芯片里怒骂的同时也暗叫糟糕,明显的,他被耍了。


几乎是在讨好的,天火连忙冲过去把刚尖叫了一个音节的红蜘蛛整个抱在怀里,强硬的利用了自己的体格优势。


“你删了我的通行许可,小红”航天飞机闷闷的快速说“不是我没有第一时间去见你,是我被阻拦了,我被关在了警卫处,被屏蔽了通讯。”


“你这是在怪我吗?!”红色追踪者,塞伯坦之王不客气的反驳“你又一次说走就走,我看着来气不行吗?!你那是活该!”


“不不不,当然不是怪你,我是在请求你的恢复呢,让我重新获得许可行吗?”


“你的讨好手段也太差劲了!”


“还有,我回来了……我很想你。”


“这还差不多”红蜘蛛说,回抱住巨大的机体,头雕在对方怀里蹭了蹭。“关于那个伴,你要是知道是谁,肯定不会有那些U球的什么新欢”


“所以,是谁?”


“声波。”


“…………他为什么会,和你合作?”


“有那么奇怪吗?”


“是有些,这中间肯定有阴谋。”


“好吧好吧”红蜘蛛叹气道。“他们和我合作的理由是因为现在不需要情报官大展身手,相反他太多的关注情报会引起大部分家伙们的对抗意识,所以他几乎没什么事做,而我提议他暗地里去收集所有关于能源的数据,以便想办法解决塞星能源枯竭的问题,这他自然同意……”


“他们?还有……”


“震荡波,科学院对他不太友善,而他的人工合成能源又是我急需的,所以我背后支持他的研究,换取他的合作。”红蜘蛛说完,挣脱天火的怀抱。“不管怎么说,我刚才说了,我要揍的你去见救护车!因为你根本就没想相信过我!”


内置通讯


——尖叫鬼,别那么苛责,你当然没什么可信的呀。


——你给我闭嘴,闹翻天


——别这样长机,冷静点,天火能让你好好发泄下的。


——你也闭嘴,惊天雷!


通讯结束。


天火趁着红蜘蛛因和僚机通讯而分神的一瞬间,猛地吻上了那张发出尖叫的嘴唇,他亲吻着,在红色追踪者试图推拒时灵巧的撬动对方的唇齿,口腔中的腔体润滑液混合着彼此的气息交融在一起。


红蜘蛛在他热情地深吻中逐渐沦陷,一百五十年的时间在此时显得是那么遥远……




结果,天火还是回去见救护车了。


首席医官看着白色机体上颇为惨的伤痕和有些暧昧的带着些许红色航空漆的痕迹,都要忍不住关闭光镜给天火修复了。


“够激情的啊?嗯?”


“他要我补回给他一百五十年份的……”天火虚弱地说。“他不接受对我来说只过了不足30个小时的说法……”


“所以他要榨干你了?”救护车看了下天火的机体值数,对能量储备之低真是哭笑不得,“你离锁死只差几个百分点,亏你还能有意识躺在这里听我说话。”


“哦”天火别扭的瞟开光镜的焦距。“我让他给我补回了点”


“喝的?”


点头。


“切……”救护车凶狠狠的说“等我修好你,最好别让我的成果浪费了,如果他还是把你揍成这副摸样榨干你,我就把你的管改成前置接口!”


“啊,不,不会的”天火温和的回答“等我休整好了,我们要开始研讨开发那里能源的方法。震荡波对那里非常感兴趣,因为他想亲自前往,而我需要作为向导,带领采集队穿越虫洞。”


救护车的动作一下顿住了。


“又要一两百年?”他问。


“不,这次我在穿越虫洞后即刻返回,震荡波会自己去,也许和声波一起,去安装调整他们的采集器,据说以后可以定时定点的去回收的那种全自动化的,所以大概是他们要在那里呆大半天”天火的光镜开始慢慢暗淡,他看到红色的追踪者漆光鲜亮慢慢悠悠的走进来,懒洋洋的挥舞了一下数据板。


天火微微抬手示意,他继续对救护车说完。“这次我计算我只会离开几天,而震荡波他们勘探完能源储备再进行大规模开采,接下来一百年后,塞星将极有可能摆脱能源……枯……竭”


说着,白色的航天机慢慢的进入休眠状态了。


“……”救护车看了眼红蜘蛛,还是开口问了“你们,火种融合了?”


“还没”红蜘蛛放下数据板,转身准备离开。“等你修好他,我们火种融合之后,他才能被许可出发。等他再去一趟回来,普神知道他又要迟到什么时候去了!”


医疗室的门开启关闭,红蜘蛛已经变形离开,居然显得有几分窘迫感,肯定是让首席医疗官忍不住笑出来的错觉。




END。

评论
热度(171)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