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未定

你好你看我英俊吗:

怒舔转

hdem:

故事标题:未定 
 
故事概要:TF-Movie前三部-MSS-拟人 
 
前情提要: 写消遣的拟人,所有看习惯机体的小夥伴大概会被雷个死去活来,点阅前请三思。 
 
故事发布:04/10 - 04/11 - 04/12 - 04/13 - 04/14

※每日更新,请自行追踪 


 
 



他们的相遇是因为Megatron委托了Starscream的前公司做一项专案──主要是藉机考察其他公司有无值得挖脚的对象──出于一时兴起,Megatron蓄意挑三拣四,搞得对方的SA(System Analysis)在电话里直拍桌,然后就把对方给约出来了。在路边的露天咖啡座。 
 
Megatron先到,他没有等很久,就远远看到一个穿着衬衫西装裤的年轻男人,在人行道上骑着脚踏车,再一口气煞进咖啡座之间。发色暗金,瞳孔暗红,略沉的肤色,但是掩不住他精瘦身材那股锐利的气息。顶着周围又惊又瞋又怪的视线,年轻男人还坐在娇小的便携式脚踏车上,旁若无人地抽出后口袋的手机拨起来。 
 
所以Megatron桌上的手机就这么响了。 
 
那个本来还在张望的年轻男人转过头来,和他的视线对上以后,便了然地挂掉电话,下了车,扶着自己的脚踏车走了过来,在他的正对面坐下。 
 
他们就这么认识了。 
 
专案做完以后,Megatron把年轻男人──他叫Starscream──的名片交给了Soundwave,就没再关心了。除了Soundwave一个月后私下告知他,人事部签发的新一批员工就职公告里,就有他的名字,职称不变,依然是专案SA。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再次见面是三年后,Megatron终于光明正大兼奸诈下做地斗垮了董事会,正式成为新任CEO。为了确保公司局面稳固,Megatron接受了建议,把几名应该换上的员工直接提了上来。 
 
“你啊,现在还骑脚踏车上下班吗?”Starscream新的职位是SA主管,主管级的派发令都须经他的签名才生效。 
 
已经妥善把锐利气息隐藏起来的新科主管则是露出了有些讶异的神情,尔后才一笑。“现在脚踏车已经是假日运动啰。” 
 
理论上,他们也就这样了。 
 
三个月后的狂欢上,专属司机完全忘了Megatron的存在──他得奔丧,其他人也大多醉翻了,就算Megatron能开车但他的车却正好被司机开走了。 
 
“我送老板回去吧。”Starscream自告奋勇,看起来毫无醉态。“我想说等一下还要去加班所以没喝。” 
 
“……”一向搭捷运的Shockwave多看他一眼。他当然有看见SA跟几个比较熟的经理在敬酒。 
 
“无妨。就让他送吧。”就算喝醉了也只气息稍微增加的CEO大气定案,所以二名亲信一路送他上车,又不忘叮咛Starscream相对平稳又顺畅路线,才让他开车离去。 
 
等到送到了高级大厦门口,Starscream本来想等大厦门僮出来开门就走了,可是Megatron咕哝一声:“直接进地下室,上来喝杯茶。” 
 
好吧。Starscream只好接过Megatron递来的遥控器,慢吞吞地驾驶自己的BMW i3前往有自动铁卷门与真人警卫把守的地下室停车场。下车时,他的老板虽然眼神有些直,但完全不用他扶,进了电梯就接过遥控器,一下子刷卡按了楼层,轻车熟路得很。 
 
看来他都是自己搭电梯上楼的。Starscream轻轻想着,随意地打量宽阔电梯中三面半身镜周围的细节。 
 
出了电梯就直接进了Megatron的公寓,Starscream跟着他走进去,主动关上门,转过身来。 
 
Starscream只能趴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恨恨,那个吻的感觉太好了,才会害他竟然配合到这种地步。现在他的脑袋里一团混乱:没醉都被亲到醉了。这事不能让公司的人知道。虽然做的时候就醒酒了。马的衬衫裤子什么的还丢在玄关。他还以为老板是直的结果技术超熟练。干今晚工作进度泡汤了。幸好老板没内射,不过他要为此感激人家吗?明天一早还要早起啊干。万一他内射他搞不好会以为自己会怀上──当然是开玩笑的! 
 
……这当然是开玩笑吧? 
 
腰际又抽疼了一下,他嘶一声,抓起旁边的毛巾把自己随便擦洗了一下,就忍着酸痛从浴缸爬起来。 
 
“你不洗澡了?”当他擦拭身子时,从淋浴间传出声音。是他动作太大了吗? 
 
“我用热水擦擦就好了。”Starscream连忙回答。 
 
里头的人没沉吟太久就说道:“穿衣间右边柜子里的休闲服,随你挑一套。” 
 
“可是……” 
 
“去换。我的衣服洗完还我就好。你的也是。”中间顿了下,“出了主卧房,左边那扇门给你睡。” 
 
“啊……是。”咋舌于老板一如往常的霸道,他一边擦着身子一边出了浴室。关门前听到水声终于停了,Starscream加快了动作。 
 
等到Megatron穿着一身浴袍出来时,就看见Starscream在厨房不知道做什么。“你在找什么?” 
 
“找抹布……还有洗衣篮。” 
 
“明天早上会有人来打扫,洗衣篮在里面浴室门口。”宛如暴君一般的白金发色男人拇指一比,毫不在乎地走向客厅。“你面前橱柜左边第二个是咖啡机,先开机再按下热水标志就有热水。在你左手边是冰箱,右边中间的门打开是酒,拿那支2000年开封的出来,醒酒以后倒一杯给我。” 
 
“那……热水……” 
 
“咖啡机底下的柜子里有茶包,我不懂那些,你自己随便拿你喜欢的。” 
 
──死有钱人!打开柜子Starscream就在心里尖叫了。 
 
他最开始会当业务后来又去当SA,其实是因为他以后想开家咖啡厅──肇因于他对调饮小有兴趣,所以看着瓶瓶罐罐的欧式花草与英式茶叶只想问候老板他妈,光是红茶就从鱼池18号到印度大吉岭原产齐全丰富,更别提他把最下层的抽屉式置物柜拉开,里面满满的中外泡茶工具组。 
 
最后忍着没发作的Starscream手脚俐落地弄了他最爱的茶时,刚好红酒也醒得差不多了。 
 
后来Starscream他回想起来,这就是他们一般过夜的流程:每次Megatron问起来的时候,只要他没事──泛指没有加班、没有应酬、没有休闲活动──的时候,暴君就会邀他回家,有时候他开车载老板,有时候老板载他;Starscream敏感地察觉到,他们的顶头上司似乎不喜欢私人空间被侵入的样子。 
 
可是Megatron却能很自然地接受他醒的酒、泡的咖啡、煮的饭── 
 
打住。他对自己说。那个男人跟自己是玩玩的,自己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Starscream是个双,因为个性里一点点放荡加上大家的误解,导致了他在大学远离家庭束缚以后,彻底玩脱,想专情就专情,想玩玩就玩玩,所以他总是理直气壮揍翻了每一个胆敢喊他“婊子”的Ex。愉快的生活在家中遭逢大变后嘎然而止:双亲出了车祸,那年他大三。 
 
他撑起背脊,休学回老家,用着揍翻Ex的态度扛过形形色色的亲戚咒骂,坚持用自己的方式办完了丧礼,以及继承手续;之后他若无其事回到校园,读满两个学期后,毕业。然后遗产也终于花了个七七八八。 
 
这就是为什么他还住在学生时代租赁的套房,逍遥又随便地过日子,却不再拈花惹草。 
 
他不知道Megatron是怎么看出自己的性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看上自己,他唯一知道的是──那个暴君似的角色,一定不是认真的。 
 
因为──那双猩红色的眼睛里,带着自己熟悉的薄情。不管嘴上说得多好听,那都、不是真心话。 
 
因为那就是以前的他。 
 
所以,他不会上当。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Megatron的脾气开始暴躁起来,他开始被频繁召唤──现在Megatron已经不拘场所了,虽然记得戴套也记得润滑,不过Starscream真的不喜欢会议室,也不喜欢小仓库,更不喜欢餐厅厕所之类的地点,不是疼就是僵,而且事后也不能洗澡。 
 
尽管累积了抱怨但他一句话也没讲,只期待能早点完事赶紧溜走。 
 
直到那天Starscream断续听说了敌对公司不只换了CEO,还大规模改革公司,甚至准备高薪聘请国外就业人才回国为他们工作。 

他隐隐知道了什么但是没有细想,直到他晚上在私人用、很久没开的信箱里起出一封一个月以前寄来的信。


“嗨、Starscream:

“我是你的表叔Skyfire,你记得吗?以前你来过我家几次,你要叫三叔祖的那里。我这几年都在国外念大学还有工作──我在XX公司担任SA。


“最近因为家里的关系,我决定回国发展。结果上周我想到要问你们几个的消息,家里才告诉我,你家出了什么事,后来我打听了很久才拿到你这个大学信箱的。


“我再半个月就要回国了,到时候可以跟我见一面吗?我妈跟我爸都还记得你,如果你不想跟他们见面的话,私下聊聊也可以。


“我现在还没有国内的手机门号,所以暂时都用这个信箱保持联络。


“因为自从你上高中以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你了,拜托你,一定要回信给我。


“Skyfire 上”


他抱着无聊的心态,估狗了这个电子信箱跟公司名称──赞,领域不同的上柜大公司,Skyfire要回国,不知道那间公司有没有高薪挽留他?但Skyfire是个SA,该不会就是他们说的归国专业SA?


Starscream甩甩头,决定回信给对方──先稍微见一面,如果对方太无趣,就跟以前一样谢绝联络。


已经回国的表叔大概还没开始工作,隔天傍晚他就收到回信,请他这个周末一起去看电影吃个饭。


收到回信那天是周三,周五午休之前,隔壁部门的Scrapper神神秘秘地跑过来。“嘿Screamer你有没有听说对手公司的新进人员名单?”


“那不是Soundwave他们的事吗?”Starscream把杂物往旁边一丢,一边等待电脑启动一边问。


“刚才他部门那边传了一份出来,你要不要看看?光资历就超吓人的。”Scrapper拿出几张纸,兴致勃勃说。


“喔随便啊。”他接过来,翻了一下就注意到了。


──Skyfire。


XXX大学电机硕士。XXXX大学企管学士后企管硕士。


毕业后任职于XXXXX公司,职位SA,任期,三年。


马的他真是恨死巧合了!


然后他提心吊胆地马上写信把行程地点改到了自己老家。


──至少不会让其他同事撞见!


不过他的表叔若无所感一般,还含蓄地问他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考量,才改到这里来。


“当然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因为你公司是我公司的竞争对象。”Starscream最后还是讲了。看着他的反应,叹气:“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


Skyfire跟他年纪没差很远,与未逾而立之年的Starscream相比,眉眼只是多了几分思虑的细纹。“老实说他们还让我问问看,你要不要考虑换跑道。他们说SA相关部门任你挑,主管没问题,如果想国内外进修可以提供机会,薪水的话也一定比较高……如何?其实你待五年也够了,圈内不都这样吗?做满了就跳槽,直到开公司为止。”


Starscream诡异地沉默了一下。“那你写信给我……”


“写信在前,托我在后。”Skyfire据实以告,“是我吃饭时跟他们打听,他们才知道原来我跟你有点亲戚关系──不然,他们也该拜托你来挖我墙脚了吧?”


“是没错。”他难得迟疑了一下,却不知道自己在迟疑什么。“总之,帮我谢谢他们,因为我不会去。我对现在的环境很满意,反正以后我也不会在这行里待多久……现在公司也对我不错,我没理由辞职就对了。”

“啊,你不用回答得这么快也没关系,我只是……”


“不是。”Starscream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生起气来。“我不是怕你为难,也不是怕我回去被盘问这件事,我是不爽他们之后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问这件事。我最讨厌跟人纠缠个没完,总之不管以后他们怎么问,你直接告诉他们我拒绝就好!”


他声音变得有点高,所以场面一时尴尬,安静了下。


“嗯,我知道了。我会去回绝的。”Skyfire先笑了出来。“我回国前就想看那部,你有想看的吗?”


“都可以。恋爱电影以外。”


买票的时候,他的表叔又提了工作的事,却不再是原本的话题。“那,你现在公司环境不错?”


Starscream正在找零钱。“除了老板硬要跟你老板对着干之外,我们那边没啥潜规则,要说的话,就是我们看谁不爽就把他拖去厕所解决吧。”


“我老板跟你老板……他们有什么私人恩怨吗?”


“呃……听说他们从建中就开始同班到大学毕业,连第一间公司都在同一个部门。没几年我老板被公司气得离职跳槽──据说当时一起跳的就是他那两个副手──,你老板留下来,最后被调到子公司……后来本公司倒了,他的子公司就变成现在的本公司了。啊就没然后啦,他们也不像有什么私仇啦,就是有点竞争的味道吧。”


“啊……难怪你会拒绝,担心是恶性挖角?”


“嗯嗯──拜托谁受得了啊。”


然后他们就一路聊着职场的事情直到电影开始,等出来又去吃饭的路上,Skyfire才忽然问道:“我知道这问题有点白目,但是你……在公司里有对象吗?”


Starscream吓了一跳才恢复正常──他以前又不是没被问过。“没有。”炮友的话倒是有。


“是因为公司里都是男的吗?”Skyfire开始有点担心。


“怎么可能!我们老板根本不在乎他员工男的还女的!我隔壁程设部就有好几个女生了,上次尾牙才聊过,大家都觉得传统家庭太闷了,就算有的交往了也不急着结婚。”Starscream摆摆手否认,主动带路找他以前爱吃的餐厅。


“那你还是可以找个对象交往吧?”他的表叔补了一句。“我大学同学也还有几个女生还没人介绍──”


“妈呀Skyfire你什么时候升级成三姑六婆了。我平常听同事去相亲已经听够了,我自己当然更不想去。”Starscream连忙举手投降。“那你自己就没人介绍吗?”


Skyfire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其实我去年刚分手。”


“他甩你?”Starscream试探。


他的表叔没有再说。“个性不合。刚好我公司在东岸,他们家要搬去西岸。”


“……所以其实是你想把相亲对象推给我吧?”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去你的!”


总之这个周末过得相当欢乐,他甚至心情好到能带着Skyfire去灵骨塔祭拜父母,导致他周一上班时仍略带倦意。

结果害他被Megatron直接找去的时候,没想太多就答应了。


进了办公室,踩上柔软的地毯才发觉不对。


没有谁告诉他此番传唤是为了什么。


办公室里,Megatron安静地坐着,他的两名亲信站在那儿,注意到他以后,加快了说话速度,然后他们就退出去了。


Starscream瞪大眼睛,看着关上还刻意反锁的门。转回头,整间公司的大魔王只是对他勾起手指。“过来。”


他小心地站到接待用的沙发区旁。


Megatron那已经稍有年岁的俊好面容一沉。“再过来点。”


魔王令出,谁敢不从?于是他站到了办公桌前,一般下属回报用的位置上。


结果Megatron直接站了起来。Starscream差点要跑的时候,忽然有个声音反问了自己:他凭什么慌张?这里是公司,现在是上班时间,他在大庭广众被找了来,他慌张什么?


那是因为──


再接着,他被抱了个满怀,彷佛忽然落入黑夜的怀抱,可鼻腔里净是男人特有的古龙水香味。


Starscream还有点木木,就连自己的嘴唇正在被搜索也没有察觉。


他下意识扶住了对方的腰,然后,闭上眼睛,与对方亲吻──


要等到自己的衬衫开始被拉扯,他才发觉他们已经躺在沙发上,窗外天光刺眼。


“等、等一下──”


“放心、办公室有隔音。”


“可是外面……”


“玻璃材质,看不到。”


“Megatron你要在这里……”


“有何不可?”说着,那只手已经预备拉开他的大腿──


“啪!”力道不大,所以Megatron的脸上连个痕迹都没有,就算待会会浮出痕迹,也不会被人看穿。


不过这还是Starscream第一次抵抗Megatron。双方都愣住了。


半晌,Megatron坐起来,Starscream趁机爬起来,他抿着唇,站起来到另一个沙发后面整理衣服。


“你……”“现在是上班时间。”Starscream打断他的话,低声道──光速整理完下摆,他不自在地整理领口。“还有别的事吗?”


“……下班之后过来见我。”


“知道了。”Starscream快步离开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楼层,他先确认Soundwave那夥不在以后,跟同事打哈哈几句就进了厕所。锁好两层门,他安静地用手帕裹住拳头,再狠狠往门上一揍。


粗喘几分,Starscream安然离开厕所隔间,先开了厕所门锁,再折回来洗脸。洗完脸,他也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在茶水间打电话给客户,等回到座位,就俨然一副临时接到电话出门洽商的兵荒马乱状态。虽然是主管,但他终究是SA,大家也不感觉特别奇怪。



但他只是想找人说说话而已。他约出来的“客户”其实是另一间公司的业务,以前的大学同学,彼此都知道对方是双/同,毕业后因为还在同一座城市上班,大约一年约出来吃一次饭。也是幸好,对方已经是业务经理了,趁着还没回公司以前,能和他喝一杯咖啡。


然后Starscream就把自己一年来的事说出来了。


对方把刚点上的菸从嘴边拿开。“干,你看上你表叔?”


“没有!”


“马的说清楚啊,害我以为你开始对掰歪直男有兴趣了。”他朋友笑他。“那你干嘛推开你老板?办公室普类耶,还是上班时间。光想像那两个老板亲信搞不好知道你们要干嘛的表情,我都能用了。”

“我只觉得恶心。”Starscream大口大口喝着咖啡。“那是你不了解我们老板才说那种话。”


“啊不然咧?”


“他脑子里……算了,你知道他还没结婚吗?”


“知道啊,我还知道他拒绝人家相亲太多次,圈里有人说他根本歪到连娶个烟雾弹都不要。唉,你可以攻陷他──”


“我没有‘攻陷’他,不如说我只是他办公室里捡来泄 欲的宫女。”


朋友的眉头打起麻花。“──真的有这么严重?”


“有。他家里除了家具跟书跟资料以外根本家徒四壁,除了工作之外根本猜不出他的喜好是什么。之前上酒店我也看过他跟认识的传播妹打情骂俏,很明显他也觉得女人不错──不要搞错了,他是贪图新鲜,还是他就是双,都不是重点。”


“不然重点是啥?”


“他会跟传播妹打情骂俏,只是要让人家觉得他有破绽。而且他跟我上床一年多,你知道他都怎么买保险套跟KY吗?”


“叫部下帮他买?”


Starscream对他摆出非常阴沉的脸色。“XX氏。”


“我操!他一个大老板竟然买那种路边摊的货色就满意了?!”


“我看没人敢告诉他卫生所有更便宜的保险套可以拿。”


他朋友心有余悸地吐菸。“好吧,我信你了……结果你家终结者老板,刚才特地叫你去玩办公室普类?”


“对。”


“然后我再确认一下……他这一年来跟你私下见面就只有打炮而已?”


“那当然。”Starscream把咖啡一口饮尽。“不管真相怎样,我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今天会特地找我去办公室……而且我也不能接受!现在可是上班时间!”


他的朋友露出同情混杂戏谑兼之看戏的神色。“唉……那你觉得你老板怎样?”


“工作狂……嗯?”Starscream顿了一下,拿着纸杯的手僵住了。“我也、我不知道我对他什么感觉。”


“所以你其实对他有意思吧?”


被对方这么一说,Starscream沉思起来。


Megatron的脸?合格。


Megatron的身材?合格。


Megatron的相性?合格。


Megatron的个性?差强人意。


要追他吗?他又不喜欢自己。


他朋友没催他,笑吟吟在一旁抽菸。


最后Starscream打了个冷颤。“我还是今天就跟他摊牌走人好了。”


“唉──我以为你会说趁机定下来也好耶。”他朋友把菸屁股塞进Starscrema的空纸杯里,抽了第二根。


Starscream把空纸杯往两人中间一放,跟他借了枝菸。


“他?跟我比的话条件太好了,而且我也没有想在这行里久待的意思。”


“不是说对他有意思吗?”


现在他们两人,在车水马龙间,静谧如置身山林。


被问的人嗤笑一声,脑里浮现的,是那人平素毫无情感的表情。


“拜托,又不是大学了,只是略有好感的程度而已,不至于非君莫嫁的啦。”


他嘻嘻哈哈混过去,又跟对方聊了半小时的生活琐事才分手。


下午回来开了几次会,终于熬到下班的时候,Starscream主动上楼,结果办公室门关着。他问了其他人,才知道下班前半小时开始,大老板跟他亲信就关着门谈到现在。他只好在那里等了二十分钟,最后干脆借了纸笔跟信封,认真地写了封短信,封好以后请他们转交就走了,这时候离下班已经过了四十分钟。


评论
热度(32)
  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野餐终结者
  2. jolly sheep 转载了此文字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