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天擎】猫科动物

崩坏理疗室:

背景微型金刚传说,黄豹有,非常OOC,雷者慎入,感谢。




【是说我特别喜欢忠犬黑化的戏路……好想看大黑鹅和正常宇宙的柱柱UuU】






==============================================




 来到地球之后,天火对猫科动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其他的汽车人来说,这是很难以理解的趣味。


然而在孩子们眼里,副司令官那点心思昭然若揭,尤其是看到他眼神痴迷地盯着擎天柱司令那对如同猫耳一般的天线时。司令官确实很可爱,是的……金黄色的光镜常常流露出困惑的神情;而每当他感到困惑,那对天线也会轻微转动。


孩子们曾私下里讨论在擎天柱面罩下面藏着怎样的脸,恰巧被天火偷听到。他当然能够理解这种好奇,但他不喜欢有人这样偷偷议论他的司令官。


他的。


他的。


天火不自觉地加大了力气,直到身下的金刚发出不适的呻吟。


“天火…太激烈了……啊!!”擎天柱的小脸几乎皱起来,清洗液充盈了他的光镜。天火俯下身,贴住圆润可爱的猫耳天线轻轻舔咬。“忘了我和您说过什么吗?猫不会说话,只会喵喵叫啊。”“喵、喵,喵……唔……不行、不行了……”


天火稍微抬头,凝视着他的脸,知道他要过载了。在他们对接时,擎天柱总会打开面罩,露出他不曾展示给世人的、比起他的身份显得稚嫩得多的面孔,这让天火颇为得意。但他自己却只会在最后才打开面罩,那时擎天柱的CPU早已一片混乱,便不会注意到他深沉复杂的表情。


天火增加了输出功率,比之前冲撞得还要猛烈,司令官的机体因为痛苦和欢愉的双重刺激抽搐着,很快攀上了过载的高峰。天火也并没有坚持很久。在眩目的狂喜袭来之时,他开启面罩,在擎天柱的嘴旁落下一吻。


几分钟之后, 擎天柱重启上线。“天火……?”


“啊,司令官,您醒了呀。”天火用和平时无异的爽朗语气说着,动作温柔地将擎天柱扶起来。他再度合上面罩,不让擎天柱察觉自己嘴角的笑意。


擎天柱低头看向两腿间的一片潮湿油润,天线沮丧地向后倒去。“我……又……?”天火点点头,随后劝慰道:“您不用担心,任何时候我都会帮您解决……问题的。”那对猫耳天线因为他的安慰轻微抖动了一下。啊……司令官是那么的可爱。天火的光镜又变暗了。


如果可以,天火十分乐意再次把司令官压倒,粗暴地咬住他的天线,粗暴地挺进他的深处,让他那张小嘴只能发出错乱的呜咽……


但他却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那么,请您好好充电。我先告退了。”




==============================================




“副司令官天火,前来报到!很荣幸能成为您的部下!!”


天火常回想起刚成为擎天柱的副司令的往事。那时,年轻的天火带着满腔热情和对司令官的憧憬入伍,完全不掩饰对同样年轻却又温和正直的司令官的喜爱,每天都在他身边绕来绕去;看到擎天柱从未打开面罩,他便也跑去打了一副面罩戴起来,为此还遭到同僚的调侃。


偶尔当他纠缠得太过火,会遭到擎天柱无奈的轻声呵斥。但天火不为所动,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成为擎天柱的副官他付出多少努力——而他可是第一个成功与擎天柱完成合体变形的TF。每一个为司令官效劳的任务他都竭尽所能,每一个陪伴司令官左右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这样和谐愉快的气氛一直维持到某一天,擎天柱突然用罕见的严厉语气,命令天火离远点,随后大步离开,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很难形容那一瞬间填满天火CPU的都是什么样的情绪。司令官竟然如此讨厌他吗?天火非常难过,更多的是不解。同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迫使他追过去。他要问清楚,他必须问清楚。就算擎天柱会因此变得更加讨厌他……


而在擎天柱的房门那边,一个巨大的秘密在等着他。




==============================================




天火并不是没有对接经验的TF。成为擎天柱的副官之后,他就和以前的玩伴切断了联系。为了司令官洁身自好、守身如玉?这听起来有些可笑……老实说,在很多个夜晚里,天火都曾躺在充电床上,握住增压的输出管上下套弄,幻想那是年轻的司令官横跨在他身上,头抵在他胸口呻吟着,天线因为快感而来回转动。事后他总是唾弃有着这样下流念头的自己,擎天柱那么高洁,他才不会染上这种淫荡的色彩!


所以当天火设法弄开擎天柱的房门时,眼前的场景的确带给他不小的精神冲击。毕竟,就连他都不敢幻想的、一个加倍淫荡的司令官,正弓着身体仰面仰躺在充电床上岔开双腿,一手握住自己一条腿的腿窝令双腿分开更多,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天火渴求却从不敢在脑海中仔细描绘的地方快速进出,仰起的小脸满是饥渴欲望。司令官打开了从未开启的面罩,而天火甚至无暇顾及面罩之下露出的脸多么可爱——此刻他正用力捶打自己的脑袋,企图强行下线重启好让这该死的出现幻觉的CPU恢复正常。


突然传来的热感令他从混乱中回神。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过来的擎天柱跪在床上,脸抵在他腰间轻轻磨蹭。天火在慌乱中捧住擎天柱愈发不安分的小脑袋,却在他光镜中看到了自己因炽热情欲而扭曲的面孔。


下一塞秒,天火低头封住司令官的嘴,听到擎天柱自喉咙里发出满足的咕哝。他的手向那片禁地摸索过去。




第一次的过程,记忆非常模糊,或许是压抑许久的爆发,如经熔炉重铸,激情烧化了一切。等到天火恢复理智的时候,擎天柱也清醒过来。不翼而飞的对接面板,满床满身的奇怪粘液,还有两人交叠在一起的机体——如果这样的场面不算尴尬,什么才叫尴尬呢。天火呆愣着发出一声拖长腔的“呃——”擎天柱则“啪”地合上了面罩。




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很久,“……天火,”擎天柱出声打破沉默,带着疲惫沙哑的杂音,“你可以去充电了。”


虽然天火很想问擎天柱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眼下并不是一个好时机。于是他道了晚安便准备离去,只是在出门前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谢谢你”。








后来天火一直在想,假如那个时候,推门而入的不是自己呢?假如意乱情迷的擎天柱主动敞开接口,接纳的却是别的什么TF呢?假如擎天柱在和死对头霸天虎作战中,当着威震天的面发病呢?……


天火无法停止胡思乱想。从那一天起,他的心境就变了。










呵呵哈哈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TBC.【顶锅跑

评论
热度(24)
  1. jolly sheep崩坏理疗室 转载了此文字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