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除却巫山不是云(6)

hdem:

*knell帮我新想的XD(04/24) 
  
故事概要:TF-Movie前三部-MSS-拟人  
  
前情提要: 写消遣的拟人,所有看习惯机体的小夥伴大概会被雷个死去活来,点阅前请三思。


前面章節:(1)|(2)|(3)|(4)|(5)


故事发布:05/07 - 05/11 - 05/13 - 05/15 - 05/17

※每日更新,请自行追踪












结果周日Starscream自行过来时,Megatron领他去15楼……




……和Optimus吃全家餐,看球赛。




“……哈?”




“因为Megatron决定要让你欣赏他的球队被羞辱的惨样。”穿着不协调的家居服,拿着不协调的炸鸡,Optimus头一次在Starscream说出了与其传闻非常协调的内容来。




“是‘他’决定要让我们参观他痛不欲绝的模样。”Megatron带着他去洗手,这里的格局与他的住处相似但是,装潢温暖,杂物众多,没有Megatron房里那种冰冷而简单的气息。




而且外头这间浴室的洗手台上,还放了不少根看似备用品的牙刷。




……就像Starscream放在Megatron房里的零星日用品?




Starscream决定不去追问──不能有兴趣!绝对不能有兴趣!




然后他们三个就一点也不和乐融融地把全家餐分食完毕,期间Megatron跟Optimus一直在吵架、抢食物,而且越吵越白热化,要不是电视上的比赛就要开始,他们差点就拿鸡骨头打起大战。




身为部下的某人当然是从头到尾不置一词,只是坐在边上沙发迳自吃自己的份。等到比赛快开始了,还主动询问Optimus要不要帮他们准备爆米花──显而易见这两个专注在斗嘴上,根本没时间处理自己待会的嘴里消遣。




“他冰箱有啤酒,拿一手出来。开冰箱以前他的微波炉上面有爆米花,火候调中,三分钟就好。”




Megatron终于忍无可忍诉诸暴力用颗橘色抱枕殴下去,这时才抽空对他说句话。




幸好在他回来的时候,球赛正开始,所以(暂时?)恢复绅士风度的Optimus还笑着提醒他想爆多少都可以,在他家无须客气。




Starscream唯唯而已,从头到尾,虽然不是完全不吃不喝,但是他抱着抱枕缩在沙发上的时候,绝对远远多于他吃东西或说话的时候。




这场直播因为最后开始了看似永无止境延长赛,等结束的时候,一点也不热衷的某人毫不意外地完全睡死在沙发上。东道主跟带他来的都没说话,老实地自己把垃圾跟回收物分类堆着,将桌面恢复干净以后,Megatron再把他摇起来。




“哪,醒醒,回我家过夜吧?”




“嗯……噢……”




青年温驯地跟上他的脚步,看在这份上Optimus便决定没有恶言恶语送他们离开(通常这是看完球赛后的惯例),确定上楼电梯到了以后就关上家门。
于是他们终于获得了今天原本该有的两人时光。




……但是Megatron也非常怀疑他还能不能神智清醒地说话,今晚三个人干掉了两打300ml生啤酒,就明天一早要上班的三个白领与老板来说,算是险着。




尽管如此,如果能让Starscream获得一些些居家感,就算只是一点点点也好,他都觉得这很值──




──说是这样说啦,其实他在Optimus出言不逊以后,就把他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今晚也几乎把他撇在一边,这样的夜晚,真的能令他感到慰藉吗?Megatron不禁有丝心虚。




把他暂时扔在沙发上,这回是Megatron去找点水把他弄清醒些,不然明天得大清早起来洗澡……那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体验,他才不会自掘坟墓。

结果刚倒好一杯水,转过身,Starscream已经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对着他伸出手……



Megatron下意识张开手臂,下一秒青年已然拥紧他,把脸埋在他胸口。




“怎么了?”




没有动静。




“Starscream?”




还是没有动静。




“……”Megatron安静放下水杯,静静拥住他。




同时也贪得无厌地汲取Starscream身上的气息。




自从迷上这个铁了心要气死他的小王八蛋以来,就这种时刻最治愈。




温驯又安静,又能令他满足自己想拥紧他的冲动。




(至于能不能做就……唉,这臭小鬼竟然比他这个正当年的还要清心寡欲,这世界是怎么了?这小子是怎么了?




而且这可是他主动索求自己的拥抱,光这点就令他飘飘欲仙。




“Megatron。”鼻音传出,压抑的意味不言而喻。“为什么是我?”




“什么为什么?”他多半猜得到接下来要问什么,但他还是觉得把问题问得清楚些才保险。




“我在问你为什么喜欢我。”他的十指深深嵌入Megatron的衣服,与腰“我对你来说没有利益可言;你这年纪该选的是一个老婆;我已经这么无趣了,选我谈恋爱更没有意思──我到底有哪一点好,让你这么大费周章地追我?”




Megatron差点就喊出声来:他办到了!




不过心防尚未完全突破,还得继续加把劲。




……话又说回来,这死小鬼贼精得根本无法说谎。




(虽然本来就不应该试着欺骗他就是了。)




他伸出手轻轻拨弄稍微及肩的头发,感受着怀里微乎其微的颤抖。




“是因为……你很独立吧。你看起来不需要谁都活得下去。至少跟你在一起的话,你说的那些几乎都不是问题。”




他顿了下,又继续说。




“对我来说,跟你在一起很自在,我喜欢你能照顾自己跟照顾别人这点,而且还不许别人照顾你。”说着说着,他笑着搓搓他的头发。感觉到Starscream的抵抗时只是笑着把他抱得更紧。




“我很喜欢哦。你需要我照顾的时候……不过你特别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我喜欢的话,你真的想知道吗?”




“……”然后是怀里的,轻轻点头。




“因为我第一次拉你进厕所的时候,你的侧脸角度很漂亮所以就喜欢上了。”Megatron非常老实地招认了。




“──你个王八蛋!”原本一动也不动的Starscream几乎弹起来,差点就揍了下去。




Megatron接住他的手,在Starscream的额头上留下一吻。“然后我就觉得我不想离开你了。”




“呜。”Starscream顿了一下,没再说话了。




“所以说,不可以吗?在这段期间,和我在一起,直到我们两个决定分开为止。”Megatron的脸凑过去,和他的脸轻轻磨蹭。“我现在只想跟你在一起,就算我跟你分手了,我也不会觉得这是浪费时间。”然后再次拥紧。“更重要的是,我一点也不想和你分开。”

“……”他怀里的青年顿了一下,然后抽搐起来。“你这样做……太卑鄙了。简直、卑鄙中的卑鄙……”眼泪淡淡打湿胸口。“跟我在一起又没有好处……你一定会在最后离开我……每个人……大家……全都、全都一样……”




Megatron搓搓他肩膀,拍拍他的背,然后他的衣服很快就被打湿了:Starscream先前隐忍的痛苦,似乎在这时候一口气释放了出来。




让一个大男人在自己怀里哭泣,这是任凭谁都多少感觉古怪的事,不过Megatron容许了。




他会容许Starscrema的一切行为。因为他急切成为这名独立又寂寞的男人的一切。




--




夜深了,整座城都睡了,只剩夜灯与冷气仍在忠实运作。Starscream半贴在Megatron身上,睡得正沉,现下虽然已经把那些泪痕都洗干净了,但从眼皮附近的痕迹看起来,估计隔天起来时,双眼会酸痛不堪吧。Megatron一手拥着他,另一手轻轻与Starscream的手十指交缠。握的力道不大,要是Starscream一翻身就会把手指抽走,但也不甚松,毕竟Megatron仍在悄悄拨弄他的手指。




不知道那些离开他的对象,有发现过吗?




尽管喜欢Starscream的独立而与之交往,但这个小笨蛋想要的是可以填补寂寞的对象。




他一直不乏朋友或玩伴,就算那些朋友几乎俩俩成双,他也什么都没说,只是迳自忍耐着,每次与他们分开,自己哪里也去不了的现实?




嘴里说不想要玩玩也不想要家人,但那说不定才是他的心声,只是一个人孤单太久,忘了。




现在他就是在琢磨这些事情。




他猜得对吗?他猜错了吗?Starscream有自觉吗?Starscream会拒绝承认吗?他是不是为此自欺欺人直到他自己都忘记真实心意?这么个怕寂寞的小笨蛋,真的以为他会丢着自己不管?




Megatron真切地为此感到愉悦。因为从今晚以后,他可以直截了当地对着Starscream说,自己在乎他,是理所当然的事;更棒的是,Starscream没有理由说不,不管从情人还是从朋友角度,都、没、有。




(当然,他还是会适度考虑黏太紧造成反效果的情况。)




虽然他今晚相当体贴地没有问,不过等到早上,他会一次把自己所要的都弄到手。




--

Starscream醒来的时候,只想装做自己未曾醒来。



他记得很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他被“邀请”了,完全进入另一个人的生活里。



生活是什么?那个人在时间流动时,与自己、与他人相处的内容。



他有过家庭,他失去了家庭。



他有过情人,他告别了他们。



他有过朋友,他没有做多余的事。



所以他的生活,很固定,很封闭,在他的刻意为之下,慢慢锁死了任何“剧烈晃动”自己人生的可能性。



他不想,也不愿,继续让自己的人生发生更多“剧烈晃动”的可能性。



但是Megatron他……



他毫不犹豫地邀请了自己进入他的生活。



他一定不知道他给自己的,是多么珍贵的礼物。



“醒了就出来吃早餐。”



Starscream抖了一下。可恶,一定是因为在他这里过夜太多次,自己的作息都被摸透了!



他不甘不愿下床,出了房门就闻到咖啡香气、培根肉味与奶油特有的油腻气味,接着,是接连不断的私语。



他到了厨房一看,Megatron一边戴着蓝牙讲电话,一边摆餐具。看见他来了,只是对他指指自己的蓝牙耳机,又指指桌上的早餐示意他快吃,就走到客厅去继续讲电话。



Starscream想着毕竟是公司的事情,就没有多加理会,自顾自吃着早餐。结果直到他吃喝结束、清洗餐具和收拾桌面时,Megatron还是没有回来吃饭。最后他已经回房间收拾随身行李了,经过客厅时,又被一直在讲电话的Megatron给拉住了手。



强烈的、不祥的预感几乎在他面前展开,但是就这么扔下Megatron……“Shit.”



他忿忿不平扔下行李,坐到了Megatron身边。下一秒对方的手就揽过来,让Starscream靠在他身上。



青年不爽地去捏那只手,结果对方反而握住那只手,越过他的头把Starscream的手牵过来,趁着讲电话的空档时,吻了下深色的指尖。



“……浑蛋。”Starscrema红了脸,却没有甩开他,只是默默拿过自己的手机开始滑。



等到Megatron终于讲完电话,Starscream已经无聊到倚着他打盹了。Megatron本来挂了电话、拔掉蓝牙后就没特别动作了,但是Starscream主动坐了起来。“要帮你热一下早餐吗?”



“不用,我吃冷的就好。”他揉揉那头暗金色的短发:Starscream的发质很细、很软,简单来说就是手感很好。“你喜欢在哪里谈事情,这里或餐桌?”



“……餐桌吧。”



Megatron深深看他一眼,迳自往餐桌走了。“我想我们还是在客厅这说话吧。”

“……”Starscream本来想追过去,但是他又不想跟Megatron争论这种事,只好默默坐回沙发另一端,盘腿看着他在餐桌上帮自己弄三明治。



总而言之,结果是Starscream手里端着一只盛着点心的小盘子,边上有冒着热气的伯爵红茶;Megatron用餐用薄纸包着三明治,已经不热的咖啡静静留在桌上。



“首先我还是问一下好了,我请假就算了,但是为什么连你都不用上班?”Starscream继续盘腿坐着,轻轻把盘子放下,问。“再来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声,我今年因为你请假怠工的次数,已经要多到我会被扣年终的程度了。”



“放心,虽然会计跟人事那边照规定扣了,但我有叫Soundwave他们私底下从我的薪水那把你的薪水补上。”Megatron淡然用餐。“我今天的工作都在刚刚做完了,因为我觉得跟你开诚布公好好谈一次,比我今天的工作还要重要。”



“这样好吗?你可是公司CEO兼董事长耶?就这么扔下公司不管?”Starscream有点不敢置信地瞄了他一眼。



“一次两次还没什么关系,何况你够体贴。”Megatron挑逗地瞥了回去。
“唔……!”Starscreawm直接转开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故作掩饰。“因为我够体贴?你怎么知道我会一直体贴下去?”



“因为你够骄傲,骄傲到不愿意被人看见你不理性的模样。”Megatron继续吃他迟来的早餐。“所以我们才会坐在这里,好声好气把事情讲开:你愿意和我交往吗?”他停了几秒。“现在应该没那么不愿意了,不是吗?”



“喂…喂!”他吓得差点打翻盘子。“你真这么确定我能跟你在一起?!我交往以后很黏人喔!你没时间工作怎么办?”



“那种问题同居就能解决了吧?放假的时候我们就单独出去度假。”



“我脾气不好!”



“真巧,我脾气也很差。”



“我抽菸!”



“阳台在那边,以后我会买个菸灰缸摆在外头。你自己定时清理。啊,对了对了,那你喜欢雪茄还是菸斗?”



“我……我不讲理!”



“你当然不讲理。”Megatron爆笑。“不然我们半年前就已经交往了!”
“……咕……”也是啦,现在不就正在比谁更不讲理?



“所以啦。”不知不觉那个三明治早就被他吃完,餐用薄纸被揉成一团扔到桌上,在各方面都胜他一截,非常有存在的躯体压过来,甚至主动把他手里的小碟子拿开。“你到底还有什么顾忌?”


评论
热度(20)
  1. jolly sheep月球的卫星 转载了此文字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