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除却巫山不是云(5)

hdem:

故事标题:除却巫山不是云 

*knell今天帮我新想的XD(04/24) 
  
故事概要:TF-Movie前三部-MSS-拟人  
  
前情提要: 写消遣的拟人,所有看习惯机体的小夥伴大概会被雷个死去活来,点阅前请三思。


前面章節:(1)|(2)|(3)|(4)


故事发布:04/30 - 05/01 - 05/02 - 05/03 - 05/04

※每日更新,请自行追踪












--



Starscream感觉得到自己爱着他吗?



Starscream会为此爱他吗?



--



周五那天的一切告诉他,这都是他的自作多情。



--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莺莺燕燕正对他投怀送抱,声色场所里,什么都变得暧昧诡异。



Megatron继续心不在焉地应答喝酒,再猝不及防地结帐离开。



把车留在店里停车场,他自己走路回去。



这样的场景应当寂寞,可他却意外感觉清醒。



数个月前他们两个也是这个样子走在河堤上,那是他们第一次正经地就彼此的关系对话。




现在呢?




他已经习惯到可以细细回想那名青年的身体轮廓,敏感的耳朵形状,发尾的气味,睫毛的长度……30来岁的身体,归功于良好的运动习惯,仍旧柔软得足以承受他的躯体。虽然不会主动碰他,但从不排斥被他碰触,甚至还越来越依赖他的肌肤的感觉……




但为什么就是无法跟他在一起?他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床伴与情人的区别真的对他来说天差地远到了永远跨不过去的程度?




Megatron深深觉得他大概永远也想不通这一点。




到底是为什么呢……?




周六早上,又一次清晨散步,把车开回去。吃过早餐他干脆上支线国道飙车晃一圈,最后中午回去跟Optimus吃饭──也就是大胃王比赛,输的人买全部的单,目前战绩500胜490负10平──Optimus非常慷慨地买了单,甚至问他要不要回家对练散打;毕竟他是视善良为正义的Optimus。




所以他们两个便回了Optimus的公寓,把家具推开,挪出空间,脱掉上衣,打着赤脚,没有裁判,没有计时,循着多年的习惯,痛快地互殴了一整个下午。




晚上他留下来吃饭,虽然对Optimus的话题都能说笑一番,但只要对方开始提出不识相的话题,他就冷冷瞪着对方,直接把话题带开。等到聊晚了,Optimus那些朋友们都来了,他就直接告辞了。




在阴暗又宁静的公寓里,刚洗完澡的他坐在窗边,就着城市的路灯反射的余光,静静喝酒。




Megatron爱喝酒而Starscream爱喝茶(,至于咖啡,双方都同意那是早上的提神物),所以他开始稳定留宿以后,茶包开始以更快的速度稳定消耗掉了;不可讳言他甚至直接让Starscream带了一些回家,至少他收下时的反应相当愉快,下次来的时候也会替他补充柜子里的干粮。




但说起来,他们也很少会安静地坐在一起,什么也不做。或许他们应该更常这么做,在宁静中享受彼此的陪伴。




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Starscream好像永远也不会爱上他一样,只会继续用那双恬淡得冷酷的眼睛盯着他,曾经与他吻得如痴如醉的嘴唇编织着冷酷的拒绝。




白金发色的男人继续喝了一会儿小酒,把东西收拾一下,就睡下了。




--




早上手机不适时地响起,让他接电话时只感觉头痛欲裂。Megatron把手机凑到耳边时,眯眼瞄了下天色:淡彩般的天蓝,薄薄的光线从天边一角射入,现在才刚天亮。他接电话的时候没有看是谁,但他最好有正经事情要联络。




“喂?请问是Megatron吗?”打来的是个女声,声音里有些不确定。

“是,怎样?”



“呃──是你吧?追求Starscream的他老板?”




“……”Megatron完全醒了,他拿开手机看了一眼:这女人是用Starscream的手机打来的。




“你想──”




“是你就好。我打来是要跟你说,麻烦你最快半小时后过来Starscream他家楼下。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Megatron本来要问他凭什么,但是女声大概也料到这点,飞快地把要说的话都给说完了。




“他感冒了,根本睡不好。如果你还在意他的话,就赶紧过来。”




他还能说什么呢?




几乎飞奔到Starscream的公寓楼下,那天见过的女子已经在公寓门口等待,奇怪的是,那天女子穿过的套装也挂在附近,门口的熟铁装饰栅栏门上,一袋看似行李的大包包也堆在套装下方。女子的视线遇到他时,与他打了个招呼。




“Starscream的感冒是怎么回事?”他直接切入重点。




“在那之前我要先问你问题。”女子无畏地看着他。“你知道Starscream是双吗?”




Megatron烦躁地瞪着他,不敢置信女子竟然还有美国时间来这个。




女子在他面前盘起双臂。“Starscream可是我朋友。你以为?”




“不然你何必找我来?”他反问。




女子嫣然一笑。“我是没有为难别人的兴趣,但如果你不合作,难保我不会开始效仿Starscream狠狠为难你一顿,直到我开心为止。”




“──我知道他是双很久了,但只要让他迷上我就能解决的事,算什么问题?”Megatron屈服妥协,告诉他最开始想知道的答案。




“很好。”Starscream的朋友点点头。“那你知道Starscream的爸妈已经过世了?”




“是。”不然他为什要对这女人投降?就是因为他知道最能代表Starscream家人的,就是他这些朋友了。




“那你也知道他的个性很差了?”




“看朋友就知道。”Megatron简直不爽到极点才能如此客气地应对。“你问够了吗?”




女子玩笑般举起双手。“哇喔,我知道你很心急没错,不过这个时间诊所也没开,挂急诊也不会有适合的家医科帮他看诊,你急也没用吧?”




──这每字每句不都是让他着急得要死吗?




Megatron张口欲骂,救兵就来了。




“Chromia!你不是说Starscream在感冒吗?结果你在跟谁讲话?”另一名身材更娇小,一头蓝发挂在肩上,乍看温婉但正怒不可遏的女子朝着他们走来,尽管一身连身洋装打扮,手里拎着的不折不扣正是顶专业人士爱用的全罩安全帽。“还是你根本在找藉口骗我来而已?”




“才没有咧!是这家伙说要把感冒的Starscream带回家照顾,所以我在盘问他嘛。”被唤名字以后,刚才那个有些狡猾的精明女子又变了个模样,有些讨好又有些慌张。“他说他对Starscream是真心的,那问一下又不会怎样。”




正登场的小女人已经走到他们身边,闻言,他冷冷地从头到脚打量了Megatron一遍。




“名字?”




“Megatron。”事到如今,他也懒得抗议了。




“那你认识他多久?”




“大概一年半吧。”




“你知道Starscream这辈子最想做什么工作吗?”




Megatron差点被这问题问倒──他可从没想过Starscream会辞职不干的问题。




幸好在他即将被三振出局的三秒内,电光石火间说出答案:“开咖啡店!”

Chromia哼了一声,但是接着出现的女子挑挑眉,问了第二个问题:“那他最讨厌哪种口味的咖啡?”



这下他终于安心了一点。“他明明就说只有擅长跟不擅长的区别,没有喜欢跟讨厌的问题。”




有天早上他们边喝咖啡边聊天时,Starscream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然后对方看起来满意了。“Chromia,钥匙给他,我们回去了。”




“但是、Arcee!”




“Starscream只是需要人陪,又不是需要人照顾。他们两个的问题他们自己解决。”Arcee凌厉地瞪了自己的同伴一眼。然后又转回来。“Starscream的手机里有我们的手机,有什么问题就打给Chromia或我、Arcee。他亲戚只剩一个Skyfire还在连络。不过你要打电话之前,记得跟他确认一下你应该打给谁。”




“知道了。”Megatron小心地收下钥匙。“谢谢你们通知我。”




“别客气。”Arcee已经拎起Chromia放在地上的行李袋。“他住里面121-1号5楼。”




--




大门传来敲门声时,Starscream没有太大反应。




毕竟Chromia最挑嘴了,买早餐一定要买很久……




“Starscream?”




疲倦又病弱的青年差点以为自己在作梦。




“Megatron你──!咳咳、咳咳咳咳……”这么一喊,让他的喉咙又痒了起来。




于是在他咳嗽的时候,Megatron就进来了。




“怎么搞成这样?”他的部下现在缩在被子里,一直咳嗽,体温一探颇高。幸好边上就有水,于是他问话时也不忘倒一杯给他。“看医生了吗?”




“Chromia……”




“Arcee来把他接走了。你看医生了吗?”Megatron又问了一次。




Starscream气闷地摇摇头。




“那你内衣放哪个抽屉?还有钱包跟手机跟充电器呢?”




“你要干……我不需要你照顾!咳咳……”




“不需要?Chromia说你已经病到睡不好了,还不用人照顾?”Megatron冷讽一句,折回客厅去拉只口罩戴上以防万一──口罩似乎是昨天买的,三四包还装在同一只塑胶袋里。“你们搞什么?昨天记得买口罩不记得去看医生?”




“我以为只要躺一下就会好……你开我抽屉干嘛!”Starscream睁大眼睛看他翻箱倒柜起来。




“帮你打包衣服。”终于找到Starscream的贴身衣物抽屉,Megatron先抽了几件起来,跟着看都不看就从上层衣柜里拉出三套家常服,统统扔到床上,做完这些他迳自走了出去。“多喝点水,你声音沙哑成那样,等一下非得让医生帮你喉咙喷点药。”




这下Starscream大大被激怒,他挣扎着下了床,跟着出去抢回Megatron手里的钱包。“我不用你照顾!”




比他高大的男人看过来,只看见眼神深沉。




下一秒就是额头特写──




“你现在是不是烧到头晕了?我可没撞得多大力。”飞速撞了他额头一下后,Megatron把他拉往自己的方向免得Starscream向后倒。“你这样要怎么去看医生跟打理三餐,好好养病?有人照顾你就不能好好接受吗?笨蛋。”



他半拖半拉地把自己部下带到沙发坐好。“你躺一下,我把该带的找出来就可以走了。”




如此这般那般,Starscream最后还是被强迫包上一件薄外套,被Megatron一手拎着行李另一手强制打包带走了。




于是他气得一路上都不肯说话,在Megatron停下买早餐的时候也打死不肯开口,就算最后早餐只有稀饭配一颗荷包蛋加肉松也没有松过口。

不过等他稀哩呼噜吃完以后,他们也就抵达一间刚开始营业的家医诊所了。



挂号的时候Starscream似乎还想跟他抢着付费,可惜Megatron早就把他的钱包留在车上的行李袋里没拿下来。




看诊时Megatron也全程作陪,一点都没有不耐烦,还主动询问医生要不要做流感快筛。




“他昨天就忽然感冒了,才一天就烧成这样,是不是检查比较好?”




“不过快筛是自费……”




“那就自费吧,领药时缴费对吧?”




毕竟是快筛,结果很快就确定他得了流感。等离开诊所,Megatron又在路上顺路买好几包口罩,就直接回自己家了。




Starscream还是一句话都没说,甚至明显地装睡。




接下来一整天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生病的关系,Starscream什么都不想做也没法做,只能昏昏欲睡地窝在沙发上享受白日阳光,睡睡醒醒之后,已经是Megatron放了午餐在他面前。
吃完饭跟药,他又睡了一会,终于睡到不想再睡的时候,Megatron靠在他身边,萤幕上放的是“教父”。




“我恨你。”Starscream小声说。




他得到的反应是额头上一个轻轻的粗糙的吻。(毕竟还隔着一层口罩。)




“不客气。”




晚上他们终于久违地分房睡觉,不过Starscream看见床头柜上的保温杯时只能乌龟地装作没看见。




然后他的不安在Megatron半夜推门进来时达到最高潮。“你进来干什么?现在是半夜耶!”




“正确来说,半夜三点。”他说话的声音模糊,显是戴了口罩。“Chromia说你昨晚没睡好,所以我只是确定一下。你还是睡不好?”




“才怪,我是被你吵醒的。”Starscream翻身背对他,希望他早点离开。




没想到Megatron还是没走,只是站在那儿不晓得做什么。




Starscream越等越不耐烦,想掀被子起来对他大叫的时候,发觉对方比他更早一步掀开被子──




然后爬进来,将他抱进怀里。“有人抱着会不会比较好睡?”




“才、才不会!热死了!我下午还在发烧耶你这笨蛋!”




“出个汗你就会舒服点啦?”他感觉得到对方的下巴轻轻磨蹭他的头。“还想要什么就说,我会尽量。”




“想要你滚可以吗?”




“可是你一个人也睡不着,不如当我抱枕,我就能睡得很舒服。”从他的语气听起来,他既困倦又放松。“不错嘛,跟着你朋友晚上吃喝玩乐两个星期,身材还是跟两个星期前一样。不过你这样晚上不睡觉,真的会把身子搞坏的。”




“你管我。”伴随而来的是抽咽一声。




“Starscream?”Megatron试探性地唤他一声,还轻轻搓揉他的肩膀。“要擤鼻涕吗?”




过了几秒,他才意识到,Starscream这是在哭。




他捂着脸,抽抽咽咽地缩在被窝里,身体慢慢地起伏越来越大。




Megatron沉默一阵,最后环住他的肩,轻轻地来回抚摸他的背。




“要擤鼻涕就告诉我。”




结果Starscream哭得更起劲,Megatron反省了一下,决定继续抱着他不放。




毕竟他第一次见到对方这般软弱的模样,新鲜感过去以后很快就是柔软的怜爱。

尤其一想到Starscream都是用这种表情独处的时候,Megatron更加心痒难耐。



如果这就是真相,真的得一点都不介意被那般对待──他自己也很有自觉吧?脆弱得像是一碰即碎的模样。



想想也不知道Starscream最后一次这般哭过是何时、何人陪着他了……



完全令人无法细想下去。



Megatron既怜惜又满足地一直陪伴着哭泣的他。



Starscream今晚久违地哭了一场,却因此睡得极为安宁。



早上他揉着又酸又痛的双眼起来时,日上三竿,Megatron已经出门了。客厅上有纸条交代三餐的着落跟吃药的提醒,甚至特别告诉他,定期打扫的人这几天不会请他来,让他能自在独处。



不过Starscream搜了一圈,找回自己的钱包时,发现该有的证件都有,就是卡跟现金都没了。



他气得差点把钱包砸地上:什么人啊!防他防得这么精!



毕竟才刚开始服药,身体还没完全克服病魔,所以Starscream只得乖乖啃白粥配前一天准备好的小菜当正餐,剩下也就是看书看电影跟睡觉来度过这一天。



可说穿了,养病也就这么一回事,所以值得一提的就是,Starscream没再拒绝他的同床共枕。



还有提出了一个难题:“如果我说我不想跟你在一起的理由是……我已经没兴趣和任何人有恋爱关系的话呢?我累了,不想再跟谁玩恋爱游戏了。所以不论是不是以相守一辈子为前提的交往,我都不会答应。”



“那你打算这么单身一辈子?”Megatron低声问。



Starscream没有回答他。



Megatron也没有追问。



后来每一天都悄无声息地滑过,宛如山涧淙淙,无人注意,迳自入流、入河、入海。



因为都是大人嘛。因为Starscream可以独自过活。因为Megatron甚至肩负他人之工作。



等到流感用特效药吃完以后,Starscream就默默收拾行李,准备打道回府。



Megatron确认了对方带着药跟洗好的衣服以后,也没有特别挽留他,甚至还主动载他回家。



只有送到Starscream家门下的时候,他特别在暗色的额上留下一个吻。“早点把感冒养好吧。”



“真想吻你”的涵意不言而喻。



大概是当场四下无人的关系,青年把他拉过来,隔着两层口罩,主动留给他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我感冒好了……再去你家做饭。”转眼间Starscream已经拉开数步之遥的距离了。“……当作谢礼。”



“其实你喜欢吃那家速食店的话我也可以陪你去。”Megatron想了下回答他。



Starscream先愣了一下。“太殷勤了,笨蛋。”



“说要谢谢我照顾你这也一样很狗腿吧。”年长男人愉快地回敬他一枪。然后趁着对方还没想好以前,又做了一次球。“那就周日再见一次面?”



“……好。”于是他们相互告别离开。



Megatron站在那里等了一下,慢慢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评论
热度(22)
  1. jolly sheep月球的卫星 转载了此文字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