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La poesía del mundo26(世界之诗二十六章)

—陨落光年—:

“‘共生咒’的起源来自于侍奉龙族的人,他们将龙当作神祇一般崇拜,故而被他们崇拜的龙族选择与他们缔结契约,延长那些人类的寿命。契约的最初,龙是绝对的主导者,力量强大的龙甚至可以与多个守护者缔结契约,将自己漫长的寿命分给他们一部分。这种共生魔法随后经由魔法师们的改良发展传遍了整个大陆,但由于滥用导致了一系列的魔法灾难,最后被列入禁术行列,除龙族外,‘共生咒’的存在几乎不为人知。”


——《魔法导言新编:咒术篇》


 


有多少人能从灵魂傀儡术中逃离?


震荡波曾经和他的魔法师同僚们讨论过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都是令人分外沮丧的:不可能。不过,他们积极地假设了另一种可能性:在法术失效开始前,施术者死亡,受控者便能逃出。只是由于种种复杂原因,他们没有进行验证,所以,这一猜测也并没有收录进魔法师协会编纂的书籍中。


这一点小挫折没有让他气馁,再加上那时的震荡波十分年轻——刚刚出师的魔法师,对所有不曾探知的领域都充满了好奇;他开始暗自进行了实验:他买来一条飞扬跋扈的火蜥蜴,在它身上施下这个咒术,当那些暗色咒文爬满蜥蜴表皮时,这个本来桀骜不驯的家伙变成了震荡波控制的安静的宠物。


一开始震荡波是感到惊喜的,他认为自己发现了一个驯服魔法生物的好方法,然而好景不长,一个月后火蜥蜴表皮的咒文开始消褪,它的脾气也逐渐暴躁起来,看上去像是要回到施术前的状态——但震荡波发现,随着这一现象逐渐加重,火蜥蜴的生命力却在不断减弱,到它完全恢复先前模样那天,它也迎来了死亡。


难以置信的魔法师再度进行了多次实验,实验对象甚至包括受过魔法训练可以胜任魔法使任务的鹰,可结果都是同样:复原之日便是它们性命终结之时。其中,那只鹰依靠自身力量和震荡波反复的施咒,坚持了两年之久,它生命的最后三天,震荡波用尽一切方法也未能阻止情况恶化,最后只能眼睁睁地见证实验失败。


他在自己日记中有些绝望地书写了实验的过程和结果,无可奈何地承认如果不考虑施术者先死亡的假说,那么凡是遭受傀儡术的对象,必死无疑。


他花了很多精力在这系列的实验上,没想到结果如此不尽人意,这使得震荡波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想再与傀儡术产生任何联系,他甚至封存了相关书籍和资料,并与黑魔法师书籍编纂小组协商删除这一术法条目,因为它实在是太过危险。


这些往日回忆在他脑海里清晰重现的刹那,震荡波忽然意识到,他的时间已然来了。


他在溪水边看着自己的倒影,那些诡异的咒文已经淡化不少,而他的双手已经彻底恢复原状。


用不了多久,也许会更快。


震荡波起身,目光平静地看着走到他身边的声波。


他的小学徒啊……


“我们——”


“我们不往西走。”震荡波打断黑魔法师的话,“西边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我们南下,去末日神殿。”


声波脸上流露出明显的愕然之色:“震荡波,这个笑话不好笑,末日神殿在烈风岛上,从这儿前往烈风岛要花掉多少时间你算过吗?再者,为什么要去末日神殿?”


“核心。”震荡波言简意赅,“唤醒死神的核心之一在末日神殿。余下两个核心,一个在帕拉克萨斯,另一个……”猩红的双眼看进声波眼底,“在我体内。”


“……”声波不大明白震荡波话中含义,或者说,他完全没听懂,“你在说什么……”


震荡波背对着他,举起法杖似乎要召唤风暴:“我会开启魔法阵将我们传送至烈风岛,然而上岛之后或许会遇上一场苦战……无论如何,一定要摧毁核心,否则整片大陆将会陷入死亡。”


“慢着震荡波!”


“你不明白么声波,”他回头,恍若叹息,“我们时间不多了。”


 


自由贸易城邦赫尔墨斯。


说实话红蜘蛛有点坐立不安。


天火坐在他对面,一脸轻松的表情,这让他感到相当不爽,好像天火在审讯他似的。


“你到底要说什么?”红蜘蛛这会儿才懒得管什么“沉住气的人就能胜利”的破事,他只想告诉天火,别笑了,因为天火笑得让他有点儿毛骨悚然。


天火摇摇头:“错了红蜘蛛,不是我要说什么,是你。”


可笑。“我没什么好说的。”他的解释很仓促,“我敢发誓,我没有一点报复的意味,我只是选择了让我们最安全的进城方法——”


“红蜘蛛,我要听的不是这个。”天火的笑意淡去些许,他的脸上浮现认真的神色。红蜘蛛仿佛在他眼中看到了几分期望,以及……以及他大概看错了的温柔。


天火嗓音平和沉稳:“我能感受到。当你看向我的时候,我明白你的想法。”


“你……什么?!”红蜘蛛差点儿尖叫着跳起来,“天火,你脑袋坏了?!”


“之前我是有不解,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他微笑着对红蜘蛛伸出手,“我知道,你其实——”


“停!”红蜘蛛忙不迭地捂住他的嘴,眼神飘忽不定,“别说了天火!该死,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天火抬手覆上红蜘蛛的,轻轻握住那些手指,移开它们:“不。我明白自己在说什么。红蜘蛛,这没什么不可以,而且说实话,我也……正好有同样的感受。”


房间内一时半会儿静了下来,红蜘蛛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跳出胸腔了。


他小心翼翼地咽了口唾沫,鼓起勇气:“把眼睛闭上。”


“咦?”


“闭上!”


诸神在上,我真的要亲他吗?!红蜘蛛看着依言闭上眼的天火,和对方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缓缓呼出一口气,然后如壮士断腕般吻了上去。


天火在他们嘴唇相触的瞬间似乎有些惊讶,那一秒的僵硬使得红蜘蛛又想逃跑,然而很迅速的,天火拉住了他,引向自己,让红蜘蛛坐在了他腿上。


这简直……这简直太刺激了。


红蜘蛛还没料到他们的进展会这么快,还是说天火在捉弄他?


“有个问题,”天火结束了这个吻,抬起脸望向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红蜘蛛忽觉哪里不对劲,“等等,不是你说……”


他蓦地反应过来自己大概把事情搞砸了,于是他挣扎着想要逃跑:“这是个误会天火,我跟你开了个玩笑,这只是个玩笑!”


天火“噗嗤”一声笑出来,紧紧地抱着他:“我想说的是,我以为你知道了我的身份,还能这么坦诚地对待我……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


“不不不我说了我只是开玩笑……你的身份?”红蜘蛛一头雾水。


“是啊。我以为你知道我是龙。”天火碧蓝的眼瞳真诚地看着他,温柔无比。


红蜘蛛张着嘴巴,从喉咙里发出几个模糊的音节,他脸上的表情从震惊慢慢变成了惊吓再变为惊惧最后他变得面无表情。


天火捏了捏他的脸:“红蜘蛛?你还好吗?”


“……你是龙。”红蜘蛛机械地说完这句话,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龙啸谷地,“霸天虎”所在旅店内。


威震天是被擎天柱摇醒的。


他几乎是瞬间坐起身来,警惕地问擎天柱:“怎么?”


擎天柱为他的反应怔了怔,然后说:“威震天,你睡得着?”


“……”睡不着我为什么要睡?!威震天按了按眉心,“擎天柱,今天确实发生了太多事,但现在去想那些是没有任何益处的。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还要小心别染上瘟疫,所以请你现在回到你自己的床上去,好好睡一觉,行吗?”


“可是威震天,”擎天柱伸手指着墙,“隔壁交配的声音太大了,你能不能去告诉他们,让他们小声点?”


威震天石化在床上。


背景音是隔壁根本停不下来的叫床声。


“擎天柱,睡你的。”威震天决定不管这破事儿了,擎天柱睡不着那是他的事,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开什么玩笑,要是一点叫床声就能打扰他睡眠,他威震天还混不混了?


擎天柱默默然转身回到他自己床上去,威震天松了口气,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但他也很快地再次被摇醒。


“擎天柱!”威震天暴跳如雷,“你到底想怎样!”


“……他们真的很吵,不信你听。”擎天柱无辜地再度指向墙,“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但是我想……你去告诉他们会比较好。”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擎天柱。”威震天眯起眼,“我想把你踹到隔壁去,让你一整晚都跟他们待一块儿,别来烦我!”


“但——”


“闭嘴!”威震天感到自己也许是有那么点儿气血上涌,他想今晚最糟糕的决定就是搭理擎天柱了,之后发生的事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用俗话说就是“像是野牛冲进了玉米地”,再也挽救不了了。


 


威震天再度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他翻了个身,然后差点被擎天柱吓得滚下床去:“老天!你在做什么?!”


紧接着他发现更奇怪的事,他是赤裸着的。很不幸的是,擎天柱也一样。


躺在他床上的赤身裸体的擎天柱坐起来,抬起胳膊来看了看,说道:“已经消失了吗……”


不管擎天柱指的是什么,都让威震天有种极度不好的预感,他竭力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头实在疼得厉害。


一定是我最近太焦虑,压力太大。


威震天动作迅速地穿好衣物,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上一杯清水,打算理理思绪:“看起来你昨晚还是睡着了?”就是睡在我床上还没穿衣服这点有些奇怪。


擎天柱点点头:“是的。昨晚交配完毕之后太累了……”


“噗——”


威震天一口水全喷在了地上。他咳嗽老半天才缓过劲来,几乎是恐惧地看着擎天柱:“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昨天晚上,我跟你,怎么了?!”


“我们交配了。”擎天柱淡定地回答他,“其实,说实话,感觉还不错。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龙族一生只会寻找一个伴侣——”


“你不要说话。”威震天的记忆在一点一点地复苏,他感到空前的恐怖,“你不要说话,我想安静一会儿,求你了。”


老天,我干了条龙。问题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威震天痛苦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


他想这趟旅途真是越来越艰辛了。


 


六面兽一向有仇必报[1]。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同族都不大喜欢他的重要原因之一。


曾经他还在狼人领地时,与另外两个同族结成了杀手队伍,专接各种血淋淋的高报酬任务。后来他们经营理念不合,分道扬镳,其中一个在队伍解散时还坑了六面兽一把,致使他再也不能回新月森林。


六面兽记得那家伙的名字,印象深刻难以磨灭。


他提着方才围杀他的狼人小队头领的脑袋,浑身是血地一步步踏入斗兽场内,在一大堆乌合之众的注目下扬手将头颅扔到了大厅正座底下,扔到了那个曾经坑他的家伙脚边。


对方饶有兴趣地欣赏着他的表情,一手撑着头:“六面兽?我的同族兄弟,好久不见了。你是来这儿投奔我的吗?”


“的确好久不见,然而我跟你并不是什么劳什子兄弟,霸王。”六面兽环视四周,那些稀奇古怪的刑具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悬在所有人头顶上,有的还沾着陈旧的血迹。这儿臭死了。六面兽重新将目光放在霸王那张笑得非常变态的脸上——对,连霸王自己也说过,他就是个优质的变态。他们曾经合作任务时霸王的杀戮手段还被另一位队友嘲讽过,说他“挖空心思找乐子”,六面兽没有参与嘲讽,他只管完成目标,然后拿钱去逍遥。他对霸王那些变态的手段和变态的爱好半点兴趣都没有,而现在他略微有些后悔,他应该了解一下,然后这会儿投其所好,把通天晓换出来。


“把那条龙还给我,价码你出。”他也懒得跟霸王兜圈子,他们俩都不是说话绕弯的类型。


霸王摊了摊手,叹道:“我也想还给你,兄弟,我发誓我是真的想还给你。不过斗兽场的规矩你懂的,想要什么,就得用血来交易。既然你不是作为看客进来下赌注的……那你就要作为斗士战斗至结束。”


六面兽冷笑一声:“早知道当初就该让黑影那把刀插进你眼睛里,比起你来他真是可爱多了。”


“一个黑心商贩怎么能跟我比?”斗兽场的拥有者大笑出声,“我可是专心经营,老实打拼,做好斗兽场可不容易啊六面兽,我不像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是个有寄托的狼人。”


“去你妈的。”六面兽终于忍不住爆出一句脏话,“我要见他,不见到他我就砸了你的宝贝斗兽场。当然,如果他身上有一个疤……你知道,我做得出来。”


“看在同族的情分上,”霸王拍了拍手,“就如你所愿。”


他的手下推着囚禁通天晓的铁牢笼出现在六面兽视野,狼人血色的双眼紧盯着蜷缩在牢笼一角手脚戴着铁链的龙族,说:“他怎么回事。”


“奴隶贩子的龙眠草,这会儿效果还没过去呢。”霸王努努嘴,示意手下打开铁笼,让他们把昏昏沉沉的通天晓架了出来,“唉,早就对他们说过,不要滥用龙眠草,本来我还打算今天就让他上斗兽场的……不过既然你来了,那就算了。”


霸王站起身来,向前几步,击掌道:“亲爱的观众们!今天的赌注有变,我们就来压一把,站在斗兽场内的狼人——六面兽,能否成功坚持到最后,带走他心爱的龙族呢?”同样血红的眼睛恶意地弯出弧度,“我赌……他不能。”


场内下注声喊成一片,六面兽觉得这画面可笑至极,他抬高了声音:“霸王,我说过了,我没兴趣参与你的恶趣味,你出价,我带他走,交易愉快!”


“是么?”霸王遗憾地撇撇嘴,一直被他在手中把玩的小刀倏然刺在通天晓左肩,六面兽瞳孔猛地一缩,听到对方悠闲的话语,“我说过了,进入斗兽场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你不想主动遵守,我们就换个游戏规则。”限制场地的铁栏随着锁链碰撞的响声降下,六面兽面色森冷,看着从他对面入口中出现的蜥蜴人族,场内环绕着霸王的声音:“新的规则是,你被打倒一次,我就给你的龙族小情人身上扎个窟窿,虽然说龙族的自愈能力十分强大,但短时间内失血频繁估计也不大乐观……所以,六面兽,小心点,千万站稳了。”


六面兽拔出双刀,克制住当场骂娘的冲动,只说道:“霸王,留着你的脑袋,等我把它削下来。”


 


疼痛在肩头弥漫开的瞬间,通天晓终于从混沌的海洋中将自己的意识拽了回来。而他看清的第一个画面便是六面兽跳到巨人肩背上,双刀携带着魔咒,把巨人的头颅绞了下来。耳边的欢呼振聋发聩,通天晓看见六面兽落地之后身形晃了晃,快要跪倒的同时用刀撑住了身体,避免了与被血染得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大地亲密接触的情况。


“……”通天晓想叫他的名字,可喉咙干得厉害,什么也说不出口。金色的龙瞳赫然浮现一抹血色,强大的力量从他体内爆发而出,压制他的那两人直接被通天晓扔飞出去。随着咒语的结束,那柄不属于人间的兵器又一次席卷了闪电雷云,通天晓狠狠一击打在地面上,超乎寻常的力道竟然让整个斗兽场地面颤动不已,最后裂成两半。


他直奔斗兽场内,抓过狼人的手臂:“走!”


“等等,我有份礼物送给这儿的主人。”六面兽打了个响指,一条巨蛇冲破土地,向着斗兽场之主所在的位置奔袭而去。“希望你喜欢它,霸王。”六面兽讽刺地留下临别赠言,和通天晓一道飞速离开此处,消失在密林之中。


 


“好了,慢点,他们不会追上来。”六面兽一把推开通天晓,步伐踉跄地走出几步,扶着树干坐下来。他肯定自己的表情难看极了。


通天晓蹲下身去查看他的伤势:“六面兽,你伤得很重。”


“我知道,我不瞎。”狼人勾勾嘴角,“你可能得自己去找你那个无所不能的哥哥了。”


“安静。”通天晓的手指抵住他的唇,“你不会死,别说丧气话。”


六面兽忽然笑起来,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搁在他唇上的手指:“我真是个蠢货,说不定比你还蠢。你不介意最后给我一个吻吧?My Lover?”


“……你很烦。”通天晓举起手,面无表情,“我要打晕你。”


然后他在六面兽惊愕的眼神中打了下去。


“这样好多了。”对着陷入昏迷的六面兽,通天晓满意地点点头。


 


“灾厄总是接踵而来,故而一刻都不能松懈。”


——《凡人书》


 


【未完待续】


 


※霸王友情串场。后面没他戏份。


※六子全程硬撑没倒下,说明他是真的在意通二,同时说明他彻底把自己玩进去了,恭喜六子获得“交付真心”成就。


※MOP的肉也许会在不老歌。




[1] 恶搞一下“兰尼斯特有债必偿”=L=。



评论
热度(92)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