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天红]Dranken Star

喋喋不休的乱子:

所谓醉虾醉蟹醉星星 ( •̀∀•́ )

清水无拆卸,醉后不乱性( •̀∀•́ )

最后,Happy birthday to me( •̀∀•́ )

——————————




主恒星裹挟着光明消失在地平线上,又是赛星一个平和安宁的夜晚。

繁华都市角落的某栋建筑物里,某架大白飞机正在住所中与各类矿石战得不亦乐乎。

研磨,炼烧,锻造……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Skyfire不禁哼起了不成调的曲子。这样的话,大概今晚就能搞定上边批下来的一系列任务好好休息一下吧——嗯?




住所门口传来的巨大响声让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望向大门。直觉告诉他不应该如此好奇地开门围观,而本能则抽着直觉的脸让他好好遵守科学家的自我修养。

最后,科学家的本能更胜一筹。打开门后,大白飞机并没有看见想象中的巨型陨石或是飞船残骸

什么的。取而代之的,是在地上瘫成一团的某迷之物体。




“Star……Starscream? ”




认出了地上人的Skyfire吓了一跳,尽管Starscream身上没什么特别明显的伤,甚至连划痕都没有几条,但出于对对方不惹麻烦不高兴性格的担心,他还是将Seeker抗进了屋。Skyfire将对方放在实验台边的转椅上保持一个坐姿,接着自己也坐在地上,使身子能和处在Starscream同一个高度上。

他拍拍对方的面部装甲,确认是否存活。而对方只是哼哼了几声,重又安静地做回了一团安静的迷之物体。

“喂喂,Starscream,Starscream?起来啊。”见状,大白飞机赶紧加大了力度,继续拍着Seeker暗色的面部装甲。

似乎是被这阵拍打吵着了,红色的飞行者不情不愿地连接了光学镜头。却不知为何,镜头一直无法对上焦。飞行者把脸皱成一团,试图让失焦的镜头恢复正常。

最终,成功看清面前一大块白色物体的Seeker长长吁了口气,空气瞬时填满了浓重的高纯味:“诶——Sky——fly——”

“是Skyfire。”明白了前因后果的航天飞机无奈摇头“舌头都大成这样了,你自己说,这次又喝了多少?”

“诶,不——多不多,”Starscream打了个酒嗝,捂住头雕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打算重新关闭光学镜头“也就五六箱左右……”

“哈啊?五六箱?”

“五六瓶!五六瓶!五——六——瓶——”

“……你觉得我会信吗?”

“会!”

“少来。”




“真是,想想你和一帮人抱着高纯瓶子吹喇叭的画面,我整个机都颤。”

“哎,哎!求,别说,头疼。”

“让你喝收敛点,别和人家拼那么厉害,总不听……”Skyfire伸出手,把红色的飞行者揽入怀中,摸索着够到了Seeker的颈部连接CUP的管线,用一个对飞行者来说恰到好处的力道地揉着“长此以往转换器会吃不消的吧,注意点啊。”

“啧,啰嗦啦,是哪里的家长啊……嗝,Sky,fire in the hole ”

“别随便拿人家的名字玩接龙啊。”

“顺带一提,嗯,除了Sky Skywarp sky,号称夜御十瓶枪不倒超·耐高纯体质的,嗝,那谁,那谁也被我放倒了喔!就是那谁……哦哦!Thundercracker your heart! ”

“那是break your heart吧。”感受到CUP的阵阵钝痛,Skyfire叹了口气,伸出一根指头冲对方晃晃“来,说说这是几?”

对方皱紧眉头,把光学镜头晃悠悠聚焦了好一阵后,信心满满地喊道。




“二!”




“……下次你还是喝收敛点吧。”

“不——要啦。”




“真是服了,”Skyfire放下怀中醉眼朦胧的Seeker“上面派下来的任务又完不成了喔,托您的福。”

“要什——么紧嘛,反正,唔,总会完成的……”

“说得轻巧啊。”

“要不……我帮你?”

“不敢不敢,你什么时候把欠的那五篇论文交上来我就谢天谢地谢普神了,哪还有胆子让你帮我完成别的喔。”

“诶——哪有这样的……”Starscream猛的挺起了身,光学镜头发亮“那,下次你和我一起去喝吧!”

“哈啊?”

“给你一个理由推掉任务啊。”

“少来,你确定这样那帮科学院的老头子不会气的飚螺丝?”

“别这么说嘛,而且有你在我绝对绝对——不会喝醉啦。”

“省省,上次是谁在我一再劝阻的情况下还要再来一瓶的?”

“那是和TC他们一起……情况不一样嘛。”

“算了吧你,”Skyfire站起身“我去帮你铺床,乖乖等着。”

“差劲——”Seeker整个机重又软绵绵地塌了下去。




Skyfire无视背后飞行者机关枪般的碎碎念,自顾自地收拾起来。等收拾好了Seeker的临时充电床后,Skyfire才发现Starscream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安静了下来。

睡着了?疑惑着,大白飞机回到实验台,想把转椅上的家伙上安置到床上休息。然而,却不见了Starscream的踪影。




“……Starscream?”




他轻轻呼唤着,四下寻找。

然后Skyfire 发现了大概是从转椅上滑下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滚进了试剂架子下边,最后蜷成一团进入深度充电状态的seeker。

表情毫无防备的他侧躺着,手垫着头雕,像极了哪个星球上长满绒毛的柔软碳基生物。电解液在他的嘴里满到溢出,一路滑下来,聚成一小汪银亮的水潭。换气系统有规律地运转着,带动整个机体的起伏,发出轻细的声响。




电解液流成这样,真想帮他舔干净算了。

啊,不行,不可以淫荡。

Skyfire默默想着,咽下了一大口电解液。




试剂架底部到地面的高度对Starscream来说也许能在收起机翼的情况下打个滚,而对Skyfire来说,则是将双手探进去后勉强能活动的程度。一开始Skyfire还小心翼翼,生怕自己把Seeker吵醒,然而当他发现Seeker睡得确实很熟后,便放开胆子去把Seeker整个地拨拉出来。

最终,他成功了。




Skyfire从实验台上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吸水布料,将Seeker嘴角边的电解液痕迹仔细擦干净。之后,将对方横抱了起来。似乎是感受到了大白飞机火种的脉动,对方一边将身子向靠近大白飞机火种仓的位置缩了缩,一边喃喃着诸如“Skyfire大笨蛋”的呓语。




“你是刚下流水线的幼生体啊。”

Skyfire苦笑道。




啊,这个点了啊。

就算是喝高了的幼生体也会知道任务今晚完不成了吧。

嗯,喝高了的幼生体这里就有一个。

不过,算啦。




看着充电床上陷入深度充电的Seeker,白色的航天飞机微笑着想了想,最后还是把脸凑了上去。




“那么,晚安。”




——————————

傻白甜和根本没情节什么的,请不要在意( •̀∀•́ )



评论
热度(48)
  1. jolly sheep林檎红茶煎饼乱 转载了此文字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