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除却巫山不是云(4)

hdem:

故事标题:除却巫山不是云 

*knell今天帮我新想的XD(04/24) 
  
故事概要:TF-Movie前三部-MSS-拟人  
  
前情提要: 写消遣的拟人,所有看习惯机体的小夥伴大概会被雷个死去活来,点阅前请三思。


前面章節:(1)|(2)|(3)


故事发布:04/25 - 04/26 - 04/27 - 04/28 - 04/29

※每日更新,请自行追踪












──至少Starscream后来没拒绝他的钥匙,尽管他从来不用。



还是只有Megatron拖着他回家,还是只有Megatron主动握住那只手。



从那次连假以后总是这样,或许他应该感觉挫败,不过Megatron却感觉满意。



因为他渐渐感觉到,Starscream在接吻时的转变。



从一开始的无可奈何,到欲拒还迎,到半推半就,到闭眼等待……



过了两个月的现在,当他把脸凑过去时,Starscream鲜少毫无理由或找理由地拒绝他,甚至能沉溺其中一般地回应他。回想起早上的吻,Megatron更加愉快:自己捧着他的脸,对手握着自己的手,他们闭着眼,在早晨的气象预告中尽情地享受这个光是嘴唇轻轻碰触就能尝到宛如冰甜美酒的醇醉滋味。



他有信心,远在Starscream惊觉自己早已耽溺之前,他就能让对方再也离不开自己。



因为他──早上邀请他共度今晚的周五夜时,Starscream答应了。



Megatron已经连续六天邀Starscream来家里过夜,今天是第七天。



以这个月来说的话,第二十天!



如果到后天的月底都能这么顺利的话……Megatron还真的想再约他出去吃一次晚餐,然后正正式式地再跟他提一次交往的请求。这次就算他真的不想答应,也会决定假装跟自己交往的吧。



只要决定开始假装,久了就能变成真的了。



Megatron可不在乎那些真不真假不假的问题,只要Starscream肯让自己握住那把心门的钥匙就好。



想着想着,他自己一个,在阳光洒下的办公室里微笑。



然后这一整天都很顺利:工作,开会,吃饭,应酬,应酬终了去Starscream楼下接他,回家看电影,滚床单,洗澡,睡觉。



……跟着Starscream的手机就响了。



远在Megatron反应以前,他怀里的准情人就把被子一掀,打着呵欠摸去外面找手机。他看着从门缝泄进来的微弱光源,确定真听不见对方声音后,才闭眼假寐。



假寐不久,Starscream的声音与刺眼光线一同沁入房中。“Megatron?抱歉,我朋友来找我,我得先回去了。”



“回去?现在?”他半挺起身,有些不敢置信。



“嗯。他现在人在外头,我得先招计程车去找他,所以我得走了。”



“那不如我载……”



“别这么大费周章,那我先回去了,回头再跟你解释。”



“哦……好吧。”



“晚安。”



“晚安。”



最后他闹到半夜二点才回房睡觉,这段时间都在喝烈酒泄愤。



就差那么一点点!



他本来还打算周六比Starscream更早起床然后做早餐对他献殷勤的!



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朋友为什么一发电话就把他拖走了!



就算回到床上,Megatron也一样醋得连梦里都带着酸味。



要到了隔天下午,他莫可奈何和其他公司的人出去打小白球交流生意经的时候,才终于接到名为解释的电话。



“我朋友是个女同──他跟自己同居女友吵架所以负气离家出走。嘛,因为双方都是我朋友所以,他们两个大概不吵个一二星期不罢休,这段期间也不好把我朋友扔在家里,那我这阵子都会在家过夜这样。总而言之,先跟你报备一下,在我朋友回去之前,我暂时不会去你家过夜,你也别为了这件事,事后来跟我吵架。”

Megatron差点就把自己的手机折成两半,他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理智控制他自己的。



“然后呢?”他安静问。



电话那端传来笑声。“没有然后呀。”那声音开朗得不可思议。“我只是打来请假而已。”



要不是其他人喊他继续走,Megatron真不记得自己怎么挂掉电话的。



打完收工以后,他在回程路上多少检讨了一下,是不是自己最近逼得太紧了?才会让Starscream产生抵抗的念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也只能乖乖等Starscream的朋友跟情人复合,他的生活回到正常轨道为止了。



终于回到家以后,Megatron主意已定,决定耐心地等着Starscream再次打电话给他。



不过……这段时间却格外难熬。一定是因为他习惯了Starscream大半个月都陪在他身边的关系。Megatron越说服自己别在意,就越在意Starscream现在正在做什么,他和谁在一起,会不会也思念着自己……就算最近是接单的高峰期,现在的工作越多,就让他越加在意Starscream的情况。



所以他忍耐了整整一周──在下个星期一晚上就拨电话给Starscream了。



“你这星期怎样?”




“过得很好。”




“你朋友呢?”




“他也很好。”




“那他要回去了吗?”




“不知道。”




“……”




“那没事的话我要挂啰,我要载他去酒吧喝酒。”




“──你也会跟着喝吗?”




“就说我是司机了!当然不可能跟着喝啊。”




“那你──”




“(Star我好了。)唉,我该走了,有事再说?”




“……好,有事再说。”




诸如此类,连续四天,他们的电话聊天都是这般结束。




中间他不是没想到,他们可以趁中午的时候聚聚,然后才发现他有三天约人吃饭,剩下那天换Starscream跟客户吃饭。简直是无与伦比、绝顶绝妙的苦行时间。




更过分的是,Starscream表现得一点也不在乎他。




Megatron知道自己期待Starscream会主动打给他,会另外约他出门,会悄悄地对他说情话──为什么不可以呢?就算现在朋友借住他家,他也可以来跟自己吃顿饭再回家啊,到底有什么不可以呢?




但是Starscream就是如此绝情地维持那个看不见也构不着的距离,而且他深深怀疑Starscream根本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就是打定了主意要逼自己死了心吗?Megatron第一次想到这问题的时候,心头浮现的是淡淡的悲哀。




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压下,那些花前月下的无聊念头也被他从心理驱散开去,Megatron用尽一切心力要让自己别再为情所迷为情所困,毕竟他也很清楚,恋爱这种东西就算强求不到,他的人生也不会就此崩塌。




搞不好就这么分手、失恋了也好,因为“天涯何处无芳草”嘛。




这类自我安慰一日一日跟他的悲哀一起长大,内容越来越胡言乱语、歇斯底里,偶尔他会完全沉溺其中,偶尔他会对这样的想法感到荒谬,但大部分的时候他都控制着自己,不要为此打电话给Starscream。




一天一通已经够多了,他最好别在干出蠢事来。




然后他才知道,这么多的蠢事跟突发奇想,其实都比不上本能的嫉妒心还有破坏力。

周五那天午后下雨,本来大家都以为是雷阵雨而习以为常,没想到这阵雨竟然持续到了傍晚也未见止息,于是办公室里开始大方地散漫起来,甚至有人说要叫比萨外送到办公室来,吃完再走。




Megatron没直接承认他也跟着浮动不已,但是他终究忍不住,抽了一件由他送来的公文,在快下班以前下楼找他。




在楼下,Starscream见到他跟他手上的公文,非常率直地变了脸色。“我今天不需要加班……”




“没关系,我跟你边走边解释就好。”Megatron真想挽着他的手臂但那样毕竟太明显。所以他率先折回去按下电梯,恰好这厢电梯向下暂时没有人,所以当电梯门关上之后,他跟他,无语。




“你不觉得有点太明显了吗?”青年不耐地问道。




“就说一句话而已,事后有的是方法遮掩过去。”Megatron知道有摄影机,只是转过头去看他。“Starscream,你真的没有办法在这段期间跟我约会?”




“上旅馆?我才不要。”




“那就是把地点换成我家而已,就这么一件事,你也办不到?”




Starscream收紧下巴,忽然之间,他的眼神锐利得像一把出窍的剑。




“我不是你的谁,我也没有义务随传随到,我更没那么饥渴。不管你在暗示什么,我都不会应你的点。”那语气尖锐而僵直,像是有什么受到了莫大的冒犯。




恰好这时候电梯抵达一楼,他们又走了出去。




Megatron停在招待柜台这里就不走了,Starscream则是多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视线似乎锁在谁身上。




而且真有那谁朝他走了过来。




他老板赶紧掏出电话假装拨出,但刺探的眼神一直停留在Starscream身上。




来迎接他的,是名美女,中等身材,一身黑红色缎面长裤套装,粉蓝色为底的蔓草饰品领带,一头长发垂在背上,右边脇下有一只黑色与灰色协调搭配的方形公事包,左手拿着一把大伞,仅施淡妆的精炼脸孔没有习惯看见的精明,而是像看见老朋友般的柔软笑意。




──Starscream也与他一样。




他们先停下来,互相问好,接着就并肩离去,Megatron清楚地看见他的侧脸上有着毫不做作的爽朗笑容。




--




原来这就是Starscream每天与他相处时会露出的表情。




--




原来这就是Starscream与亲密之人相处应该有的笑容。




--




原来他到现在为止,一直被Starscream吝啬着。




无论是笑容,或者笑容后面的什么。




--




他想赏Starscream一巴掌,又想把他拖进厕所把他怎么了,他还想就这么冲上去,掐着他的脖子要一个交代,甚至是不管不顾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公司,凶狠地质问Starscream,该不会从以前到现在,他就只是根有点好用的按摩棒罢了?




他好想……他多想……他真想……




那么多那么多想做的事,最后只是化为一个转身,还有一口气从逃生梯冲回自己办公室的举动。




看见的谁自然都很在意,然后就没有谁,注意到两道正欲离开的倩影。




--




“Star,如果你还真的把我当朋友,那就请你解释一下,你干嘛拿我当烟雾弹?”



车上,他的朋友不快质问。




“我有吗?我已经报备过了。”Starscream毫不在乎地转动方向盘,打方向灯,继续往市区的方向开。

“报备你头!你只有跟我去酒吧买醉的时候跟我比可怜!”要不是现在是雨天视线不佳,他大概会把自己的高跟鞋脱下来钉真实版稻草人。“你以为没人看出来你喜欢他吗?!你明明就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还这么努力刺激他干吗?有病啊你!”



Starscream侧眼看了一下自己朋友,确定对方真的快要抢下方向盘停到路边,好海扁他一顿。“──没错,我是喜欢他。甚至到了我愿意跟他交往的程度。”



“所以你不交往的理由咧?”他朋友没好气地问。



“一,他是公司老板。二,他跟我差九岁。三,我最多再一年就离职。”司机又流畅地打了一个弯。“所以总有一天会结婚的,不是他就是我。他们那种人又当老板的,更是固执得要命,想天天吵架才会选那种人。而且,我爸妈确实希望我结婚。”



“……你可真冷静。所以你也不觉得自己对他是认真的?”他朋友瞄了他一眼,嘟哝。



“……其实还有一个私人原因。”Starscream淡淡说。



“洗耳恭听。”



“负心汉找负心汉根本是自掘坟墓的行为。”



“──噗哈哈哈哈!这时候你就承认了?你以前还否认得跟什么一样,现在你就承认了吗?你这家伙真过分──!”



“所以我才说,我们两个不适合。但是这些话直接告诉他,他一定又会跟我胡搅瞎缠,不如直接把他气跑。”



“可恶我们的魅魔Starscream真的转性了啦!以前都会直接甩一巴掌把人凶跑,现在竟然只有温柔地把人活活气死!”他朋友捂着胸口,笑得喘不过气。“这话让你众多EX听到肯定跟着气死,为什么你就对一个床伴转追求者的中年大叔那么温柔。你以前对你最喜欢的那谁谁都没有这么好!”



“我们都出社会了,他们会谅解的啦。”然后不负以往的绰号,Starscream在等红灯时对自家好友露出柔软又邪恶的笑容。“倒是你,闹脾气就躲朋友家的习惯一点都没变,姊姊,说好的出社会呢?”



“谁准你反过来取笑我了──!!”



所以酒足饭饱,他朋友很难得地问他,要不要他先回家,Starscream去跟对方道歉然后认真谈分手。“不管怎么说,你那样还是太幼稚了。不要就不要,要就要,放他自己在那边空等,多浪费时间干嘛?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不要让他浪费时间嘛。”



“嗯?因为你打算回家道歉,所以要拖我下水?”Starscream揶揄道。



他朋友现在把外套挂在后座衣架上,衬衫扣子开了三颗,恣意中自带妩媚地看过来。“其实我想要他过来我再道歉,然后在你家再拉一只过来摸两圈。但是我不介意拉上你的暧昧对象这样。”



“不想道歉就直接说了吧,拐那么多圈干嘛?”Starscream笑骂一句。“不然我们去版上拉一团夜唱要不要?要幼稚大家一起幼稚嘛。”



“哼哼,有种不要唱到凌晨四五点就落跑啊。”



“谁先落跑谁买单!”



“一言为定!”



然后Starscream用手机上板揪人的时候,直接无视了那些未接跟未读。

--



Megatron最后干脆砸了自己的办公室解气,等到砸完了才放他的两名心腹进来对他报告例行事项。




“不用帮我。”当他蹲在地上开始把垃圾跟资料分类时,看都不看就顺口招呼一声。




“但是这里……”




“没关系。”他需要冷静,这个破坏再重建的过程正好。




“但是。”




“别跟我辩。”他冷冷地说。“报告。”




他的下属最后乖乖闭上嘴,公式化的数据与事件连串流进他的耳朵里。




等到他把变成垃圾的东西堆进垃圾桶,Megatron才一摆手让部下帮忙把文件都捡起来整理。




然后他们一边整理一边开着三人会议,研究现行难题上的可行方案。




等到能说的都说完以后,他们已经顺势收拾东西来到电梯前,然后他的部下互看一眼。“Megatron……”




“这周末没有大事别来找我。”顿了一下。“我不会去做傻事。”




然后他们也只好告退离开,留给空间让Megatron独处。




--




老实说越是为他沉迷,就越要被他气得发狂。




最初的时候,那像是别有居心的袭击不过是酒醉时的玩笑。




因为离得太近了,因为想看看他惊慌的模样,因为想知道那双嘴唇的滋味……




罢了,事到如今想追究当时的真意也已经毫无意义。




只要知道Starscream当时没有推开他就好。




还有,他确实相当享受那一个晚上。虽然是非常临时起意的邀约,他还是表现得很好,甚至在他去找必要道具时,能发出那种隐忍的压抑的声音继续挑逗彼此的忍耐程度。




后来会继续邀约他来家里过夜,就是单纯地中意他那种任性的放纵姿态,还有从来不生事的恬淡性格。




恬淡。连Megatron对于发现这样的Starscream时,也感到惊讶。




虽然在他家里时会有些小心跟惶恐,但是平时表现出来的日常态度,却非常与世无争。




好像他另有目标,眼前这一切都不是他真正的目标一般。




那样也无所谓,他们只是各取所需,这样反而刚好。




只是没想到,那天他又是一时兴起,把Starscream拉进了厕所隔间里头──




然后终于遇上了让他的心灵剧烈歪斜的一瞬间。




Starscream背朝自己,几乎趴上盖上盖子的马桶,因他的逗弄而不时发出难忍的低喘;当他努力转过头来瞪他的一瞬间,那单眼里氤氲的情欲。




将他维持危险平衡的情感堡垒完全击溃。




自此他彻底迷上Starscream,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越来越喜欢在家以外抱他,看他压抑的样子,看他忍耐的样子,甚至是他咬着自己达到巅峰的模样。那模样越来越百看不厌,直到那天,Starscream托人转交了信件时。




他才惊觉到,他已经迷上了自己的床伴。




也几乎是同时,他错失了对方。




幸好后来顺利挽回,但是自此Megatron再也不知道自己于对方心中的定位。




他已经不满单纯做一名床伴,但是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得到进入他心门的钥匙。




数月来的相处,除了让他越来越陶醉于Starscream的陪伴,也让他越加困惑和不安。


评论
热度(18)
  1. jolly sheep月球的卫星 转载了此文字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