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y sheep

【IDW】电影时间【霸王福特】

天生弱虫:

这是前所未有的一刻。福特注视着霸王,引擎的轰鸣声在他的机体里回响,福特一动不动,他知道哪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可能是暴露他出内心的破绽,他必须等待,等待霸王——


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


“怎么样怎么样?别在意我,你觉得怎么样?”


餐桌对面的霸王欲言又止,犹豫再三后嘴角挂上了典型的逃避话题的微笑:“我觉得咱们可以跳过晚饭这一项。”


临近过载却被强制下线,福特大概就是这种感觉:“有那么糟吗?”他拿起一块自己制作的食物放进嘴里,慢慢咀嚼,当食物的汁液与纤细敏感的味觉神经拥抱时,大多数时候都称得上沉稳的执行官福特抬起了食指,示意霸王稍等片刻。


然后他跑到清洗池吐掉食物把舌头来回冲洗直到麻木。


“我同意,跳过晚饭。”


 


这太遗憾了,太值得羞愧了。福特原本计划让霸王也品尝一下自己的手艺,但是奈何福特缺乏经验又天赋不足,制作出来的食物实在是对味觉神经的一场残忍酷刑。本以为这会是美好一夜的难忘开始,结果被自己搞砸了,福特痛心疾首,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确实难忘。


别太在意,一口可怕的食物还不至于搞死一个六阶。福特自我安慰,但收效甚微。


跳过晚饭,今晚的下一项是看电影。


因为工作繁忙再加上彼此敏感的身份,福特和霸王在一起的时间十分有限,他们还从未一起看过电影,本来就弥足珍贵的时间被用来看电影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奢侈了。但是这次不同,今晚的电影对霸王和福特来说都是意义非凡的。


“开始了。”


“我来了!”福特丢下整理到一半的餐桌跑到霸王身边,这时候电影正在出片名,“竟然不等我,快点儿倒回去。”


霸王拍了拍沙发:“别抱怨了,以前有人想毒死我的时候我的做法比这要激烈得多。”


“我要把这话刻到你的墓碑上。”


福特坐进沙发,原作他已经反反复复读到足以倒背,不知道这部电影能否达到他的期望值,但是电影无论电影如何,它背后的故事已经足够精彩了,如果要把它写成一本书,福特想开篇应该从那颗荒凉的星球写起:


福特去过无数衰败的星球,可没有哪一颗能让他觉得那么悲哀。那颗被子嗣遗弃的星球整日哭泣,她的泪水淹没了路过此处的六阶,福特耗尽了气力才将他拽上岸。


但是离开仅仅是开始,他们面临的问题远远比福特想象的多。福特无法带霸王回赛博坦,他太有名了,难得安宁的赛博坦很难容纳战争中的噩梦,再加上如今那个难以置信的统治者,霸王回去恐怕不是被立即治罪就是被暗中利用。思来想去福特只好先将霸王安顿在一颗远离赛博坦且没有战争侵扰的硅基星球上。


住所并不是什么难办的问题,真正棘手的是霸王的状态,福特知道他不该多想,不过霸王看上去是真的一蹶不振了。福特想霸王的情况比当初的自己还要糟糕,虽然过程曲折,但至少福特得到了及时治疗,在荣格的帮助下也逐步重回生活的正规,可是霸王没有那些,他只有福特。


真是罪有应得。福特感慨,他想这句话对他们两人都适用。


把霸王一个人留在其他星球时常让福特感到不安,每次逮到空闲赶来霸王身边时福特总是害怕他推开了门里面却空无一人。或者霸王已经自行了断,再或者霸王还好端端的可是星球上的其他人已经去见他们的神了。好在那一切都没有发生。


那些日子过得很是艰难,福特想要接近霸王却又不知道方法,他总是想如果他是荣格这一切就好办多了。他每次询问霸王他的的状况时得到的都是敷衍了事的答复,无奈之下福特只好放弃语言上的关心,改为谈论他自己的生活,希望有朝一日霸王也能对他敞开心扉。


福特的努力没有白费,久而久之霸王加入到了谈话之中。他会在福特说过手里的案子之后询问一些细节,比如是如何得到的证据,嫌疑人是谁,诸如此类。福特很乐于解答霸王的疑问,他想自己总能迎来被提问喜欢哪种对接姿势的一天的。


想的好像有点儿远。


总之那段时间的福特心情大好,他在自己的飞船上放音乐,有时候还跟着哼唱,吓得红色警报每晚多加了一种药才能充电。这种好心情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霸王摊在桌上的笔记,福特惊讶地发现——霸王居然在写作!


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福特偷偷读了一部分,那一部分讲述了一个警探和他的搭档解决一场谋杀案的故事。福特很少评论他读过的东西,但他可以断言任何读过这个故事的人都会爱上它的。


福特一口气把其他部分也读了下来,有些还没完成,有些已经修正了每一处拼写错误,在他沉溺于跌宕起伏的剧情以及警探同搭档逐渐明朗的感情之余,福特终于知道霸王为什么那么关心他的案子了,他是为了搜集素材!


这可真是个惊喜!福特很高兴自己能真正帮到霸王,同时也很意外霸王会有这样的才能,他想这样的才能不该被埋没。于是福特旁敲侧击,暗示霸王该出版他的作品,在许久的刻意忽视后霸王终于同意了。


霸王的书出版后正如福特所料,人们爱它,在福特走过的每一个星球他都能看到正在阅读那部书的人。时至今日福特依然记得当他翻开书,看到那行“献给巨无霸福特”的时候火种都快熄灭的激动。


唯一遗憾的是霸王使用的是笔名,除了福特以外再没有人知道六阶不只会杀戮。


往好的一面看,霸王终于振作起来了。在那之后霸王又出了第二本书,主角依然是那对警探搭档,讲述的故事也更加曲折。有了第一部书的影响,第二部书收获了读者空前的热情,上架没多久就脱销了。


紧接着,在第二批书还没能上架的时候霸王通过内部线路告诉刚刚逮到犯人的福特,他的书要被拍成电影了。


 


“我还是不能相信他是凶手”福特凑到霸王身边光学镜不离屏幕地小声说道。


“毫无疑问他就是,还有,对于没看过原作的人来说你这是剧透。”


“好吧,好吧。”福特在自己的嘴前画了个叉,不再说一句话。


电影的整体素质都非常高,每一个镜头都尽可能地还原是小说的内容,福特为霸王的小说能受到这样的珍视而感到高兴。他很遗憾自己因为忙于工作而错过了电影的上映,霸王不介意陪他窝在家里一同观赏让福特感动到决定亲自下厨。


还是不提这事了。


电影从又一起谋杀案开始。抵达现场的主角见过唯一的幸存者后联想到了另一起案件,由此引入了主角的过去:主角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噩梦突然降临,他的火伴和幼生体全都死在了强盗的枪口下。虽然很快就逮捕了犯人,但在那之后他沉沦了很久,几乎就要辞去他的工作,是他的搭档及时出现拯救了他。


第一起案件发生后主角只当是普通的谋杀,但相似的案件接二连三地重演,焦头烂额的主角请来了已经放弃警察工作的前任搭档来帮忙。办案的过程中主角和他的现任搭档因为凶手的身份出现了分歧,而且愈演愈烈,差点儿毁掉他们的关系。主角去见旧友想要寻得真相,但真相正如他的搭档所推测的那样,这位旧友正是那一系列谋杀案的凶手。


主角被犯人囚禁了起来,并从他口中得知了一切:这位曾经的搭档一直对他怀有深深的爱意,可直到他寻得了火伴也没能开口向他表达。在他的家人死后,旧友以为他终于等来了机会,但主角只是沉溺于悲伤,忽视了他的爱意。自觉失去希望的旧友无法再和主角一起办案,毅然决然地辞去了警察的工作。


多年后,当他听说主角有了新的搭档并且很可能成为火伴之后强烈的妒意使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尾随主角进入油吧,对同想同主角搭讪的人发出警告,对方不屑一顾,于是他跟踪至那人的家中杀害了他以及在他家里暂住的朋友,只有被害人一夜未归的手足躲过了一劫。


之后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凡是试图走进主角生活的人都成了他的目标。得知那么多人的生命竟然被一份扭曲的爱葬送,主角质问凶手为何不直接对他和他的搭档下手,犯人只是告诉他因为他不能伤害主角,也不愿再看到他失去挚爱的痛苦了。


电影的结局十分圆满,主角的搭档找到了主角被囚禁的地方,一番搏斗后知道自己大势已去的犯人饮弹自尽,主角与搭档重归于好。在电影的最后还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悬念,暗示观众很可能推出下一部。


整部电影下来,福特都找不到合适的词去赞美了,他干脆直接询问霸王的看法。


“还不错?我平时不怎么看电影。”


“这算什么回答?你觉得电影符合你的预期吗?”


“你就像一个记者,”霸王有些无奈,看得出他已经回答过无数次这样的问题了,“硬要说的话,我希望主角的扮演者机体再大一些?”


“嗯……换个问题,”福特贴近霸王,假装自己手里握着话筒,“我看到了一份调查,由观众给他心中最适合主角的那个人投票,主角的前任搭档和现任搭档票数旗鼓相当——”


霸王笑了起来:“还有这种东西吗?”


“如果你对自己的作品再多关注点儿就会看到,你都想不到参与的人有多少——重点是,”福特真的拿出记者的模样,光学镜牢牢锁定在霸王脸上,“身为作者的你怎么看?你更希望主角和谁在一起?”


霸王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福特坚持,对于挖出真相他还是很执着的。许久之后霸王压下了福特握着“话筒”的那只手,对着他微笑,但是这次不是逃避话题的那种,甚至带着忧伤:“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们本该是一个人。”


福特睁大了他的光学镜,他的机体正在悄然升温,他预感到了什么,但又说不清道不明,霸王反过来接近他继续说:“那个角色,他们……他的力量足以保护自己的心爱的人,但是他却怯懦到不敢对那个人诉说自己的心意,你能想象到吗?”


“那可真是……”福特吞咽了一下电解液,他从霸王的光学镜里看到了自己,“难以想象……”


“是啊。”


他们就这样陷入了沉默,直到福特被压倒在沙发上。


 


福特觉得他们搞的动静太大了,邻居迟早要来拍门。


沙发被他们翻了过去,接着他们又摔碎了摆在一旁的杯架上所有的杯子,福特的背甲硌着杯子的碎渣在地板上蹭下了一大片漆,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干嘛不去充电床上呢?


两人跌跌撞撞地栽倒在充电床上,福特急不可耐地拉过霸王的头雕继续亲吻,他等得够久了,一切对同霸王对接的渴望的掩饰此时都是多余的。福特打开了自己的对接面板,他的接口早就被润滑液浸湿了,他抬起腿蹭着霸王的前置面板,催促他快点儿把它打开。


霸王捉住福特的右手,在他的手指上落下轻吻,福特忽然觉得霸王是知道他平时都是用那些手指来安抚自己才那么做的。


“你确定吗?据我所知那应该还是一个没被用过的接口。”


霸王嘴角带着笑,那双红色的光学镜以用温柔掩饰过的贪婪注视着福特,福特被他的问题搞得机体温度骤增,他又是害羞又是恼火。救护车是个尽职尽责的医生,他当然会给近乎报废的福特更换新的零件新的肢体,还有新的……接口。


福特在霸王的胸口锤了一下,他真想对着霸王大叫“还不是因为旧的被你用坏了”,但是他忍住了,他不想他和霸王过去的深仇大恨破坏了这么美好的时刻,更重要的是话一出口他肯定会羞耻到哪里短路。


“不用……你担心。”


福特的回答换来了霸王一声轻笑,接着他就看到霸王打开前置面板,露出了他的输出管。偷偷瞧着那根挺立的管子,福特有点儿痛恨他们汽车人的修理技术。


真是和以前那根一模一样,渣。


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福特抬高他的屁股等待霸王的进入,霸王满足他的期待,一点儿一点儿地挤进了那个湿热的接口里。尚未容纳过输出管的接口忽然被六阶撑开对福特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他和霸王在这个时候都没什么耐心,福特低声喘息着,尽管会感到疼痛,但他更渴望快点儿被那根管子贯穿。毕竟他该死地等了那么久。


一开始霸王的动作缓慢到福特无所适从,但很快他就放弃了忍耐,按照他一贯的速度撞击福特的接口。他们能听到彼此散热片鼓动的声音,甚至能听到对方火种的每一次跳动。霸王托起福特的头雕,福特的光学镜有一会儿才聚焦到他的身上,谁能想到他们会是这样呢?


霸王轻轻放下福特,停下了他的动作,福特很是疑惑。霸王对他微笑,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他早就该付诸实际。他在福特的注视下慢慢地打开了自己的胸甲。


福特看着霸王的动作无法言语,他的每一条线路每一个零件都在兴奋地发抖,他的火种正无法安宁地撞击着火种仓,在他看到霸王的火种的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消失了。


火种的光芒覆盖在福特的机体上,他想他是哭了,他的视线都模糊了。霸王拉过他的手,缓缓靠近那颗明亮的火种,它已经燃烧了百万年,却依旧那么闪耀。


“真够不正式。”福特说。


“我需要先带你去荒无人烟的星球,准备上填满整个星球的花,帮你把追捕的犯人全都踢进笼子,然后一边放着音乐一边单膝跪在你面前说‘愿意和我融合吗’是吗?”


福特坚持了一会儿,最终没忍住大笑起来:“求你,别!”


接着,福特同样向霸王敞开了自己的火种仓,他知道霸王和他一样的激动,从还嵌在他机体里的那根管子他就能感觉到。他们慢慢靠近彼此,感受着对方火种的热量,两颗火种互相吸引,用温和的电流抚摸着对方,属于另一个火种的温度悄然蔓延至他们机体的各处。


温和只是短暂的,更深的融合带来的刺激几乎要将他们吞没,福特觉得他的机体在燃烧,他被拽进了火海,庞大的数据冲击着他的CPU,一切感官都变得模糊。这个过程如此猛烈,各项警告不断弹出,但不论是福特还是霸王都没有理睬那些警告的空闲。福特的光学镜开始频闪,所看到的画面出现了雪花,他抱紧霸王,听着他粗重的喘息,他的手指在霸王的背甲上抓挠着,止不住地啜泣,直到、直到——


他们在一片白光中过载。


 


“多么惊喜,我被扣下来帮你收拾。”


“我也是,没想到你蹭在地板上的漆这么难擦掉。”


福特趁霸王不备趴到了他的背上:“我肯定是累了,我的腰都在疼。”


霸王把福特从他背上摔了下来,丢到沙发上:“哈,你腰疼才不是因为你累了。”


“你和昨天判若两人,”福特用胳膊挡住了自己的光学镜,装作可怜的模样,“我觉得我该收费。”


霸王没有理睬福特的抱怨,他任由福特躺在沙发上偷了一会儿懒之后突然想起来般把福特拍起来:“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主角和犯人在一起?”


“各种理由都有,觉得他更可靠啊,更爱主角啊之类的,更多是觉得饰演犯人的演员更帅。”


霸王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光学镜,然后无法认同地摇了摇头,福特想大概是作者本人并不希望自己笔下角色的魅力流于表面吧。


“别想那个了。”福特笑嘻嘻地跪坐在沙发上,对着霸王招手示意他凑过来,霸王果然弯下了腰以为福特有什么更重要的事,福特出其不意地在他的面甲上落下了一吻,然后环抱住他。


不用担心,我会选择的只有你。


——THE END——



评论
热度(94)

© jolly sheep | Powered by LOFTER